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长在七十年代,那时,照相机和摄像机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奢侈品,手机、电脑和网络更是天方夜谭,因此,能够留下可做纪念的东西少之又少。我庆幸自己从小喜爱画画并习惯于保存下来,可以让我重温年少青春的美好时光。

小学时期

记得6、7岁时,我用粉笔在地上画了一个钱笑呆版本的白骨精,母亲看到了非常惊讶。自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必画。
上学后,放学的第一件事是画画,然后才是写作业。可惜小时候不懂得保存,现在留下的最早的画本是小学四年级的。
  我只爱画古装女子,或随意画,或照着小人书画,我都称之为“古代人儿”。画本多数是用工厂废弃的图纸装订的,用铅笔在背面画,所以现在看着有些模糊,纸面也不是很白。

京剧人物

《林代玉下山》,那时还没读过《红楼梦》,以至于名字都写错,只知道林黛玉很美,结局很悲惨。

凡头身比例比较正常的,肯定是临摹的。

《莺莺听琴》,临摹王叔晖版的西厢记

初中时期

头身比例趋于正常了

《西施》

《美人踏上歌舞来》,临摹黄均老先生在某本古代诗词书中的插图。

《罗袜绣鞋随步没》,临摹黄均老先生在某本古代诗词书中的插图。

《李白》

《李白》

《文天祥》

我给某个画本画的封面

《白骨精》

《貂蝉拜月》

1983年春节画的,初中一年级寒假

《嫦娥奔月》

《安徒生》

安徒生童话里的人物

《嫦娥》

《林黛玉和紫娟》,那时陈晓旭版红楼梦还没搬上荧幕,我画的林黛玉居然和陈晓旭的发型一样(见下图),我是不是应当从事电影古装人物设计呀!

《红楼梦》对我的影响太深了,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害怕长大,怕父母包办婚姻把我嫁给不喜欢的人。

《白发魔女》,当时的电影

《我的爸爸》,没学过素描画成这样很不错了

《西施浣纱》,怎么感觉像白骨精拎筐馒头呢。年代太久,画页已经破损了

《中会寺》,唯一的彩色风景画

高中时期

《黄蓉》,那时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红遍全国,我最爱里面的黄蓉。这本书我反反复复读了8、9遍,女生最爱的琼瑶小说却一本也没读过。

《嫦娥奔月》,嫦娥题材的何其多也

《拍鼓舞女》,取材敦煌壁画

这幅画的是船上的女子在湖中采莲,在碰到莲花的刹那,莲花幻化成了一个女子。
当时画着一定觉得很好玩,但是幻化的莲花女面无表情,看来好诡异。

《浣纱遇友》,一直觉得左边的女子神态特别美好。

后仰的身姿画得还挺到位吧?最满意扬起的左手,当时应该是费了好大的功夫,

居然画过一副关于古琴的画,真是太令我惊讶了!奇怪的是,古琴两端为什么有两根线呢?研究了半天,我猜当时一定是先把人物和琴画完了,突然发现桌子画不上去了,只好画了两根线将琴吊起来。

《吹箫引凤》,我现在学的两种乐器居然都曾出现在少时的画里,冥冥中注定啊。

临摹

《貂蝉》

大学时期

大学期间的某个暑假,学了将近两个月的素描,此后画风改变,不再只画“古代人儿”

安徒生童话《野天鹅》的插图,欧洲古典画风

《大卫》临摹

临摹

《自画像》,最满意两条眉毛的处理,现在都不见得能画上来了。

我的堂弟

临摹

临摹

临摹

临摹,上课开小差用圆珠笔画的

临摹

毕业后

参加工作后,学了几个月的工笔画,只完成了这么一副工笔人物画,太费眼睛了,以后再也没碰过工笔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