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9

  那一年我们去当兵,没有消烟,也没有催人的命令。只有心中童年的梦想,从父辈的军营走进自己的军营。

那一年我们去当兵,没有鲜花也没有欢送的人群,只有慈爱的母亲含着眼泪默默的送我远行。

那一年我们去当兵,没有军衔,也没有太多的等级官品,只有略显肥大的军装,总也遮不住稚嫩的年龄。
(转载)

野营拉练

1971年1月,儿时的同学在一个新兵连集训。

新兵连七班的战友

宽大的新军装遮不住稚嫩的年龄

背景是38野战医院的全景

飒爽英姿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的战地

战时我们住过的草房

跟随卫生列车的女兵

与179医院护训队的同学在一起

179医院的女兵在排练节目

野战医院的生活很清苦,有时女兵们会在院外的山坡上找乐。

一把小竹椅,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唯一家具。

幼儿园是我们成长的摇篮

我们的母校“八一小学”

广州军区1号营门

2016年1月16日临晨南部战区成立,撤消广州军区。

原军区二门诊部已更名为:机关门诊部

二门诊今夕图





礼堂外墙的浮雕

解放新村,现在叫北院。

八一新村,现在叫3号大院。

现在的4号大院,以前的足球场。

小街路口

寺右新马路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

女兵风采

八一二小68届四班同学60甲子年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