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峰霜叶红似火艳于花

心情好好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霜降过后,正是观赏红叶的最佳时节。尤其是在疫情防控不得远行的情况下,观赏秦岭红叶就成为西安人的首选。周五早上友人给我推荐圭峰山,说是红叶美景出奇的好,只是周末人太多,建议周中去,或者周末早点去。</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11月5日,周六,我们一大早就出门,向着圭峰山进发。</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圭峰山,位于秦岭北麓西安市鄠邑区太平峪口,因其三面为悬崖峭壁,山形似“圭”字而得名。又因其山势孤耸挺拔,峰顶形如锥体,当地人称之为“尖山”。唐代白居易、刘禹锡等多位文学巨匠都曾游览过圭峰山并留有诗文,为圭峰山营造出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宋代范仲淹曾在此处饮酒赏月,留下“安得如圭峰月下,依高松听吹笛乎”的感叹,“圭峰夜月”因此成为“户县八景”之一。</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车子由西安市区一路南行,一驶上环山路向西不远,本来就应该可以看见圭峰山突兀的山峰迎面而来。远远望去,峰顶尖峭、直插天穹,让人有一种高不可攀的错觉。但是今天雾气比较大,三五百米开外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我在这里只能放一张之前路过时拍的圭峰山靓照)</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圭峰山的主峰三面都是笔直的悬崖峭壁,只有西南面坡度稍缓可以攀登。登圭峰山,一般有两条线路推荐:一条是由东边的太平峪进去,从峪中的家佛堂村向西北攀登,登上山脊后向东北方向前进,进抵主峰脚下由西南坡登顶,之后原路返回,全程路途较近,攀登难度较低,是普通游人登山线路。另一条是从西边的乌桑峪徒步进去,然后向东登山,经天生桥到山脊梁上,再折向东北登圭峰顶,最后再由家佛堂下山,全程路途较远,难度系数较大,是登山爱好者玩穿越的路线选择。我们年过半百,又长期缺乏锻炼,自知体力不济,于是就选择了第一条线路。</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我九点半赶到太平峪口的时候,进峪的车子己排起了长龙,足足有五百米有余,等了一二十分钟才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家佛堂村。</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好在我动身早,才比较顺利地抵达了登山口。我约的一个朋友,只比我晚了半个小时车程,结果刚由环山路拐上草堂大道就被堵住了,整整一个小时动也不动,只好调头回去了。</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在家佛堂村路边找到一个停车位停好车,缴了二十块钱停车费,背上背包,踏上一座小桥跨过太平河,沿着“之”字形山间土路开始登山。路边有零星的灌木黄栌出现,叶子己然绿中泛黄泛橙泛红,美艳如刚开始着色的苹果,引得人们驻足观赏拍照。</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随着人们的脚步一点点登高,路两边的树木也高大起来,在人的头顶形成色彩斑斓的树荫顶棚。四周的黄栌也明显密起来,叶子的颜色红艳透亮,形成一簇簇一片片的红叶云霞。走在林木掩映的山路上,看着身边红艳如霞似火、美艳如春桃夏花的红叶,口中默念着“霜叶红于二月花”,直觉得杜牧这诗句简直就是观赏圭峰红叶时做的!</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因为今天有雾,也可能是周围树木高大茂密遮挡了视线,一路看不到“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的大场景。接近登顶的时候,太阳在南天上露出脸来,驱散了天幕上半截的云雾,一道远山的影子上不着天下不接地的浮在半天,让人误以为是“海市蜃楼”,一阵阵的惊呼,一拨拨的争抢拍照。</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登上圭峰山峰顶,仅有不大的一点地方,中间盖着一个方方正正的房子,称作无量殿,四周就仅剩下一两米宽的一圈走道了。天气依然不给力,阴雾笼罩,看不见远处。太阳偶尔露出脸来,由苍凉的月亮似的脸瞬间变幻成耀眼刺目的光芒,扯出上半部天幕蓝天白云的画卷,连绵山头组成的图画仍然浮现在雾海波涛之上。根据时间和太阳方位判断,反复出现的天空山影确实是圭峰之南真实存在的连绵秦岭,而不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span></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20px;">  明媚的阳光稍纵即逝,满天满地的阴雾遮笼四合,二三百米之外什么也看不着。登高望远,南望群山连绵、北瞰平畴千里,只能付诸想像了!(拼几张网友拍的美景大片,聊慰遗憾吧)</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