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边陲小村-北红村

东张西望

<p class="ql-block">  这天下午经过了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从漠河才到达了北红村。此时天开了,云白了,又正是阳光最为柔和的时候,放下行李,大家就迫不及待地走进村子里。</p> <p class="ql-block">  一个主要由俄罗斯人的后裔所居住的村子,在街上和在人家院子里见到的男女,脸型身型确实还有俄裔人的痕迹,但房屋结构和样式则完全是东北式的,家家都有大小不等的前后园子,种有各种蔬菜和玉米等作物,而且家家都种花。有一家的花开得特别灿烂,我们走进去,女主人非常热情,向我们介绍花的品种,并抱怨说前几天风太大了,把好多花都刮倒了,要不更漂亮。那花确实养得好,有的花大如碗口,鲜艳异常,好多都是我们过去没见过的。</p> <p class="ql-block">  这是还有一户人家,女主人正在忙着收豆角,拔去已经枯萎了的茄子、辣椒等秆棵,与她搭话,也很健谈,说天气冷了,很快就要上冻了,庄稼和菜都不会再长了。我问她是不是俄罗斯人后代,她说是啊,我问她在河对岸有没有什么亲戚,她说没有了,“生活习惯呢?”“完全是东北人化了,特别是饮食方面,已经完全不同于俄罗斯人了,他们吃列巴,西餐,喝红杮子汤,我们已经吃不惯了。”“语言呢,还能不能说点俄语?”“只会几句简单的日常用语,很少。”看来,环境和文化是真能改造人哪。</p> <p class="ql-block">  这个村庄分行排列,每行房屋前都是一条水泥路,村子东西长,大概有一公里多,南北短,约有半公里宽吧。中间有二三条大路,很有秩序感。毕竟是有很多俄罗斯的后裔,为了吸引游客,还是用了不少俄罗斯的元素,譬如一些小商店门前摆有很大的套娃,有的则直接以俄罗斯商店命名,村子中央一个醒目的位置,还有一座类似东正教堂的建筑,但不是教堂,据说是一个小型的本地民俗展,但并未开放,不知确否?还有就是有几家专做俄式面包的作坊,由于第二天早上我们要赶路,怕路上遇不到饭店,于是每人都去面包坊买了几个新鲜出炉的面包,很正宗的俄式风味,香气扑鼻,而且价钱也公道。村里很多家院子里或大路边都停有汽车、拖拉机和其他大型的农机具,也有的人家有马,我问过主人:现在还用马种地和耕作吗?他说,不用,前几年旅游的人多,冬天用马拉拉雪橇,有很多人感到新鲜,愿意坐,能挣几个小钱,这两年有疫情,就不行了。他又说,疫情害人呐,去年夏天他在江里捕鱼,不小心过了界,被俄罗斯那边的边防人员逮住了,虽然没几天就放了,但却由于往返中俄的交通工具都停开了,不得不在那边滞留几个月。他还告诉我,那边经济不行,居民都没什么钱,路上开的都是很旧很旧的车,车况再差,只要能开也就没人管。村里的农户每家人口都不多,大多数是三四口人,除了开小商店、小面包坊、小旅店的外,大部分人家还是靠经营农业,以种植大豆为主,其中也有不少年轻人出外到大城市打工去了,他们大概率也就不再回来而在那里安家落户了。这是全国的一个普遍现象,任是边远再边远,也是一样的。</p> <p class="ql-block">  次日清晨,我想出去在江边的路上跑跑步,江边的路可能是当地政府修的,标准很高,沿江有石栏杆,路两侧有石质地板,中间是几米宽的塑胶跑道,还有一些花坛,小雕塑和休息座椅等,实在是一个跑步锻炼的好场所,只是江边风大,有些冷,但跑上一会儿就不觉得了。然而一个侘异的事情出现了:有一只很大的老鹰总是在我的头上忽高忽低的盘旋着,低时那钩状的利喙清晰可见,让人有受到威胁的感觉。老鹰小时候在家乡常见,它们有时候会在无人时俯冲而下叼走小鸡,但总不至于攻击人啊,莫非靠近战斗民族的鹰也有战斗精神?我更相信它是在这附近发现了什么其它小动物或是谁家的小鸡了。鹰不是人,它是不会做无用功的,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做没有多少胜算和没有什么收益的冒险行为,果然,在几条狗也吠叫起来的时候,它结束了盘旋,陡然拍翅高飞,径直北去,很快就消失在俄罗斯那边的稠密森林之中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