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来人往(二十九)

宋朝百家第一姓

<p class="ql-block"><b> “第二个媳妇”到家了</b></p><p class="ql-block"> 新车开回来了。</p><p class="ql-block"> 建军亲自驾驶,南村的好朋友坐在身边亲自指挥的。</p><p class="ql-block"> 一路上,建军小心谨慎地驾驶着。风吹起他的衣裳,在身后飘扬,就是一面胜利的旗帜,在随风飞舞。</p><p class="ql-block"> 车轮在路上飞转,身后腾起阵阵烟尘,在路边劳作的人们停下手中的活儿,盯着这两奔驰而过的车辆,流露出羡慕的眼神。</p><p class="ql-block"> 一路“突突突”地开到家门口,刚到门口,金弟就拿出特意买的一挂大鞭,用火柴小心地点燃,像迎接新媳妇一样,鞭炮炸得满地碎红。金弟又把一张大红纸裁成小条儿,建军亲手挥毫,浓墨写上“一路平安”,然后牢牢地贴在车头和车厢后边,虽然那字体歪歪扭扭,但正像建军的心情一样,笑得前仰后合。</p><p class="ql-block"> 大门口,很快就围了里三层后三层看新奇的人群,人们都好奇地看着,“啧啧啧”地称赞着,有人还很羡慕地伸手摸摸方向盘,一个劲地夸赞建军能干,有本事,年轻有为。</p><p class="ql-block"> 建国挤过人群,挤到建军身边,伸手搭在方向盘上说:“建军哥,让我上去兜一圈呗?”</p><p class="ql-block"> “你可别慌,我刚开了十几里路从县城开回来的,即使机器也得让它喘口气吧,改天,改天吧。”建军笑着说,他是心疼车,这可是他的“第二个媳妇”,要好好爱惜的,自己的新车,自己一定要爱护的。</p><p class="ql-block"> “瞅瞅你扣得吧,看得那么紧,你真把它当成自己媳妇了吧。”建国开玩笑地说。</p><p class="ql-block"> “我已经同意了,那是他的第二个媳妇。”金英替建军打圆场。</p><p class="ql-block"> “得,我白说了,人家的真媳妇都不吃醋,我还操的哪门子心哪。”建国的自嘲,引来人们一阵又一阵的欢笑。</p><p class="ql-block"> 等人们慢慢散去的时候,建军端提来了一大桶水,拿了一块抹布,把车头车厢里里外外都认真地擦拭了一遍,就像给新生的婴儿洗脸那么小心,新车再加上刚擦去尘土,放在大门口平整好的空地上,像一个新媳妇一样,端庄文静诱人。</p><p class="ql-block"> 晚饭,建军是在坐在车头上,由金英专门端出来递上去的。</p><p class="ql-block"> 吃完,建军又高声喊着金英再盛一碗。</p><p class="ql-block"> 金英笑着,接过碗去又端过来满满一大碗玉米红薯稀饭。两碗饭下肚,建军抹抹嘴,把碗向金英递过去,金英笑笑说:“没了,锅里已经没饭了。”</p><p class="ql-block"> “已经吃饱了,收碗,嘿嘿嘿。”建军在金英面前依然像个孩子。</p><p class="ql-block"> “没个正形,都快当爹的人啦。”金英笑着把碗接过去,又笑着说:“你的第二个媳妇接回来了,今晚你就在车上陪她吧。”</p><p class="ql-block"> 建军“嘿嘿嘿”笑笑没说话。</p><p class="ql-block"> 晚上,建军真的抱了一床被子,和衣睡在车上。</p><p class="ql-block"> 夜风吹过,他抬头望着满天星斗,在默默地想象着哪一颗是自己,哪一颗是金英,哪一颗是即将出生的儿子,他坚信金英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儿。在那一晚上,他对未来自己的生活做了详细周密的规划,甚至规划到了自己当爷爷的时候:满头白发,一边牵着孙子的手,一边牵着孙女的手,给他们讲讲自己当年自己买拖拉机时的高兴心情,讲讲自己当年是如何没日没夜地创业的,想着想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p><p class="ql-block"> 金英半夜又抱来一床被子,对建军说:“我也睡不着,咱两一起看车吧。”然后紧挨着建军一起躺在车厢里。</p><p class="ql-block"> 建军把自己刚才的奇思妙想讲给金英听,金英忍不住笑出了声,建军赶紧轻轻地捂住了她的嘴,免得惊醒了已经熟睡的爹娘。金英只好用被子蒙住头,偷偷地笑,像个孩子,然后又赶紧捂住肚子说:“不笑啦不笑啦,笑得肚子疼,孩子有意见了。”</p><p class="ql-block"> 夫妻两个并排躺着,一起看着天天的星星,一起寻找哪几颗星星是属于自己的。</p><p class="ql-block"> 建军给金英讲自己在山西下煤窑的时候,就想着凭着自己的劳动给家人和金英创造幸福富足的生活,可惜的是,两人结婚的时候,由于盖房差不多把家底都花光了,没能多给金英买几身漂亮的衣服,他为当时婚礼的寒酸感到愧疚,等有钱了,就去城里照相馆把自己和金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上最满意的衣服,拍几张结婚照。</p><p class="ql-block"> 金英静静地依偎在建军身边,听着建军美好的设想,她感到幸福和满足。</p><p class="ql-block"> 夜风继续轻轻地吹着,天上的星星眼睛一眨一眨地,见证着两个年轻人美好的梦想。</p><p class="ql-block"> 金英头枕着建军的手臂,带着甜蜜的梦想,慢慢地进入了梦乡。</p><p class="ql-block"> 建军听着蟋蟀的鸣叫声,也慢慢地沉入了梦乡。