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太多大而美的厦门图片,航拍的、全景的、夜景的,可是能勾起乡情的却是那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都市风景。
城市的拓展、商业的扩张,毫不留情地把老城的文化挤进了城市里的深街陋巷、老宅狭弄里。人人都想充当拯救传统文化的救世主角色。于是乎,最不厦门的人在向你推广最厦门的文化、商人们也绞尽脑汁做出一盘盘的文化大菜来抢房地产的商机、有抱负的政客声声发誓要缔造一个美丽大厦门,可我们看到的光鲜亮丽却几乎万城雷同。
衣食住行皆文化、吃喝玩乐亦乡情。有人问我什么是乡愁,我调侃地说,乡愁就是乡党们的一种贪吃病。乡情不是一句口号,很有可能是一个符号。一棵老桑树、一盘海蛎煎、甚至是一阵带咸味的海风,都会让你乡情满满、愁绪万千。
这组照片都是在厦门老城区拍摄的,使用哈苏40mm广角镜连接金宝微单轨座机和尼康D800相机,成像有一种特有的油润感,很随性、不矫情。
  城市以人为本,城市亦以人为美。这是我认为的美丽厦门。

鹭江道上新老建筑在夜色中交错辉映

鹭江道上的高大成片的玻璃幕墙建筑,令老厦门恍若异域。

远远的鼓浪屿沉浸在暮色之中

晚霞飘在凉爽的江空

中山路华灯初上

鼓浪屿的夜色愈加迷人。这大概就是来厦的游人能看到的美丽厦门。可是我想要让大家看的却是另一种原乡味的厦门。

横竹路最后的竹器店

横竹路上夜灯初亮,店家在招揽顾客。

开元路旁大元路口的扁食店

吴再添老店换新名

人和路老街成了闽台美食一条街

空荡荡的中山路已经被商业化和资本化了,一对情侣在树荫下小歇。

虞朝巷的老墙

盐溪街34号

盐溪街34号

营平菜市场已经被夏商了。

虞朝巷15号

盐溪街32号

盐溪街32号宅门深闭。

光影盐溪街

光影盐溪街

盐溪街吴厝巷口,一堆碑石堆摆着,颇有“古早”味。

酷暑里,深深小巷竟有习习凉风。

除了世居这里的人,鲜有游人走过路过歇息过。

若干年后,小巷恐怕很难独善其身。

深深小巷,曾是谁家?

远处,都市景象正繁华。

互联网的力量深入街头巷尾。酷毙了。

霞溪路,再也不是富有厦门味的老街。资本在这里完成了改造和升级。

澡堂、旅社、干货不见了,霞栖路-多美的名字,可惜被“文化”得再普通不过了。

你从哪里来?

外清巷17号

外清巷17号,蹦跑而过的岁月。

外清巷口,陈陋而简单。

安静没有喧嚣。

外清巷8号

苏厝街43号

苏厝街43号

苏厝街43号小路

苏厝街14号

大同路老同英布店旧址

思明电影院,你记得在这里看过多少场电影?在地产经济的狂潮冲击下,幸存真不容易哦。

思明电影院,那块led广告牌非常刺眼,像极一个老妇横挂一个LV包。

释仔街99号

释仔街99号,深街里的老式平房。

石壁街10号

桑树深暑叶正肥。看见老桑树,是否老伤感?鼓浪屿老家原来有一棵。

桥亭路口,你认吗?

人和路已成美食街。民以食为天,有饭吃就“人和”了。

人和路,满满一条红灯街。两岸同胞别斗嘴皮了,还是饕餮美食比较实在。

台湾冰品、暑天大卖。

台湾小吃、满满一街。

海鲜烧烤,馋吗?

海鲜楼外红灯挂,孩童嬉戏晚风中。一片太平景象。

闽台美食。信不信美食可以化解战争?

人和路口,蚵仔煎摊,令人流口水的老家菜。

鹭江道的人流,源源不断进“人和”。

鹭江道,老城景象。

上局口街,足浴店招牌醒目。厦门的一些老街如开元路、大同路,足疗店、鱼疗店比比皆是。老厦门,你脚污了还是怎么了?

南桥巷53号

南桥巷41号,乔治老别墅院门轻掩。

南桥巷41号,乔治老别墅院门非常别致。

围墙内高高的木瓜树,很厦门哦。

这墙、这屋、这树,这路,厦门吗?

老开元路,这条通海的路已经是美人迟暮了。

鹭江剧院也被“文化”了。现在是老剧场文化公园了。是否也美人迟暮了?你看看就知道。

剧场公园内小歇的母子

剧场公园内小歇的母子

嬉戏的儿童

泡茶的街坊邻居

阅报的老人

一片平和景象

老巷口,连扫把都带点文采。

开元路上卖花生的大嫂,但愿你不要遇到城管。

开元路上呆坐在路旁小贩,一脸的迷茫与无奈。

买菜买菜、归家归家。开元路即景。

开元路八市口。环境与发展、文化与商业,就像路口的电线一样的纠结。

开元路的傍晚

开元路的傍晚

开元路的傍晚

开元路暮色

原厦门市总工会旧址

局口

大同路,老建筑风韵尚存。

八市路口

大同路上

大同路民居

大同路街景

大同路街景

大同、大同。

虞朝巷口

家庭音乐会,久违了。

我的街拍兵器

祝福厦门到永远

祝福厦门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