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沙戈壁淹没的佛国世界

快乐大海蜇

<p class="ql-block">  “颓废荒凉几度秋”,大漠戈壁中淹没的佛国遗址,风萧沙鸣中的寺舍塔庙残迹,2023年初秋的南疆旅行,使自己感悟了一次西域三十六佛国梵音萦绕的千年盛世,而其仿佛一夜之间消亡之谜,是我此行寻探的真实动力。</p> <p class="ql-block">  沿<a href="https://www.meipian0.cn/4l1behm7"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东晋法显</a>取经穿越<a href="https://www.meipian0.cn/51q97wgs" target="_blank" style="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 font-size:18px;">“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a>的道路,抵达<a href="https://www.meipian0.cn/4z32f3p4"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国玉产地和田</a>(古于阗),公元前1世纪八十年代佛教从克什米尔翻越<a href="https://www.meipian0.cn/4xdd55m2"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葱岭</a>首先传入新疆和田地区,经与当地文化融合,奠定了于阗大乘佛教的中心地位,“佛塔林立、僧人云集、物阜民安、佛教兴盛(大唐西域记)。”,由此开启了佛教在西域盛行壹仟多年的辉煌历史。</p> <p class="ql-block">  穿越沙漠进入和田绿州前,先导航进入大漠中的热瓦克佛寺遗址。进入佛寺景区沿栈道行走,被茫茫沙漠所几近淹没的一个圆型佛塔,孤独地在沙丘之中傲然挺立,这是国内仅存“覆钵式犍陀罗”风格佛塔。在无人机视野中,隐约可见寺院“回”字型布局,沙漠自北向南淹没佛塔,同时也将周围这片绿州覆盖在荒沙之下。行走在遗址的沙丘残壁间,被沙砾掩埋的佛龛雕塑壁画大都保存完好,裸露的佛雕残迹均被人为损毁,这与该寺兴盛于魏晋时期,荒废于唐朝未年(907年),于公元1006年被喀喇汗国(伊斯兰教)所毁灭的史料完全一致。此地是感受塔克拉玛干流动沙漠特性的最佳位置,层层沙丘如大海的波涛自北向南,以平均每年100米的速度,气势磅礴地吞噬一切,尼雅(精绝)、米兰、楼兰等等绿洲,都消失在塔里木盆地的沙丘之下。</p> <p class="ql-block">  从热瓦克佛寺遗址进入和田绿州,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已替代了当年“家家门前皆起小塔《魏书·西域传》”,重回于阗国“其国丰乐,人民殷盛,尽皆奉法,以法乐相娱(佛国记.法显)”的太平盛世,只是信奉的“法乐”已今非昔比,但处处洋溢着民族团结、信仰自由的欣欣向荣景象。</p> <p class="ql-block">  在和田寻找法显笔下“三千僧共犍槌食,入食堂时,威仪齐肃。次第而坐,一切寂然,器钵无声。”的于阗国皇家“僧伽蓝名瞿摩帝”寺院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其位于阗国的都城约特干(于阗音译)中,如今遗址已是一片葡萄园,异地4公里重建的约特干古城,创意还原了汉唐时期的于阗古国。走进巍峨雄伟的现代仿古约特干古城,城门城墙、民舍集市等等,汉唐时代城市建筑一应俱全,并溶入现代灯光音响等科技技术,游人与当地舞乐互动表演,仿佛重现“法乐相娱”的佛国时代。依热瓦克佛塔而建的高台汉白玉佛塔,是古城最高建筑并位据古城正中心,是印度覆钵式佛塔建筑风格与希腊犍陀罗式雕塑壁画艺术有机结合的产物,对偶像崇拜的大乘佛教创立,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p> <p class="ql-block">  走进和田策勒县达玛沟,这里存有世上最小佛寺,不足4平方米,寺中泥塑佛雕虽仅存身躯,但其栩栩如生的“曹衣出水”雕塑风格,对中原大地的<a href="https://www.meipian0.cn/4of5q1r6"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佛雕艺术</a>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并延续传承至今。达玛沟佛寺是经大自然的风沙掩埋而坍塌,这也间接保护了小寺免遭喀喇汗国的人为破坏,四周墙壁立佛、护法、千佛、狮、鹿等佛寺壁画,有些可拼接完整,使我有幸目睹于阗古国的佛教建筑风格、壁画雕塑艺术、文化信仰历史,用实物感知一个多文化、多宗教、多民族的古老国家。