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街


灯光太吵
我只要
月亮挂在我的影子上
路人往来,徘徊

在世界之外

莲花正自然的生长

我听见叶子燥热的心跳

我听见草尖抓一把露水

醉倒了浮生

我听见一些参悟不了的惑

还在皈依的路上

如果心空生慧

慧能生什么


很多时候,就这样

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街

走在长长的夜,就这样

看月光如何洒满

莲花瓣上




一条河


我去过的地方很少
游历贫瘠的让人心慌
我没到过真正的黄河
那才是梦可以
放肆的地方
但是我知道
每个人的心里
都住着一条河
或奔腾咆哮
或舒缓流淌

有的河很深,深到
淹没了自己
有的河很浅浅到一场雨
就能令他决堤

一条河流到心上
人就成了大海
水流穿行在身体,心
不再枯萎

如果有一天
你看见有颗泪滴
在干裂的河床上留恋张望
那是一条河干了
倒下的人,在哭泣

那一场大雪纷飞


还没做好准备
风,已像浅灰的墨汁
灌满身体每个缝隙
一场大雪纷飞
景色戛然而止

迷失在岔路
脚步结冰失去平衡
腿骨和岩石
清脆的撞击,疼痛
让黄昏大口喘气


我已行将倒下,跌落
尘埃的刹那
蓦然发现
天边一抹云彩彤红

在你的句子里等你


搁浅的河流
丢了对岸
你模糊的脸
绯红中逃之夭夭
我对着空气写字
等来龟裂的虚词


一切回忆
是从前咬碎的骨头
唱着老歌
挂在初冬的枝桠
久久不肯散去


这个城市又在下雨
于是所有念头
生出了道理
我用伞撑出一片
空落的湿地
屋檐下行路的人
洇透一声叹息


等待雨
是伞一生的宿命
而我注定
已画地为牢
在你的句子里等你

四月的鱼


夜风渐浓的时候
我在四月的缸底
隔着玻璃
屏住畅游的呼吸
看微醺的河水
用一层层乍暖还寒
淹没这季
晚春的游弋
天空很静
没有星子的迷离
我陷在水里
收起整夜梦呓
连同水草开花的声音
卑微的
悄然无息

我是一只古老的鱼
漂浮在平静的城里
扯片小小的涟漪
填满七秒记忆
偶尔吐出几个泡泡
只是水里的空气
点燃了过去

世界那么大


车子转弯的瞬间
我看到了它
秋天的枝桠上
一只鸟
安静的望着我
临风而立
羽色鲜艳

我注视着它
越来越远
秋深处
散乱的彩虹
铺满山谷


这山里从未见过
那么美的鸟
当地朋友说
我的心
蓦地动了一下


后来
几次回去寻找
再没看见
那孤单的影子


世界那么大
天空很远
我想我们
不会再遇见

雨刷器


我们私藏了
闪电和云的泪滴
以至于手臂
不停挥舞
画不出一圈
完整的轨迹

半身涟漪的思念
急促无力
即使步履一致
走了千万里
你忧郁的背影
在我身边
依旧遥不可及

秋雨湍急
哀怨与生俱来
湮灭岛屿
一片海,在
咫尺对望的指尖
决了堤

我只想沉默不语


很多时候
我只想
沉默不语
安静地揣些思念
忽略另一些存在
它们不需太多时间
只是总会被自己
黯然提及
比如蹲在角落
看一片薄凉积雪
天黑之后如何消融
看风里残荷枯朽
是否还有
留白的倒影
看树上被丢弃的蝉蜕
记忆里反复
遗留的阵痛
看故乡把月光掩埋
及至泛黄,刨出激动
或笨拙的文字

生命绽开众多前世
在亘久的静寂之前
它们和我一起
短暂安慰着
匆忙行进的肉体

矛盾体


此刻,灯光幽蓝
思考,变得毫无意义
我赤着脚,倒一杯
红色的酒,一些妖娆
便走进画里
说过的,我不会经意
想你,也不去考量自己
这是我要的自由
能持续多久
取决于一只鸟飞翔的距离

不要盘诘我关于,爱的话题
一座建筑的倒塌
源于日积月累的细节
那些脆弱的,疏于把握的
微小颗粒

只是,你的麻衣飘飘
你的长发白裙
还有一起种下的
天空和流云,总被我放下
又忍不住提起

安静


夜很深的时候
人也下意识地安静
一盏薄薄的灯光
成了这个房间
唯一的词汇
穷于表达的我,和它
在黑暗中逐步冷去
一些热度话题
攀进的不再盲目深刻
譬如,关于昨天
关于明天
关于对与错

一些历史与臆想的描述
或多或少都存在
反刍陷阱,甚至会被
推到灵魂高地
进行斗争,和批判
弄得身无完肤衣不蔽体
实在是危险
所以暂且不在
今夜思考的范畴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擅长
歌颂和赞美
无法用迟钝的修辞
粉饰今天的锦上添花
就像此刻
目光所及之处,那些
平面或直角的投影
始终拼不出
一个完美的圆

于是,在虚废了大把光阴
之后,面对墙壁
我们一致决定:
无以言说的,不如省略




文字/西卢 摄影/西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