如果说西藏的高原与雪山携带柔情以及来自信仰的人文关怀,那么帕米尔高原则充满太阳般的力量,在这里感受到的是时间之外这个星球的沧桑。公格尔峰,九别峰,以及慕士塔格峰。三座海拔七千五百米以上的雪山连接着西昆仑山脉,镇守帕米尔高原。

  慕士塔格,维语意为“冰川之父”。传说慕士塔格和乔戈里峰原本相连,慕士塔格峰上的冰川公主爱上了乔戈里峰的雪山王子,玉皇大帝为保全天庭尊严劈开两座雪山,拆散了这对恋人。冰川公主伤心欲绝、泪流成河,这泪化作慕士塔格的道道冰川。

  “卡拉库里”意为“黑海”,是一座高山冰蚀冰碛湖。水面映衬着巍峨又神秘的慕士塔格峰,白雪皑皑,山水同色,景色十分迷人。千百年来,卡拉库里湖平静地躺在雪峰之下,似妩媚少女倚偎在英雄的怀抱,湖水深邃莫测,一派原始风光。平时,一派原始风光。洁净清碧,下雨的时候,湖水立刻变得像灌了铅似的黑亮。当地人都说海拔3600米的卡拉库里湖是两大高峰梳妆的镜子,湖边的骆驼、骏马、毡房,清晰地倒映在湖水之中。

  天水一色,美丽湖泊,山峰白雪,一切的色彩在新疆西南边陲和谐共处,五彩斑斓的帕米尔,一曲悠扬的塔吉克族民歌轻轻飘起……

沙湖

  这里的每一处都那么美,美的让人窒息,河水流淌的声音如同天籁般荒凉、沧桑但又雄壮美丽!初夏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草原上百花盛开,牛羊群在鲜花盛开的草地上,撒欢,开始它们丰盛的美餐。

  这里曾是古丝路的重要通道。中国的古代文明,伴着驼铃马帮,由这里走向西方;西方的古代文明,亦由这里来到中国。

  石头城,位于塔什库尔吉克自治县城北侧,为古丝道著名的古城遗址,海拔3700米,雄踞要津,气势雄伟,自唐至清,扩建及驻军不断,城墙最高处竟达20多米。城外建有多层或断或续的城垣,隔墙之间石丘重叠,乱石成堆,构成独特的石头城风光。

  而城外的的湿地确是生机勃勃,一派迷人的田园景色。

  五尺的哨楼——红旗拉普,你在雪域之巅的寒风中黙黙驻守,守卫着我大中华的疆土,作为老兵我向年青一代的共和国卫士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