</p> <p class="ql-block">  穿越荒凉戈壁,从和田到达喀什,在喀什市区随处可见夕阳下的莫尔佛塔照片。导航走近莫尔佛塔遗址,建筑在恰克玛克古河道北岸高台上的一方一圆佛塔,在茫茫戈壁中显的异常高大巍峨,比照片更加震撼人心,与不远处的汗诺依古城遗址遥相对应。慢步爬上高台走近佛塔,在戈壁古河道的拱卫下雄伟而肃穆,在风沙太阳光的吹晒下荒凉而壮美,仿佛走进梵音萦绕的佛国世界。实地探寻了可感知,河流改道是绿州及佛寺消失的根本原因。</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从喀什沿塔克拉玛干北麓,穿越柯坪红沙漠抵达</span>克斯勒塔格佛寺遗址。佛寺遗址建筑在克斯勒塔格山脉的苏巴什(柯坪)河峡谷出口的西岸半山上,与东岸半山上的丘达依塔格戍堡遗址遥相对应,与玄奘《大唐西域记》笔中“接山阿隔一河水,有二伽蓝同名<a href="https://www.meipian14.cn/4xzn4c5t"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昭怙厘</a>”景色十分相似。激情燃烧岁月修建的培训学校,标语绘画建筑原样保存了那个时代的印记,与克斯勒塔格佛寺遗址比邻而居、和睦相处,极“左”年代尚能完整保留遗址的夯土建筑,可见佛寺的荒废,固然有人们信仰的转变,宗教的冲突,但恶劣的自然环境改变才是最根本的原因。</p> <p class="ql-block">  从柯坪一路向东,到达库车(龟兹)<a href="https://www.meipian14.cn/4zrwmmqp"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汉唐西域都护府</a>所在地,古龟兹也是当年西域佛教文化传播中心。在克孜尔千佛洞、库木吐喇石窟、苏巴什佛寺等遗址上探寻,可切身感受到古龟兹人对佛的虔诚与敬慕,通过建筑寺院庙宇、开凿崖壁石窟、绘画佛传故事、雕塑佛僧刻像,将信仰活动与音乐舞蹈等日常生活有机结合起来,形成西域独具特色的佛教文化,并将其传扬到中原,促进了佛教在中华大地的传播。</p> <p class="ql-block">  驾车走进开凿在渭干河峡谷北岸却勒塔格山崖壁上的龟兹克孜尔千佛洞,残破的石窟经过上千年的风吹日晒、人为破坏,大都坍塌损毁。但石窟墙壁上,依然留存了部分精美绝伦的壁画,壁画的内容以本生故事、因缘故事和佛传故事为主,割肉喂鹰、舍身饲虎等等。走进克孜尔石窟,仿佛航行在佛教故事的海洋中。西方殖民者从中盗取的最为精致壁画,在墙体上留下一个个满目疮痍的盗痕,当然这也是佛教文化传播的一种方式。对克孜尔璧画的痴迷,而洞中严禁拍照,只能选购一幅仿克孜尔璧画工艺的飞天璧画,沙岩取料、泥草打底、皮纸作画,原汁原味的本地材料,只是欠缺仿古作旧,权且以此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态。</p> <p class="ql-block">  公元前六世纪<a href="https://www.meipian.cn/4vvngx8t"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人类思想创新</a>时代,出生于古印度迦毗罗卫国净饭王(今尼泊尔蓝毗尼,佛教圣地)的王子乔答摩悉达多(释迦牟尼),在公元前530年(35岁)菩提树下修行觉悟创立佛教,佛教逐渐开始在南亚传播。直到公元前三世纪,被匈奴逼迫的大月氏,从中国河西走廊西迁到中亚与印度次大陆的唯一通道,开伯尔山口的犍陀罗盆地布路沙布罗(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建立横跨中南亚的强大贵霜王朝。其君主迦腻色迦笃信佛教,崇尚“偶像崇拜”,在希腊文化与佛教信仰相汇地犍陀罗地区,将两者有机交融创立大乘佛教,在中南亚将佛教推向鼎盛,并在克什米尔召开佛教经典集结和教规的审订大会,佛教也开始随大月氏人远播四方并传入新疆、东土。</p> <p class="ql-block">  今日的西域,只有沉淀在寺院断壁上的佛源残画;耸立在塔穹废龛中的佛像余雕;回荡在舍庙遗迹间的梵音沙鸣,还在述说着千年前的佛国盛世。宗教信仰的转变,大自然的沧海桑田,使“佛”没落于历史的沙海中,而另一个朝气蓬勃的“真主”,随着阿拉伯的弯月,占领统治了这片有信仰的土地,自此开启了<a href="https://www.meipian14.cn/53vn6ter" target="_blank" style="font-size:18px; background-color:rgb(255, 255, 255);">大漠戈壁升起的“新月”</a>伊斯兰在西域的辉煌。而对“偶像崇拜”的完全对立态度,注定了这场信仰转换的血雨腥风。</p> <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right;">2023年10月寻探2024年5月15日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