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课]从0-1成为金牌直播运营 交个朋友

链接进入获取课程

[运营课]从0-1成为金牌直播运营 交个朋友 下载<br><br>复杂性逻辑处理的问题是组织所面临的巨大偶然性。复杂性是一个潜 在的维度,任何人和任何一种组织,都无法洞穿它,规模、技术和合法性 只是组织简化复杂性的三个指标,它们的具体特点可以被组织观察到,从 而为组织的结构调整作出约束。其中,规模是组织要素的大小,技术是联 结组织输入和输出之间的知识和技能,合法性是环境中的其他组织对组织 的支持程度。<br><br>[运营课]从0-1成为金牌直播运营 交个朋友 下载<br><br><br><br><br><br>绩效逻辑处理的问题是组织的目标定向。评估组织绩效的标准是什 么?不同的组织成员会偏好不同的标准,不同的筹东(stakeholder)也会 选择不同的标准,这在组织设计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Dunbar & Starbuck, 2006)o<br><br>权力逻辑处理的问题是在形成集体行动能力的前提下,如何使得掌权 者的权力和利益最大化。权力逻辑偏好的组织结构具有下列特征:高度专 业化的岗位、大量标准化的规章制度和顶层集权。而这些正是科层制的 特征。<br><br>复杂性逻辑和绩效逻辑会要求组织结构不断作出调整,而权力逻辑则 是稳定组织结构的力量。在经验层面上,我们常常可以看到组织结构的稳 定性,只有当组织内部发生激烈的权力斗争时,我们才有可能观察到组织 结构的变动。<br><br>六组织:权力运作模型指出,组织的一个定义性 特征是,源自他人支持的合法性,它授权上级贯彻执行其权威范围内的决 策,不管个体层次的赞同程度如何(Zelditch & Walker, 1984 )o特克 (Turk)也认为,组织是统治的一种形式,是特定历史的产物(Tiirk, 1999)。这些观点把我们引向一个方向,即打开组织结构变迁的战略选择 模型中的权力暗箱(参见图4.1)。<br><br>现有的组织权力研究,把组织看作是权力运作的背景(参见前面的 综述),组织和权力是两个有联系但彼此独立的两个概念(Salancik & Pfeffer, 1977 )o和这一流派不同的是,我们把权力和组织看作是同一个 对象的内容和形式,组织就是一种权力容器,它是一群人的一致行动, 同时,也可能是更大权力中心的一种权力符号,如仪仗队、军队,等 等。组织是权力之器,它以隶属资格换得成员的承诺和忠诚,这样,就 以有限的形式解决了集体行动在时间维度、社会维度和事实维度上复杂 性简化问题。<br><br>在我们看来,对应于权力的两重属性,组织在结构上是由两个场构成 的,我们分别称为“权杖场”和“权势场”<br><br>权杖场的主要目标是围绕权杖而建立有效的决策机制,自然,决策权 是权杖场中的核心,而支持这一核心的三个基础是所有权、管辖权和卡理 斯玛,这三个基础通过韦伯所阐述的合法性过程,把决策权变成一种权力 的运作符号。<br><br>对应于组织结构上的决策权,是组织成员个人层次的无权感,它是组 织中各种权杖(包括决策权)的反向测量,是组织成员摄取权杖的期望和 缺乏权杖之间差距的函数。决策权、管辖权、卡理斯玛以及组织控制,均 是影响无权感的重要因素。而无权感和决策权一起影响使用弱势权的可能 性,后者是对权威的直接或间接挑战,它在组织内部所起的作用,和外部 的、处于敌对关系的权力中心的作用一样,即动摇权杖的合法性基础。制 衡权不是在组织内部的权杖场中对决策权提出挑战,而是跨越组织边界, 诉诸其他权力中心,给组织的权杖场施加合法性压力。从这个意义上讲, 制衡权也是权杖场通向其他权力中心的通道,是弱势权的外部功能等价 物,因而它们之间的关系是相关关系。<br><br>在卢曼看来,权力就是约束性决策(Luhmarm, 1979),这和我们这里 强调决策权是一致的,但卢曼的这一定义忽略了从决策权到实际的一致行 动之间的纽带,一个“约束性”的前置定语就默认了从决策到行动之间的 直接对应关系,但在我们看来,这两者之间不是直接的对应关系,而是偶 然的转换关系,是从制度向行动的转换过程。这一转换过程正是权势场的 中心任务,确保权杖到权势之间的纽带,并建立强大的权势。失去这一转 换过程,就会出现“以文件传达文件,以会议贯彻会议”的组织现象,让 权杖的影响范围局限在权杖场之内,而延伸不到权势场之中,组织决策也 无法落实到组织行动上。<br><br>权势场的主要目标是围绕组织忠诚而建立强大的集体行动能力,自 然,组织忠诚是权势场中的核心,没有组织忠诚,组织不过是一群“乌合 之众”,一旦遇事,即作鸟散状。“时事越动荡、越艰难,忠诚越增值” (Rosenfeldt et al. , 2000) 0有了组织忠诚之后,组织成员的组织承诺即成 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因为组织忠诚只解决了是否愿意持续给集体岀力的问 题,却没有解决给集体出多大力的问题,这是组织承诺所解决的。而且, 通过不断的组织承诺行为,个人对组织的投入越来越大,他就越不可能离 开组织(Becker, I960)。<br><br>权势场中的另外两个因素,人际信任和制度信任,是权势场和权杖场 之间的通道,人际信任解决的问题是给予授权机制以行动支持,制度信任 解决的问题是给予秉权机制以行动支持,没有这两个通道,用权机制就成 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这两种信任基础,任何权力技术都将失效。 可见,人际信任、制度信任和组织承诺三者之间为相关关系,它们共同影 响组织忠诚(参见图4.3)。<br><br> <br><br> <br><br>在这个组织的权力运作模型中,权力不再是组织内部的一个孤立因 素,而是组织的动力,即集体行动能力及其符号表达的有机结合。换言 之,组织只是集体行动的一种形式而已,是权力的容器。形态上,权力表 现为组织的团结程度;动态上,权力表现为组织的执行能力(权势)和决 策能力(权杖)之间的张力;在符号上,权力表现为组织的合法性程度。 所有制的不同只是设置了权力机制的不同约束条件和初始状态,更准确地 说,所有制设定了组织合法性的一个基础。<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