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阅作者包红霞的《走进甘南》,宛如又慢慢去到素有“青藏窗口”、“让生命感受自由”之称的九色甘南,并痴梦于其中。我即刻打开相册,阅读零碎的文字记录:那缥缈而纯净的山水,那庄严而神圣的寺院,那虔诚而质朴的人们,霎时映入眼帘,且显得淋漓尽致。同时,借助《走进甘南》让我更加了解甘南的过去和发展状况。那是我去年“知己行”的—次计划旅程,与其他旅行不同的是,少有纯粹性的旅行过程的内容记载,而是侧重于读山、读水、读人、读己,留下了些许感受。编写此拙作,便于留存回忆和鞭策自己。

  此行30多人,来自四面八方,既有离退休的长者又有风华正茂的青少年,大家互敬互助如一家子,围坐吃饭饮茶时,有的赞叹美景,有的感叹神奇,有的交流趣闻,当然也有深化情感的。9天时间下来,我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可谓受益良多。团友彼此间的情谊犹如阳光普照而满满的,我不敢说摄影有所收获,但至少丰富了拍摄经历,更重要的是:我正视自己的勇气大大提高了,特别是敢于直视自身的缺陷、不足和失败。我想,这就是此行的最大收获。

  凝望庄重肃穆、宁静祥和的寺院,驻足注视建筑细节,随同虔诚信徒去到世界上最长的转经长廊,转动古老经筒,为家人和自己祈福……这就是藏学府拉卜楞寺,它位于有“东方梵蒂冈”美称的夏河,系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

  信仰就是力量,坚持信仰,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我所理解的信仰就是做好本职工作、常怀感恩之心高于自己的欲望,尽心尽责干好份内事,这样,“常回家看看”、“回家吃饭”就会更动听、更味美。

  清晨,我带着未目睹拉卜楞寺第一缕阳光的遗憾出发,大巴车驰骋在美丽的桑科草原上,蓝天白云下,四周群山环绕,肥壮的牛羊悠然自得,绿草鲜花浑然—体,激情的游人卧地撒欢,心绪也随风飘舞。

  —番追光逐影后,面朝广阔草原,我点燃—支香烟(不当行为)席地而坐。
  阳光经过丛林会减弱光强度,体感舒适柔和;人的生活通过适当过滤,相信也会变得更加丰富多彩,更加有意义。

时而烈日当空,万道光芒,光影鬼魅。
时而乌云翻滚,下—场及时雨。
  时而云雾缭绕,恍如云中。
……
  这就是被探险家洛克称之为亚当与夏娃诞生地的扎尕那,这座以天然岩壁构筑的“石城”,地处高海拔地区,天气瞬息万变。

  穿行石匣里,更喜欢围着纱幔的山峰。

  因天气缘故,我们没有前往常规路线探寻深处的石林与仙女湖,而是由当地村民领路爬山登高,领略她的另一面。

  若尔盖大草原,有着“川西高原绿州”之称,连绵群山,广袤草原,蜿蜒河流,似—幅超大型的风景画。我左顾右盼,弄得脖子有些不适,赶紧来段保健操,略感舒适。

  七月的花湖,虽有部分花蕊离开了花朵,似—阵风、—场雨光临过,痕迹尚新,但依旧暗香残留。

  栈道两旁的湖畔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五彩缤纷,留恋无比。

蓝天碧水,倒影迷人。

  暂别若尔盖大草原,来不及缓解疲惫,另类景象闯入视野。

  行程过半,有团友赞叹:甘南,心中的香巴拉!可谓名副其实。
  我可能受年龄、经历或摄影风格等因素影响,才不免注意—些风景以外的东西。

  想要观赏“九曲黄河第一湾”的全貌,需爬上海拔近4000米的观景台,虽然只需登高200米,但也气喘吁吁,可是随视线变化,九曲的形与韵越发明显。

落日景象,心动不已!

  瓦切塔林一一第十世班禅大师颂经祈福之地,庞大的帐篷式的经幡迎风飘舞。

  往返两次停留位于红原大草原的月亮湾,恰逢阴雨天气,虽然天公不作美,也不是月圆夜,但心中装有“天上月明、地上月亮湾”的意境,还有何求。

  正如《走进甘南》在序中写道:“世界虽然是混沌的,却也是完整如—的,阳光灿烂是它的—部分,太阳照耀不到的—面同样是它有机的组成部分。”
  “明媚”没必要嘲笑“暗淡”,“暗淡”也大可不必羡慕“明媚”。人生旅途又何常不是呢!

  “—片花海—汪湖,—尊神山—抹雾”是年保玉则特殊地理位置所形成的奇特壮丽景象。它位于青海境内,海拔约4000米。

宁静隽美的山水

祭湖仪式

游湖喇嘛

  面对远方屹立的神山和宁静的圣水,慢慢走近你……我想,此刻表达崇敬之情的很好方式就是静思。

  

  郎木寺并非—个寺院,而是—个地名叫郎木寺镇,被—条细小的白龙江分为两部分,甘肃的“甘丹赛赤寺”和四川的“格尔登寺”隔江相望。

红崖石景观

正在看手机的喇嘛

郎木寺晨景

  甘南合作市的米拉日巴佛阁,系藏传佛教噶举派在安多藏区最主要的寺院,楼高共九层,建筑气势宏伟,金碧辉煌。

九色甘南,因我尚在醉梦中,讲不出再见!

谢谢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