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自贡沱江流域盐运古镇(四)狮市

色香味(丁浩)

由牛佛顺沱江南下20余公里就到了狮市。狮市也是沱江边因盐而兴的一处集镇和水码头。 在四川一众古镇中,狮市古镇是没啥名气的存在。我在近20年间寻访川内古镇过程中,狮市这座小众古镇也是第一次涉足。濒临沱江的狮市古镇 狮市古镇位于自贡富顺县城之北10公里沱江之畔,是四川省历史文化名镇。狮市古镇当地人称 “狮子滩”。关于镇名的来由有一传说:很久以前,这里的沱江岸边住着一个狮群,狮王和它的臣民惬意地生活在这里,日子过得非常舒服。然而有一年夏天,狮群到沱江中石滩戏水纳凉,突遇洪水暴发,狮群瞬间被吞没,唯有狮王侥幸逃生。这以后,狮王不吃不喝,终日守在江边哀嚎,最后竟然化作一座山头在江边伫立守望。从此,人们就把江中的险滩叫做“狮子滩”了。俯瞰狮市古镇 清代,随着湖广填四川的大量移民涌入,以及自贡盐业渐盛,沱江作为主要的盐运水上通道,狮子滩逐渐形成码头和集市,这个集市遂取名为 “狮市”。狮市古镇布局呈折尺形,一条老街沿河而建,上溯百余米后折而向东,这也是地形使然。 狮市古镇老街一景。<div><br></div> 狮市古镇在清朝中晚期发展到了高潮,因移民文化的影响,修建了“三宫五庙”,即天后宫、禹王宫、南华宫,以及川主庙、文昌庙、药王庙、鲁班庙和牛王庙。可惜随着上世纪水运的逐渐凋敝,盐运水路辉煌不再,狮市也逐渐冷清败落,三宫五庙也因年久失修而大多倾毁不存,现在能看到的只有川主庙、天后宫等少数了宫观了。 天后宫过街楼 盐运兴盛时期颇具规模的盐坊 老街在盐坊处拐了一个90度的弯,盐坊现在是挂牌的文物建筑。 狮市古镇受地形的影响和限制,只能于江边山麓依势而建,形成“街宽不过六尺,地平不过六丈”的特色。从江边沿古镇老街拾级而上,按当地居民诙谐风趣的说法,就是“步步高升”。<br><br> 石板路沿山脊布局,街道因此不仅陡而且窄,最窄处仅有1米,仅容数人错身通行。窄的地方,两边伸出的屋檐几乎就要重叠在一起,令人生出 “一线天”的感觉来。 逼窄的老街巷拾级而上 很有特色的老街“一线天” 寻访狮市古镇,走在窄窄的青石板老街上,目之所及,两旁的建筑大多一楼一底,木构青瓦,呈现出典型的四川民居风格。偶见青砖垒砌、石刻雕花、勾栏飞椅、翘角高墙的处所,那一定就是宅院宮庙的标志了。 胡家祠堂结实的院墙 川主庙一角 天后宮风火墙 古镇中现在保存下来的宅院仅有胡家祠堂尚可一观,维修后已辟为书画室,门匾题“狮缘堂”三字,但大门紧闭,未得入内观赏;而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袁家大院则遍寻不着,向当地居民打听,指前方不远处被彩钢板围起来的地方说已经垮塌了!令人感到遗憾。 庆幸的是建于清嘉庆五年(1800年)的川主庙主体建筑保存基本完好,供奉治水有功的蜀郡太守李冰的大殿近年经过整修,颇具威仪。万年台还是原来的老东西,睹物思景,可以想见当年乡民聚会和看戏时的热闹场面,声声锣鼓仿佛仍在耳边响起。川主庙万年台 川主庙主殿,高高在上,很有威仪。 万年台精美的木雕 川主庙厢房 万年台正面是川主庙的庙门,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庙门上却挂着“连云场”的牌匾。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记忆中依稀对连云场有点印象,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好在现如今手机上网很方便,于是马上查了一下,顿时茅塞顿开,原来连云场是川籍作家周克芹小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中的故事发生地。2012年,同名电视剧就在狮市拍摄,电视剧拍完后这块牌匾也没取下,就这样挂了十年。大概外来的参观游览者也无人细究吧。 沿着清静的老街行走,快到尽头看到两座并排而立的过街楼,楼上有标牌介绍,方知为天后宫。天后宫供奉妈祖,是福建移民所建,又称福建会馆。过街楼其实是天后宫的厢房,分列左右两侧,下跨街道,主殿和万年台分列街道两旁,与厢房组成四合院。这样的布局与我在自贡仙市古镇看到的天上宫一模一样。可惜狮市这座天后宫十分破败,不能参观了。 俯拍天后宫,可以看到因年久失修,主殿已然破败。 狮市古镇因太小众而几无游客,老街上也没有服务旅游的商业氛围,人气最旺的老茶馆全是当地居民在内闲坐喝茶。近些年,当地正在打造古镇旅游景点,镇口搞得还是颇具气势,沱江边也修起了栈道。这些举措固然不错,但我认为还是应该抓紧把天后宫、袁家大院等文物建筑维修好,并且发掘出狮市古镇特有的文化内涵才是根本。 清静的老街巷,老街坊们围坐扯闲,莫得游客打扰。 沱江孤舟,古镇盐码头的热闹场景已然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