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W.G.32291229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文字:WG;</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span class="ql-cursor"></span>照片:WG、网络;</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5px;">音乐:《传奇》李健。</span></p> <p class="ql-block">深秋的曲江,晴空万里;慵懒的秋日,一片金黄。悠然度步到曲江寒窑遗址,崖壁上的爱情故事 林林总总---有的恩爱甜蜜,有的悲切唯美~这恒古不变的爱情主题 把我的思绪,又带回到141的青春时光……</p><p class="ql-block">1、缘分是“不期而遇”</p><p class="ql-block">回厂后,上班是忙碌的,下班是孤独的。单身宿舍里熟悉的面孔已经不多,大都名花有主。</p><p class="ql-block">有天上班,技术科那个 LSL 跑到办公室,见着我们惊异地瞪大双眼:“几天没见,又来这么多大学生?”忙完他要办的事后冲着我们:“你们都有对象了吗?”</p> <p class="ql-block">看我们笑着没吱声,他说:“别看你们大姑娘、小伙子,现在都还青春靓丽!”说着,抄起教鞭指着墙上的中国地图:“你们看这中国地图!在学校时,你们的选择天地是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但如果那时候你们没去选,回厂啦那可真对不起!”他边说,边在东三省地界画了个圈:“你们的选择余地,就只剩下这东三省了!其他地方再大,可与你们无缘喽!”</p><p class="ql-block">说着,伸长了脖子冲我们几个眨眨眼:“141可是仪表厂,姑娘有的是,小伙子可不多呦!如果你们再挑三拣四,看这个不合意、那个不入眼哒~那你们的选择余地,可就只剩下 哈尔滨的南岗区喽!”说完扔下教鞭 呵 呵 呵滴 笑着走啦……</p> <p class="ql-block">那时我家:老爸在天津,老妈在西安,二个姐姐都在北京,我弟当兵在兰州,我一人在汉中。所以,妈妈一直希望我能调回她身边。既然要走就不能在厂里考虑,因此老妈就四处托人给我物色“对象”,我也一直积极申请调动。</p><p class="ql-block">有一次我探亲休假,那几天我跟单位招聘似的,二天连着见了仨人。期间,介绍人使出吃奶的劲儿 热情拱火,我却不为所动---总不能为了要回西安,就瞎凑合吧?不凑合就意味着,要自己想法解决!可在这山沟里,巴掌大的天底下,能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呢?那时,厂里也不时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觉得挺难堪---不去,把人得罪了;去吧,实在不知拿啥说辞来推脱。</p> <p class="ql-block">思来想去,觉得不能太被动,得学习厂里那些“有胆量的”,瞄上谁?要敢于出击!据说LD,当年就是主动向FGP表白,成全了自己的内心所爱!XLQ也是勇于在大食堂门口堵住CGH,向他递上情书表白!</p><p class="ql-block">对哒,要向她们学习,勇于出击!可真要付诸行动我就蔫儿啦~始终摆脱不了性格深处的矜持和羞怯,怎么都扬不起 “新女性”的“果敢”!就这么拖着,蹉跎了岁月、耽误了自己,竟拖成了 “南岗区” 没人要的黄花大闺女!</p><p class="ql-block">真得感谢所里的“月老”!那时,他们积极地为这些“孤男寡女”们,承担起“牵线搭桥”的义务。组长和他老公,就“张三搭李四”地忙活着。</p>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有一天,Z老师兴冲冲把我叫到一边笑咪咪地:“我们室的***这小伙儿挺能干,他对你印象很好,你看咋样?”我笑笑没表态。他接着:“你好好考虑、考虑再告我,好吗?”我点点头,他有点落寞的走了…… 组长生气地呵斥他:“真是乱点鸳鸯谱!”那时,组长正把她认为合适的“组合”,积极坚定地推进撮合,其他人也乐得积极配合。</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18px;">那时,老孙是所里党支部青年委员,我是团支部书记,工作上有一定的交集。可能,这就是“不期而遇”的缘分吧?!</span></p> <p class="ql-block">2、人生的一路陪伴</p><p class="ql-block">老孙与我同在元件室,他在电源组,组长是西军电毕业的JZZ,六五届高材生。一个整天不吭不哈沉迷于工作的老实人。</p><p class="ql-block">老孙是中国科技大学遥控遥测专业七二届工农兵学员。接触后发现,他为人正直、忠厚上进,执着肯干,低调儒雅。类似的家庭和学历背景,使我们三观相同目标一致,有着共同的追求和话题。他不卑不亢、我行我素,异常低调。这样,越发让我觉得他与众不同、踏实可靠,是值得托付终生之人。所以愿意郑重其事地与他交往。多年后,他说那时是,“姜太公直钩钓鱼---愿者上钩!”而我,就是那个傻乎乎“甘愿上钩的鱼”啊!</p> <p class="ql-block">那时,我借了本《笠翁对韵(上、下卷)》,当我翻开第一页就被这:“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朗朗上口而工整的对韵所吸引,真是爱不释手。但,那书毕竟是人家的 迟早是要还的。况且,那是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的书啊。这咋办?想想没辙,只能把它抄下来!</p><p class="ql-block">抄书看似简单,其实是对你毅力的极大挑战。果不其然,书才抄了几页,我就有点耐不住性子,开始厌烦~常常抄着抄着就发开了愁:哎呦!咋这么多呢,啥时候是个头啊……他看着我笑了:“不然,我来帮你抄?”我顺势将这“艰难的任务”推给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不知熬了多少日夜,工整的小字抄了大半本~真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啊!