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百年一遇话龙年·作者:陈茂金

陈茂金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百年一遇话龙年</b></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题记:陈茂金</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冬,填满了四季的记忆,瑞雪留不住丰年的脚步,拽着年华的身线,赤裸地追寻来年的新绿。杵,敲响了祝福的钟声,爆竹惊醒了沉睡的巨龙,金龙腾飞行天下,玉兔远去迎新年!朋友们,过年好!祝福您龙年吉祥安康!</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2024年,农历甲辰年,是一年充满祥和与繁荣的运势。据释辰龙年五行属木,又被称为青龙年。传说中,青龙是东方之神,象征着繁荣与吉祥,被誉为百年一遇的祥瑞之年。</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过年,是中华民族传统习俗和文化图腾。朋友,无论你身在何处,在线跨越时空拉近了祝愿的距离,时间留给了来自远方的祝福!无数似曾相识的年景总在眼前浮现,心中的惦念总在耳旁昵昵絮叨,盛满亲情的酒杯伴随着妈妈菜的味道,梦境被无数次的重演回放,父母筹备年货的身影总在眼前晃动,一幕幕孩提时的年景记忆犹新,孩童们雀跃似的游戏趣事,深深地印记在我的心页之上,每每到了“年关”时节,“年味”牵引着我的思绪回到儿的年味……。或许是现代生活,让“年”找不到旧时的味道!伴随着年景的步伐由远而近,思绪牵扯着我的心境,在记忆中寻找“儿时的年味”。</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腊八节拉开了过年的序幕! “腊八节”自宋朝已有一千多年历史了,腊八节是佛教、朝庭等在腊月初八祭祀神仙和先祖的时节,民间却有着林林总总的传说。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老百姓将并不丰实的腌制腊货,割下一点点与米掺和煮成“腊八粥”,算是年前尝尝鲜。孩子们却开始了在期盼中等待着年的到来,期冀着过年时的热闹,过年有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装满了“年”的光景!多少年来,每当临近过年了,这种心景浸染了我心眉!打湿了我的心眸!牵引着我的心境!沿着儿时的记忆,一起寻找儿时的年味。</span></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儿 时 的 年 味</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文:陈茂金</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年”对于华夏子孙来说,是最重要的传统节日,随着现代文明所浸染,“年味儿”与我们渐浅渐远了。儿时的年味却记忆犹新,回味无穷……</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关于“年”,儿时的我是从爷爷奶奶和父母口中流传下来的,一代一代关于“年”的风俗习惯流传至今……。随时光,我走过许多似曾相识的年景。儿时的年味,至今还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页之上。记忆中,无数次做客他乡过年,最能娓娓道来的还是我孩提时的年味儿。仿佛它带有天然的地磁场,吸引着我渐远渐浅的忆念,唯有那年味和乡愁,那些疏远的欢乐与逝去的亲情,始终絮绕着我的心田,成为我记忆里最温暖的柔软。每每想起它是我心中永远回忆的心事……</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儿时的年味牵引我的思绪,拉开我心间季节的窗帘,走过记忆中那一条条旧街老巷,一个个故事里的亲人,一件件儿时年味里的趣事……。随着岁月的递增,这种感受越来越觉得浓郁,浸没了我美好的忆念。蹉跎岁月,象我记忆中许许多多过年时面对长辈的祝福和承诺,儿时记忆里的嬉戏趣事,一幕幕回放在眼前。一叶叶年味的碎片对接拼凑呈现在脑海里,象一部永远回放不完的电影,刺激着我的思语经络,激活了我的心笔,一笔一划抒写着儿时的年味……</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每逢腊月小寒过后,此刻,儿时懵懂的记忆里盼望着过年。腊八节后,小小的指头开始掰算起那些个“心事”!父亲的脚步声,忙碌办置着久违的年货。