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岁月风铃

<p class="ql-block">  从滨海回来已经近一月,和两位朋友约好一人写一篇红色文字,而一向笔头不算慵懒的我却一直无从下笔,因为不知道从何说起,又如鲠在喉。</p><p class="ql-block"> 本市大大小小的红色纪念馆,大到国家级红色基地,小到村一级的烈士纪念馆,也跑了三十多个。那些纪念地 有实物、有文字图片介绍,还有的运用高科技手段把参观者带入那战火纷飞、血雨腥风的峥嵘岁月,<span style="font-size:18px;">每次采访回来都被馆中的人物介绍所感动,都经历了一次深刻的洗礼。</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顾正红是我市滨海县的一位烈士,在历史长河中他只是沧海一粟,白驹过隙的小人物。然而我们这一辈从初中学习历史起就知道家乡有一位记录在书中的烈士——顾正红,知道他是一位工人运动的领袖,为了争取工人的正当权益,英勇献出了年仅二十岁的宝贵生命。后来在盐城红色文化书刊上也看到他是盐城唯一一位载入中共党史正本中的人物,而由他的牺牲而引发的五卅运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次全国性反对帝国主义的爱国运动。而顾正红烈士的英名也成为“五卅”运动的政治符号,成为大革命进入高潮的精神象征永垂史册。解放后以他的名字命名了正红乡正红村,这样一位举足轻重的烈士,他的纪念地也应该不同寻常吧!</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周末我们会同吉的堡红色幼儿园的一批上党课的年轻党员踏上去正红镇的道路,正红镇是滨海县东南的一个偏僻乡镇,正红镇宣传部门的领导热情接待了我们,告诉我们顾正红故居在十多里以外的村里,并派了一位文旅局长作为讲解员随同。村级公路不同于盐城南部几个县区,狭窄而崎岖。</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弯弯绕绕了众多的小道,车子在一片开阔的金黄稻田边停了下来,这里便是顾正红的衣胞之地小顾庄了,放眼望去,孤零零的两座小屋,一小圈的十来个宣传栏,旁边还有一块建了一半的建筑,显得突兀而孤单。</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走近故居,发现这里并没有一块标示牌,只有几块青少年教育基地的铜牌泛着金光。两座房子,一座砖墙,一座草屋,因为年久失修,原来的老房子已经倒塌,这是后来修建的,顾正红的母亲在这里度过了最后的岁月。走进去,只有三两件旧物,再没有其他东西了。只有小广场那几块宣传栏在静静诉说着当年的顾正红生平以及他牺牲事件的前因后果,给人索然无味的感觉。所有的人们都有些无语,这样一位红色历史有影响的人物,作为省级纪念馆,它太简陋,实在没有可圈可点之处,尤其是作为青少年教育基地,孩子们来参观了,又能从中知道一些什么。一个重量级的历史人物,如何把这道红色文化大餐做好,生动形象再现烈士成长足迹,个人事迹,挖掘历史,有声有色,让参观者有看头,有品头,有嚼头,是摆在建设者面前的一个挑战。从烈士故居出来,远远望去,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故居显得庄严肃穆而略显孤寂清冷。</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我想,我们宣传红色文化,并不是要多么高大上,如何大兴土木的奢华 ,而是要让参观者有所收获有所启迪,例如周恩来纪念馆,沿袭了总理生前朴实无华的人格,没有现代科技的噱头,大量的史实资料,完备的历史足迹再现了总理光辉灿烂的一生,而一个村级的盐都区佳富村,以史实资料、历史文物详尽而系统的介绍了丁佳富烈士的光辉业绩,让参观者受到了红色文化的实实在在的熏陶。</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 相比之下,顾正红烈士故居因为地域条件限制,经费不足等原因造成的条件相对简陋,我想,在习近平总书记传承红色文化,弘扬革命精神的思想引领下,在各级领导重视下,一定能焕发生机,成为一面旗帜,引领共产党人以及一代代的后来人,为人民利益谋幸福。</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