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文字写的有些年了,一直想拍些自己还喜欢的片子与文字一起,总还是觉得照片那么不尽人意。三九天了,刚从雪的世界里回来,可能更想念家乡的青山绿水,想念秋天里的一抹火红。。。

醉在深秋

在冬天,你告诉我秋天刚刚离开,有寒冷也有温暖;在春天,你说秋天是遥远的朋友,它会给人很多收获;在夏天,你说,走出去,外面月朗风清,抬起头看星空浩淼,静静的,听秋的脚步,它正缓缓地走近你的身旁。


第一次认识秋,应该是在长溪,那个时候不懂拍照和摄影是有区别的。车在曲曲折折的山间绕行,来到一个小村庄,走过田间小路,路的尽头是一座高山,山坡上,密密麻麻的人头,密密麻麻的相机,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对准山脚下的村落。问同学,他们在干嘛?同学说,他们在等日落,还说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有的要车行七八个小时,只为拍下这五分钟的时间里,阳光透过云层,斑驳的照耀着这小小的村落。我回了同学一句,一群疯子!

应该是第二年吧,我买了相机,心里一直好奇着长溪的日落,好奇那么多人不远千里来这拍到了什么。问同学什么时候有空带我去长溪,同学说,等枫叶红了,等秋天的时候。等待,有时一天都是漫长的,忍不住自己一个人去长溪。车沿着山路盘旋,两旁是些不高不低的山,隐隐起伏着,像母亲博大的胸怀,温柔地把村庄拥在怀里;一条小溪潺潺地流出山谷,环绕着整个村庄,村庄简洁而宁静,百户人家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溪水边,倒影如画,重重叠叠,在日色的推移中,宛如一抹淡淡的乡愁;而那村庄上空缓缓流过的日影,更是一季让人久久念想的秋。爬到山顶,放眼望去,许许多多高大的枫树将山间的村庄环抱,满山红叶竞相争艳,似红霞缭绕,似烈日燃烧,山野一片火红。偶尔一点点翠绿,那是层层竹林,竹林在枫树之间,如芊芊女子,着一袭绿色的旗袍,挽起棵棵枫树,于风中挺立,受太阳之光,让色彩绚烂。远处,夕阳将浓烈的金色撒在山村每一个角落,灰白的民居与枫林在夕阳下交相辉映,层林尽染中的白墙黛瓦犹如一个童话的世界。拿起相机,引夕阳入镜,微风几许,枫林挽起翠竹,在天地间舞起一曲秋的华尔兹。

从山顶往下走,一路青石板,一路叶金黄。枫叶随风轻舞,如花似蝶,这是秋的盛会,是叶的盛装,是这个季节里,最美的诗行。叶子一定感悟到了它们身上被赋予的诗情,否则不会如此鲜亮,如此绚烂,那是一丛丛火焰燃烧,那是一簇簇新花初绽,秋,不是叶子的终结,它用另一种方式,在愈渐寒凉的天气里,让自己重生成一朵朵艳丽的红花,那么娇媚,那么美丽。风吹过,红叶脱离树枝的挽留,在半空中翩飞,那是和季节告别,也是自然里最美妙的舞蹈,这美丽的秋的精灵,这生动的秋的表达。


今年对红叶期待的有些长久,十月份,同学们就蠢蠢欲动,可天公不作美,雨一直下个不停。每个清晨都希望有太阳的出现,每天都被雨声唤醒,或敲在玻璃上,或透过窗帘,轻轻洒在床前,雨以温柔的姿态告诉你,阳光总在风雨后,可是雨下了还在下,阳光却迟迟不肯来。一个周末,同学约定,远离雨区,去安徽塔川寻找秋天。



准备写这文字的时候,我就有点忐忑不安,长溪,是我初识的秋天,是我感念里的秋天,它是那么安逸恬静,朴实无华,默默绽放着秋的气息。不管怎么写,长溪的秋就在那里,难以超越。可是,来到塔川,我领略到了完全不一样秋天。那是喧嚣的秋天,是绚丽耀眼的秋天,即使是在雨季,即使没有阳光,秋依然光彩夺目。

我有点懵懂地站在奇墅湖边,湖不大,被各式各样的树木包围着,树木清一色换上了彩妆,五色斑斓。湖边到处都是游玩的人群,大都穿着艳丽的衣裳,一边拍照,一边欢笑。树的影子倒映在湖里,将湖水也染得五光十色,湖水轻皱起微波,那一池的彩树仿佛沙画,一时间分不清哪是湖水,哪是陆地。湖边一对新人正在拍婚纱照,新郎环抱起新娘,温馨甜蜜随湖水蔓延,感染了岸边的每一个人。

晚上,我们住在一处靠近山脚的小房子里,屋前有一片格桑花,再往远处眺望便是奇墅湖。跟同学提议明早去芦村拍日出,同学说,这天气不下雨就不错了,很难有日出可拍,我固执地说,不会下雨,阴天也会有日出,你们不去,我就一个人去。同学们不搭理我,疲惫了一天,早早都休息去了。我站在阳台,看了看天空,乌云密布,无奈睡觉去。醒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房间里一片黑暗,一咕噜起来直奔阳台,抬头一看,满天的繁星!我欣喜不已,大喊一声,“起床了,拍日出……”还没到观景台,路两边就停满了车,我们急急地下车,向山上走去。观景台早已人满为患,漆黑一片的半山腰也站满了人,只能偶尔看见相机镜头反射的一点光亮,天空隐隐一片蔚蓝,星星少了许多,太阳躲在云层后面,悠闲地散着步,偶尔放射出点点光芒。天渐渐亮了,云悄悄退去,温润了一夜的大地慢慢升起一层层薄雾,薄雾轻盈升腾着,漫过田地,漫过村庄,直奔太阳,太阳羞红了脸,退到幕后,把天空给了薄雾,薄雾带着点点嫣红将天空占领,天地一片混沌。我不停按动快门,镜头里,那一轮日出在云间,在树间,在山间,美得仿佛童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与秋结缘,是贪恋那点秋色,还是牵挂那片落叶?说不清楚。当叶儿飞舞,当遍地金黄,我收获了一季秋的果实,秋天已在我的生命里。安徽塔川,一个美不胜收的地方,当美到极致,你便无处摄取。抬头,阳光时隐时现,日光穿透树叶,泛着金黄,心里便莹莹生辉,站在树下,恍若席慕容的五百年,如果可以,我愿,等一阵风,等一场银杏叶雨,等秋日里的片片诗行,等它们缓缓落下,将这秋,染得火红、金黄、活色生香。

文字,摄影:江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