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30


  万卷古今消无影,一窗幽梦送流年。
  时间犹如音符,漂浮在五线谱,跳动在琴弦,流失在指尖。如一缕青烟消逝,化作记忆温暖,莫恨流年似水,只恨消残蝶粉。

一片花海,红了,紫了,艳了,醉了一簇彩蝶,翩翩起舞,暗香浮动。
  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繁花早落去。一阵清风,几片落花,几只枯蝶,碎了一地繁华。

  夕阳看又别,空剩当时月。夕阳的影子在记忆中摇曳,凄凉寂寞。寂静的光辉平铺,最终还是拖着血红的裙摆跳下地平线。
  余晖散落,笼罩了那座空城,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四周的老树愈见苍幽,野草荒藤茂盛得自在坦荡。

  丝丝凉风流动着,此时古城脱离了尘世的繁华,再无一点喧嚣,只偶尔传来几声空荡荡的虫鸣,那声音寂寞得如一间空屋。
  明月正在一点一点慢慢地爬升,月色静静地流泻,为大地覆上一层轻纱。夜风一阵紧比一阵,谁知梦里花落多少?风不定,人初静,或许明日落红已满径。

  只有情怀,曾几时,秦时明月,汉时衫。一曲光阴苍老了容颜,遗失了岁月的方向,旧城已空,只是那缕情思,不似旧时。
  “当天上星河转,我命已定盘,待绝笔墨痕干,宿敌已来犯,我借你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一曲《宿敌》,将恩怨情仇淋漓尽现,天上星河,终究是一场宿怨。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蓝色的光辉,拂去红色的风尘。一步千年,夜幕下,一串紫色的风铃伴着一袭绿色的梦,远古旧城,便是时光的沉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