</p> <p class="ql-block">记得好像1980年吧?由于表现突出,老孙被厂里破格奖励,提薪升级。我们都非常高兴!</p><p class="ql-block">但没过两天,所里就有风言风语传出,说这次提薪只给老孙升了半级,这是对工农兵学员的不公平歧视,应该找厂里理论!否则,以后别人也会因他的标杆而受到牵连。我听后非常生气,就跟老孙说,“不然去所里说说清楚,免得被人说三道四,还影响别人提薪的幅度。”</p><p class="ql-block">他听后怒了:“这本来就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和奖励,我有什么资格去跟组织上讨价还价?要去你去,我坚决不去!”随后,把门重重一摔走了~我一下愣了!这都哪跟哪啊,凭啥对我发这么大脾气?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气哼哼地追了出去……至今想想,我都觉得“挺冤枉”!</p> <p class="ql-block">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往往有一个“了不起”的女人。而我的背后永远站着,这个不言不语、默默奉献的老孙。</p><p class="ql-block">从三线厂调回西安后,我俩专业全丢了。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浑浑噩噩混日子!在国家政策和老孙的支持下,我毅然下海创办了民办企业。赤手空拳打天下的日子,却是异常坚难…是他,以责无旁贷的使命,带领年轻的工程技术人员,为公司承担起安装和售后服务的半壁江山。是他,以刻苦钻研专业技术的率先垂范,以对工程质量精益求精的踏实作风,不仅赢得了员工们的尊重和爱戴,最终还赢得了公司的信誉,客户的订单。</p> <p class="ql-block">是他,用自己并不厚实的肩膀,帮我挑起了,即是儿子、父亲,又是母亲、丈夫的家庭重担。</p><p class="ql-block">父母病重时,他楼上楼下、连背带抱,不分昼夜、精心守护,尽到了做儿子都未必尽到的孝心!我们儿子他一手带大。儿子的大事小情,嘴里喊的永远都是:“爸爸,爸爸!”他身体力行,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孩子做着表率---教他怎样认认真真做事,如何堂堂正正做人。也让我深深感受到:“有人牵挂的漂泊 不叫流浪;有人陪伴的哭泣 不叫悲伤;有人分担的忧愁 不叫痛苦;有人分享的快乐 那叫幸福!”他就这样不言不语,为我们大家、小家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和爱!感恩老孙:人生路上有你陪伴,真好!</p> <p class="ql-block">3、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p><p class="ql-block">在他之前我曾谈过一个男友。七四年开学不久,二姐来学校找我。我从教室出来:“啥事?”她笑笑:“跟我出去一趟,好吗?”我正上自习 回去把书包一拿,跟二姐出了校门。姐夫笑眯眯迎过来,旁边还有个当兵的小伙儿。姐夫:“介绍一下 ***,”我伸手:“你好 LWG!”他将手在军装上蹭了二下,刚伸出还没等握着就又缩了回去,从脑后把军帽往前一推 遮住脸,不好意思地笑了~“还挺逗!”这是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p><p class="ql-block">到饭店,刚吃一会儿菜都没上齐 姐姐姐夫就溜了。我俩慢慢聊着~他告我,他在47军当兵,陆军。他家在**部大院,是从小跟姐夫玩儿大的发小。因从小崇拜军人,对他身份很认可!</p> <p class="ql-block">姐夫老爹与他爸都在**部,是多年的老上下级关系。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后来互留了地址和电话。此后,开始了近两年的鸿雁传书……</p><p class="ql-block">七五年,他爸解放重回领导岗位。他说准备复原回北京。看他决心已下,我啥也没多说。不久,他复原回了北京。临走前,我再三叮嘱:回去后,没事多读书学习,把过去拉下的功课补上,有机会还是一定要上大学的!刚回去有段时间,他每天上午在家看书复习,下午去体育场锻炼身体。再后来,他逐渐不提看书学习的事情。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他坦白说不想上学,因为根本学不下去。这令我极为失望!</p> <p class="ql-block">后来,他告我他去了**仪器厂,在搞测斜仪。他来找我,心事重重欲说还休,除了公事就是想试探---“还有无可能 再续前缘?”最终,我明白了。但是,已再无可能!</p><p class="ql-block">因为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缘分使我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p><p class="ql-block">1981年11月26日我和老孙结婚,至今已携手走过41年的风风雨雨。四十多年来,从生活的磨砺中我们读懂了---“婚姻,是需要用心经营的!”悟出了:“其实,每个人都是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所以都是有缺陷的!有人缺陷比较大,那是因为,上帝特别钟爱他的香甜~”</p> <p class="ql-block">其实,两个人的感情就像织毛衣,编织的时候一针一线,耐心而悠长。但是要拆时,只需轻轻一拉,全都玩儿完……</p><p class="ql-block">深秋的曲江,晴空万里;慵懒的秋日,一片金黄。悠然度步到曲江寒窑遗址,崖壁上的爱情故事 林林总总,让我不由地想起了:“人活一世,生命匆匆。所以,愿你我将生命照看好,将灵魂安顿好。愿在不长的岁月里,有个供养灵魂的人---陪你立黄昏,问你粥可温;携你从清纯窈窕,走到鹤发飘飘……”</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