那些年,物质生活十分溃乏,一年省吃俭用积攒下一点点钱,只为购买些猪肉腌制一些腊肉、香肠、腊鸡什么的,还有就是礳汤圆粉、酿醪糟酒、打年糕等等,这是每年必备的年货。年货虽然数量并不是很多,遇上少有的晴天,家家户户都要挂出来晒一晒年货,故称“晒年货”的习俗。幼小的心里便开始了一场美好的期待,向往大年三十的年夜饭。</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年夜饭”——爷爷在酱园(酿造厂)里工作,酱园团年饭一般安排在中午,说是会餐,不过是上一道菜大伙儿一人一块、两块的分发,放置在一个军绿色的大号口缸里,一道道菜肴分发完后,各自端回家去,添加辅料再行加工,算是为年夜饭增添光彩精品菜了。那年月,记忆深刻的是酱园佐料齐全,品质好,爷爷端回来的菜味道特别的鲜美好吃,至今,也难以找到那时的味道。儿时的我,一大早起来便随父母提上“全鸡”“刀头肉”去祠堂烧纸钱,敬神、拜祖老先人。父亲是位勤劳而有着担当的男人,动手能力特别强,心灵手巧用在父亲身上一点也不为过。午饭后父母便开始忙碌操办起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到了下午,去请祖奶奶上我家团年是我多年的任务。记忆里祖奶奶已是九十高寿的老人,解放前,我家是大户人家,祖奶奶年迈时也透出十足的“大户人家”气质,祖奶奶那双十分精致的三寸金莲,随着拐杖杵地的声音,祖重孙俩一踮一踮的向着年夜宴进发。一家人坐齐了,桌上摆满了一年来最丰盛的一桌年夜菜,桌上的筷子一双双放置在菜盘子上,酒杯里盛满了醇香的酒,祖奶奶便口中整整有词的念叨着,把她心里面能叙述的各路神仙和陈氏祖宗八代,一一地敬请到家里来过年。大约几分钟后,祖奶奶便对大家说:都请吧!这时众晚辈嘴上回应到——请!却把筷子拿到手上不敢去挟菜,要等桌上最年长的长辈挟菜后其他人方能动筷子,记忆里,儿子不可与父辈挨着坐,祖孙、爷孙可以挨着坐,第一挟菜,祖奶奶总是挟给我,以示儿孙满堂,尊老爱幼吧!一轮挟菜后,便接着是拉拉家常话,谈论一年来的趣事!众人些要等长辈再一次说:“请”!才能动第二次筷子,就这样年夜饭要持续一个多小时,小孩子们期盼一年的年夜饭,儿时最香、最甜、最丰盛的晚餐在筷子、勺子与酒杯碰击的节奏声中得于满足。吃饱喝足的年夜饭后,全家聚在一起摆“龙门阵”。那时,没有电视,更没有“春节联欢晚会”。小孩大年三十不可窜门,母亲说:“出门会不吉利”,邻里们也有忌讳的风俗。</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母亲的针线活,穿针走线缀满姊妹孩提的梦。初一早上,各家各户的孩子,都会穿着母亲亲手一针一线缝制的新衣裳,有时母亲由于要忙活计,奶奶早逝,留下未成年的二叔、三叔和幺叔,爷爷居住在单位,我的父母要承担起对他们的生活,担负起部分“父母”的责任。孩子们多了,母亲埋头挑灯忙个不停,每到此时,母亲的眼神里总是无法掩饰她那内心深处的焦虑。许多年母亲忙不过来,纳鞋的事便由我的外婆帮忙着做。孩子们却扳数着手指头,倒数着过年的天数,心雀儿似地高兴着,却没有去在意母亲的愁绪。穿新衣便是儿时又一个期盼的“心事儿”!却不知新衣裳背后缺钱少吃的辛酸。姐姐是女儿家,记忆里她总有小花衣,而我有时是母亲将父亲的旧衣裳改一改,算是我的“新衣裳”,这是一个孩子盼望一年的心事儿,莫大的心事至今让我有过年喜欢穿新衣裳的习惯。</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压岁钱”弥漫着我孩时的希冀。大年初一,四川的风俗便是吃“汤圆”,条件好的碗里会加上两个“荷包蛋”,寓意着“好事成双”的意愿。那个年代,鸡蛋算是稀罕物了,记忆中,时逢生日,期末考试,还有就是暑假期去外婆家,大年初一方能吃上鸡蛋。饭毕便挨个去长辈房间,逐一行跪拜礼!向长辈们拜年祝福!长辈们会发少许的“压岁钱”。记忆中,爷爷给我们的“压岁钱”是5分钱,后来逐步上涨到一毛、两毛、五毛、一元、两元。后来爷爷给我的女儿算是大额了——貮拾元。那个并不富裕的年代,往往我的压岁钱超过一定数额,会被母亲叫去上交“政府”,无奈之下,虽然心不干情不愿,却还是要上交“充公”,母亲说:“攒着交学费”,留下两叁毛作为过年“零化钱”,买一些个炮仗、烟花、气球、竹提筒什么的,算是一年一度过年的趣事儿。不时半夜三更从梦中醒来,翻出来数了再数,或东藏西放,满足孩时过年做“大款”的感觉。</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走人户”串亲戚,是正月里来又一个喜事!大年初二开始,便是“走人户”串亲戚的日子,这活动一直要到大年十五前后,母亲要接待陈家的“七大姑、八大爷”等远近亲戚串门。母亲到了回娘家的日子了,那时候交通很不方便,为了节省钱,大都步行十几里地去外婆家拜年,给舅舅家拜年!那时候城里的孩子到乡下去,总是会被“尊敬”的。虽然哪时的文化娱乐项目少之又少,城里的孩子还是比乡下的孩子懂的东西多。舅舅家的小孩很多,表哥表弟表妹们大大小小有七个,加上我姐弟俩近十个,聚在一起好不热闹。