</p><p class="ql-block"> 第二天,天刚亮,建军给金英掖好被子,看着金英甜甜地沉睡在梦乡,他轻轻起身,跨下车厢,去院子里洗把脸,下地给母牛割草了,等回来的时候,金英已经和玉凤把饭做好,盛上,等建军回来吃饭。</p><p class="ql-block"> 村边有一块儿原生产队的公用地,由于去年无人耕种,已经撂荒,建军今天准备去用新拖拉机把它耕种一下。</p><p class="ql-block"> 在建国的陪伴下,两人很快就到了地头。</p><p class="ql-block"> 两人挂好犁子,建军开着车慢慢地先从地中间用犁子打开一道墒沟,然后,来回环绕着一趟一趟地开犁,此时,在车上的建军,满脸洋溢着骄傲和兴奋得神情,与其说是在犁地,不如说是在大地上绣花,那一道道笔直深翻的痕迹,甚至每一寸泥土都洋溢着建军的喜悦。</p><p class="ql-block"> 不到一个小时,建军已经把车停到了地头,真个闲置的土地已经深翻完毕,算算时间,至少比牛耕地快出几十倍。建军暗暗打定主意,他要去找赵海亮,把村民小组的这块儿撂荒地承包起来,决不能让这肥沃的土地就这样荒废下去。</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 赵海亮有些失衡了</b></p><p class="ql-block"><b> 讲故事的人说:穷人无好朋,富人无好邻。总是穷人遭欺负,能人受嫉妒。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 </b></p><p class="ql-block"> 建军当选村民小组副组长后,很多年轻人都乐意把自己的想法和他说道说道,和他白话白话,建军也很乐意和他们把自己的想法交流交流,慢慢地建军身边就聚了一大群同龄人,后来,一些中老年人有啥难处和家务事儿找建军絮叨絮叨。</p><p class="ql-block"> 以前围着赵海亮的那些人,由于能在和建军的话家常中增长些见识,慢慢地也都向建军身边围撒过去,赵海亮慢慢地心态失衡了:他建军年纪轻轻,为啥那么多人都愿意向他身边围围呢,他明显地想不通,明显地不服气。</p><p class="ql-block"> 赵海亮就利用职务之便,在农业税上小动手脚,对于热心围在自己身边的人,用减缩土地面积等不同的手法减少了他们要上缴的农业税和提留款的数额,那些得到“实惠”的人,很快就又“回流”到了赵海亮身边。</p><p class="ql-block"> 村民的大量“回流”,仍然不能完全让建军成为孤家寡人,赵海亮又从几个以前围在建军身边的人,诱导他们说出建军和他们聊天的时候都谈论什么。</p><p class="ql-block"> 几个不明底细的人就实话实说,说他们谈论了农业税和提留款过高,农民负担有些过重,还说,要利用农闲时间,走出农村,去城市打工等等。</p><p class="ql-block"> 私下谈论农村政策,这可是大忌,有蛊惑人心之意;鼓动村民走出去,到城市里打工,这是荒废田地的错误方向,赵海亮觉得他抓住了建军的思想要害。</p><p class="ql-block"><b> 有些事,不上称也就四两重,一上称就是千斤重。</b>赵海亮去了一趟村委会,和村委主任详细谈了建军的思想问题。</p><p class="ql-block"> 村长专门要建军去了一趟村委会,就他的思想问题进行了一次严肃的批评。</p><p class="ql-block"><b> 后来事实证明,建军说的是事实,八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农民的负担确实过重,很多的农民为了生计,利用农闲时间到城里打零工赚钱,这确实也没有违反那条法律,但建军却被村委会提出一次警告。</b></p><p class="ql-block"> 赵海亮的这一招确实高明,就这样让建军在村委会中“年轻有为”“敢想敢干”“带头致富”的一系列闪光的评价,都全部取消了,成了村委会的一个“问题”组长,很多的工作,村委会就直接下派给赵海亮,基本上让建军“靠边”“清闲”了。</p><p class="ql-block"> 建军倒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自己问心无愧,农忙时,在地里忙,对于上门求助的,能帮尽量帮,农闲时,开着四轮拖拉机进城揽几个运送建筑材料或者给供销社运送农用物资的活儿,收入还是直线上升的。</p><p class="ql-block"> 看到建军家的一系列变化,赵海亮容易失衡的心,又一次偏斜了。</p><p class="ql-block"> 他再一次找到村委书记和主任,吐槽工作太多,帮手不够,建军只顾自己的事情,对于村民小组的工作很不热心,希望在村委会的支持下,改选小组副组长。</p><p class="ql-block"> 就在改选的前夕,有人向村委会反应,赵海亮利用自己的职权,对自己的亲支近派采取一些不正当的手段,使他们少缴农业税和提留款,这也是一个重大的事件,村委会临时封了村民小组的土地账册,抽查一些农户的土地面积,重新丈量,结果发现,账册和实际土地面积对不上。</p><p class="ql-block"> 村委会决定一户一户重新丈量,按每户实际土地面积重新核算农业税和提留款的数额。</p><p class="ql-block"> 这件事情,本来是把好牌,结果却由于赵海亮自身存心不良,引起东窗事发,本来是想好好打压一下建军,没成想,却成就了建军。</p><p class="ql-block"> <b> 讲故事的人说:害人如害己,害不到人家却害到自己。赵海亮本来人品还不错,可为了个人的一己之私,落得个名声扫地,往大里说,这是以权谋私,往小里说,这是小肚鸡肠。这真是人在做,天在看。但有的时候,老天爷也是不公平的,造成了让人唏嘘掉泪的悲剧故事。</b></p> (关注我 听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