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特大洪涝灾害是永年县有气象记录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灾害,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由于我们良好的防疫消杀工作,今年对流行病调查和虫媒监测来看,发热、腹泻和虫蝇数量却是历年来最低的,爆发疫情的概率也是历史上最低的。能取得这样的成果,是和我县的疾控中心主任马树奇分不开的。
马树奇向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李志刚,县委书记杜树杰汇报防疫消杀情况
7月19日晚,永年县发生了特大洪涝灾害。20日凌晨4点,刚刚上任不到4个月的马树奇紧急召开了疾控中心全体人员参加的抗洪救灾会,由于提前有准备,启动防汛抗洪预案、成立卫生应急队、组建防疫小分队等工作一气呵成,顺理成章,忙而不乱。随后,马树奇跑到应急物资储备库,查看了已筹备的灾后防疫物品的种类和数量,了解到灾情可能很重,现有的10余种物资和4辆防疫车辆,可能不足以应对这次防疫任务,为了能保证灾区有足够的药物,他连夜跟市疾控沟通调配了2吨漂白粉,同时加班加点印制了15万份卫生防疫告知书,当看到物资基本能满足救灾之需时,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21日,路上的积水还没退完,根本看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沟,即使水退的地方淤泥也很厚,他不顾道路泥泞,亲自带队去灾区送防疫物资,走到半路车都开不进去,同事们都劝他不要去了,他却说:“现在灾区最需要我们的物资,无论如何都要送到。”就这样,他们踩着尺把深的淤泥,肩背手提几十斤的药品,硬是把防疫物资送到了灾区。全县重灾区涉及9个乡镇91个村街,他带领疾控中心防疫人员每到一个村,都要为受灾群众发放发热、腹泻等药品,时刻为群众的身体健康着想。
这些天,马树奇每天早早的安排好各应急小分队的工作后,就和应急小分队一起深入受灾乡镇,为灾民讲解消毒防疫要点,指导大家开展消毒防疫工作,每次都要干到深夜才回单位,饭都顾不上吃一口,就要听取从灾区赶回来的同志们汇报工作,接着他还要研究第二天的防疫工作安排,天天都要工作到凌晨。他到疾控中心上任之前,一直在临床一线工作,是一名优秀的外科大夫。在这次防疫工作中,因为每天都要到天河学校临时安置点做消毒防疫工作,每当看到生病不舒服的灾民时,他都不忘“救死扶伤”的信念,一定要亲自给灾民诊治,还给灾民留下自己的通讯方式,好几次凌晨他刚刚忙完准备休息一会的时候,灾民安置点就打来电话,说有病人需要救治,他二话不说就赶过去了,等他忙完,天都快亮了。十多天来,他没有睡过一夜好觉,没有吃过一次像样的饭菜,早餐顾不上吃,中午都是在村里随便啃个馒头或方便面,晚上回来就是凌晨了,早已累的直不起腰,还没等饭热好,人就已经累得睡着了。
在这次洪水中,曲陌乡有三个养鸡场因为地理位置太低被完全淹没,4.5余万只死鸡泡在水中,由于水太多根本无法清理,消毒工作一直没有办法进行,水体被严重污染,如果不能及时对水体进行消毒,将存在很大的防疫安全隐患。为了能给鸡场及时的进行消毒,排除隐患,树奇四处协调,调来了一艘冲锋舟,利用冲锋舟进入鸡场。他和疾控中心的几个工作人员,顶着36度的高温,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装备,为鸡场消毒整整干了一个下午,当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从鸡场出来时,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衣服脱下来一拧,汗水花花的往下流,人人都处于虚脱的状态。别人都劝他喝点水休息一下,但他却说:“我还得去刘营镇,那边还有几个水坑需要消毒。”原来,刘营镇榆林村有几个大水坑发现有动物尸体,打捞上来后,水体急需要处理,否则会存在防疫隐患,白天那里一直堵车,根本过不去,他想趁现在天黑了,过往的车少了,赶紧带几个人过去给水坑消毒,解决这个隐患。他匆匆的给一个副主任交待了一下工作,就离开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等他把榆林村的几个大水坑全部消杀完后,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消杀现场回来时,累的几乎不能上车。他就是这样,不是忙碌在解决问题的现场,就是奔波在去解决问题的路上。
“灾情就是命令,灾情就是召唤,我们一定要切实做好消毒防疫工作,这是一个良心活儿,我们一定要做好群众的守门神,对得起全县的父老乡亲,对得起我们的工作,对得起我们的良心!”这是马树奇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这次抗灾防疫工作中,他一直冲锋在前,很多工作的细节都亲自过问、细致把关。在灾区,群众看到身穿防护服、肩背喷雾器的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都亲切的称他们是秦叔宝、尉迟恭,是他们心中的守门神。经过十多天的艰苦努力,我县的卫生防疫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截止到8月1日,疾控中心共指导91个受灾村消毒479.2万平方米,其中有87个村进行了终末消杀,通过了安全评估,其他4个村正在进行终末消杀,同时他们还监测水窖7870个,水站8个,水井126个,使群众喝上放心水,吃了定心丸。马树奇带领疾控人员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为全县老百姓做好卫生防疫工作,当他们的健康守门神的承诺。
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对农村水井,水窖等饮用水源进行取样,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