</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过了除夕是初一,从初一开始,来自于乡村的舞龙舞狮的队伍,敲打起锣鼓,一大早便开始了走街窜巷,来到各家各户的朝贺一番,吉祥话语连连,主人家图个吉利,便发喜钱,这项活动一直延续到大年十五。眨眼间,时间一晃又到了大年十五了,元宵节后,家家户户又开始了新的一年的劳作。儿时的我们又期盼着下一个新年的到来,惦念着又一个年夜饭……。父亲洒在老街深巷的一串串脚印,虽早已随时光流失,却为我们串起了一个个儿时的年景,每每想起,总会打湿着我的心眸。母亲虽早已离我而去,她那手里不断的针线,缀絮着我们的亲情。儿时的年味,是我最深沉的记忆,每当年关之际总触及我的心底,却又是我最美的回忆。如今的年味已找不到儿时的味道!</span></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围炉煮茶 守岁过年</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文:陈茂金 </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过年,是民族远古传下来的习俗。回家的方向,不仅仅是份情感,更是整个民族身份认同的印章。深冬里,望得见初春的华夏子孙,有着在严寒中与春天约定的勇气!春意盎然,让我们看到春天萌发的生机;春风拂面,让我们幸福的模样渐渐地清晰。 </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山河远阔,人间星河,记忆的年轮,是生命的标点,过年的习俗已传承久远,深深地烙印在民族的心底,早已挥之不去,回家过年,牵动着世间庞大的迁徙队伍,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风清月朗,伴我们穿过烟火的集市,放下手头的忙碌,拾掇拾掇满满的收获,梳理梳理过往的心境,犒劳犒劳辛苦的自己和家人,打点打点久违的亲情!沿着这条心路回家,回家!</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除夕,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团圆饭,拉拉家常,聊聊习俗,围炉夜话,守岁除夕,许下来年良好的心愿,开始新一年的希冀!重复着一个又一个的期待,回家过大年。</span></p> <p class="ql-block"><b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岁月流浪在风景里 </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文:陈茂金 </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有人说:“人生的意义在于追求并得到幸福”!笔者认为:人生的真谛在于欣赏生活中的风景!人生,是一程旅行,无法用长满老茧的那一双手,去抒写过往的碎梦!岁月,是一部电影,无法用言语述说走过的经年,去回味每段值得拥有的故事!光阴,是一季风景,无法拈五颜醮六色,去绘画驻足在心中的美韵!幸福,是一种感知,无法将岁月流浪在长河里!去追逐梦想畅游人生……。</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一个人的路上,许自己一场春暖花开,于岁月深处,微笑向暖,快乐依然,幸福安然,只要心存希望。一个人的旅途,有时也很美,拥有一颗平常心,努力走好每一段路。 生命中,远处的风景很美丽,而近处的风光亦同样的旖旎无比。时光,如一树花开,或惊艳或素雅,或热情或傲冷,凡是入了心的,都是美的;记忆,总有那么一朵花,一绽成海,总有那么一段情,绿树成荫。也许,每个人眼中都有着不一样的风景;岁月里,默守着一个身影,你在画里我在画外,你懂我晓,这无声的缱绻着深挚,曼妙着光阴,温柔着岁月,如果哪一天,你来,我必与你温柔相认,都是久别重逢,轻拾光阴的温暖,明媚漂泊的心,内心明亮着走在花开的路上。时季,将岁月绘画出一幅幅美丽的卷轴,你只需珍藏,以一抹洒脱,将那柔软深埋在心底;生命,因辗转而丰盈,我自清风,你自月明,这世间的事,并非都要去执着,轻盈的面对月缺月圆,收敛一窗的白月光,也是诗意;光阴,镌刻出流水落花,总需一处风景,用来安放灵魂,总有一页画面,令人流连,万物自是多情。或许,只要守住内心那一份不同的情怀;兴许,你看到的别人不一定欣赏!无论岁月模糊了记忆,而你走过的地方,依旧满是烂漫花开!我不负美好时光,情有独钟地眷恋这满眼的风景。</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2px; color:rgb(237, 35, 8);"> 生命中的眷恋,不是春花的顾盼,也不是夏花的惊艳,更不是暮秋里的那份怀念,而是岁月供养的挚爱与慈悲!在繁花盛开的美景中,感知清风明月,在光阴的屋檐下,说说岁月中的闲话,在明媚的阳光中,沐浴一下忙碌的心境,你若心存暖意的阳光,便能换取一片片花香,珍惜世间每一段美好,剪一段时光,许一纸清欢,以诗一样的情愫,在心海里描绘那画美丽的风景。生活如此美好,岁月总是情长,闲暇中深感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匆匆地在不经意间,从指隙中蹓走,就这样,我将岁月流浪在风景里。</span></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悟“短”</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文:陈茂金</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浩瀚无垠的宇宙,任何生命都是那么的渺小而短暂。短,一瞬间;短暂,一句话;短时间,一辈子……,唯有宇宙是永恒而久远的,长可以光年丈量,远可以兆亿计算。平日里,很少有人去关注“短”这个字,更不会去思考和在意“短”的含义,意念间脑海里闪烁过关于“短”的寓意,茶间静品,这“短”似乎有着很深刻的人生哲理。在碌碌的人生旅途中,剪一段时光,以一生的情怀,一笔一划书写人生的长与短。</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在邈远的历史长河中,人的一生是那么的短暂! 一秒很短,短得来不及甩头眨眼,就跨越到下一个时空;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西下的黄昏;一年很短,短得来不及细品初春殷红窦绿,就要打点素妆裹秋霜;一生很短,短得来不及享用美好年华,就已经身处迟暮叹初衷!</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时空无垠拥有少,时光不老人生短,唯有弥足更珍贵!有人说:“人生苦短,且珍且惜”!亦有人云:“岁月静好”!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某类人所追求的寓意罢了,倒不如去领悟——“人生哪能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的人生境界。智者,善将无数个短暂的光点,汇聚成一束束若隐若现的星芒,点亮您灵魂深处哪一盏虔诚的酥油灯,万丈光芒会照亮前行的大道,拨开人生朝圣路上的云雾和迷茫,这一切象懒散的云从头顶上飘然而过,忽隐忽现总是那么短暂。朋友,不妨试一试抛弃不爽的囧事,舍下不悦的心结,翻过不好的一页。灿烂的阳光明天依然,未来会更加美好!将世间每一段短暂拉伸成无限的长长久久!这就是我用半生读懂的——短!您将“短”塞进日记里,我却将“短”刻印在心页间。</span></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陈氏·少“二撑柜”》</b></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37, 35, 8); font-size:22px;"> 作者简介:陈茂金,四川省中江县人,研究生学历,上校军衔,正团职,先后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桂林陆军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宣化炮兵指挥学院,西南师范大学研究生班,北京大学工商总裁课程班等。1982年入伍,先后在原昆明军区工程兵某部,原成都军区云南省军区边防守备某部、原陆军第十三集团军防空旅、四川省军区某部服役。历任:战士,学员,排长,副连长,政治指导员,政治教导员,旅组织科干事,宣传科长,政治部副主任,某部政委;曾在雪域高原康巴藏区任职;先后两次参加中越边境防御作战,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摄影记者协会·会员、中国航拍协会·会员、中华全国摄影工作者协会·会员,国际影艺联盟·成员;《中华摄影》杂志社·特约记者,中国摄影通讯社·特约记者,《四川画报》•特邀摄影师,《世苏中国》•副总编•首席摄影师,四川省杂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分别在《中央电视台·4频道》、《解放军报》、《中国外交·传媒》、《印度尼西亚电视台》、《中国摄影报》、《中国乡土文学》、《香港文汇报》、《世苏中国》、《四川航空》等媒体发表。一位“追光影行摄无疆,随步履丈量人生”的业余爱好者。</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