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天盾》——志愿军部队里英雄的高射炮兵

昔日如歌

<h3 style="text-align: center">在朝鲜战场上</h3><div><br></div><div>作者:张振富<br><br> 忙了一夜的高射炮兵勇士们,正准备打水洗脸,恢复一夜的疲劳,突然疯狂的敌机又袭来了。勇士们还没等指挥员喊口令,就敏捷地跳进阵地。激烈的战斗从早晨6点半钟就开始了。<br><br>英勇顽强的陈富贵<br> 炮声、炸弹声、机枪声响成一片,阵地一片火海。敌机十几架以车轮似的循环俯冲,不断地向着炮掩体扫来。装填炮弹的九炮手陈富贵,一面装着炮弹一面招呼着:“同志们,沉住气。我们要坚决把美国的飞机打下来!”这一口号,就像钢锤打在铁板上那样响亮,鼓舞着勇士们,使大家更加顽强沉着起来。一颗子弹打中了陈富贵同志的右臂,鲜血立即从伤口涌出来,淌在棉衣上,这使他只觉得右臂无力,炮弹有些沉重,然而他仍然一发一发地向炮膛里填。当第三发弹头装进炮膛,弹壳还露在外面的时候,陈富贵的右臂怎样挣扎亦无力把后半截送进炮膛里去了。这时班长发现了,就来代替他,但陈富贵同志握着炮弹不肯放手,对班长说:“我没实现决心以前,只要还有一口气,也要同敌机拼到底!”<br> 陈富贵在战前就向班长表示自己的决心,坚决在抗美援朝战斗中立功入党。并咬破手指给党支部写了入党申请书。他每时每刻都没有忘记自己立下的誓言。当护士背他下火线的途中,嘴里还不断地向战友们喊着:“要狠狠地打,决不能让敌机疯狂下去!”<br> 陈富贵到了野战医院后,把驾驶排送给他的慰问品——装填炮弹用的手套,让来院看他的陈号清同志捎回去,并嘱咐道:“小陈,谁代替我当装填手,你就把这副手套送给他。”还再三表示:只要等我伤一好,就马上回来跟大家一起战斗!<br><br>机动灵活的王福堂<br> 二班长喊出了“引信6秒”,随着轰轰地打出两发炮弹,把1架喷气式敌机打得冒了烟,其他几架敌机立即乱了阵势。但不一会儿,敌机又向阵地扫射来了……四炮有的同志牺牲或负伤了,五炮手王福堂看到自己的阶级兄弟有的流血负伤、有的牺牲倒下,他想:自己是共产党员,必须一人顶替多人的岗位,为负伤和牺牲的战友们报仇。在激烈的战斗中,他一会放下了扇形板,抱起一发5秒的炮弹装进炮膛;一会发现八炮手不在了,又机动地按着后座滑板,跳过去顶替八炮手。在这时,王福堂同志的脚被打穿了,但他毫不在乎地一面发射,一面鼓励同志们“不要怕,为牺牲的同志报仇呀!”上级命令他去包扎,他还喊着:“同志们,好好打呀!我上完药就回来。”巨大的炮身仍然在转动着,向天空吐着火舌。<br><br>坚持到底的胡连才<br> 震撼山谷的炮声更加剧烈了。九炮手胡连才同志想:争取“三好连队”的时机来到了。一、四炮手用尽一切力量摇着转轮,炮口跟随着敌机。胡连才刚把第一发炮弹送进炮膛,转身取第二发炮弹的时候,八炮手把拉火绳一拉炮就响了,炮身随即后座下来,重重地撞在胡连才同志右臂上,肘关节像触了电似的麻木、红肿起来,右臂感到无力。飞机依然在头顶猖獗着,情况十分严重。他想:“我用上吃奶的劲也要把炮弹送进炮膛。”刚毅的意志给了他力量,十多斤重的炮弹终于被送进炮膛去了。但是,不大工夫,他的耳朵又被震聋了。这时,他最大的困难是听不到口令。他想:“共产党员决不能被困难难倒!”他立即和八、十炮手约定:若口令是“三元射击”,他们就向他伸出3个手指做记号;如口令是“引信、炮身”射击,他们就伸出1个手指来表示。这样,他又继续坚持战斗,在一个小时内,装填了70多发炮弹,累计达1300多斤,直到战斗结束。<br><br>抢救弹药的杜锡才<br> 敌机来回扫射好几遍了,在阵地上的2百多发炮弹中间,突然冒起了黑烟,盖在上面的大油布和周围的枯草乘着风势起火了。情况万分危急,如果火烧起来,引起炮弹连环爆炸,整个阵地的人员、武器,就会全部毁灭。<br>弹药班长、共产党员杜锡才同志,立即拿着铁锹跑到了弹药掩体,高呼:“同志们,救火呀!”接着就去拉油布。其他同志也上来了,立即搬开那个着火的炮弹箱子。他想:“整个阵地的生命比自己个人的生命更重要”,于是叫其他同志赶快扑灭弹药掩体附近的火,自己将着火的弹药箱搬出安全地区,迅速用铁锹铲泥土将着火的箱子埋起来。战斗结束后,将着过火的箱子打开一看,炮弹两发已经被打中,其中一发引信爆炸,另一发在中央穿了两个窟窿。<br> 战后评功的时候,给杜锡才同志评了两小功。<br><br>击落敌机3架,阵地屹立未动<br> 11个钟头的战斗结束,太阳已经落山了,战士们的脸上、身上沾满了厚厚的尘土。因激战终日,累红了的眼睛依然瞪得溜溜圆。战士们的心中到底想些什么呢?<br> “3架美机被击落,2架被击伤!”这一兴奋的消息传到战士们耳朵里的时候,本来是应该大快人心欢欣鼓舞的,然而在他们的脸上却未显出一丝笑容。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喜欢自己的胜利,而是这个消息使他们很快联想到不在身边的同志,因为他们觉得这个胜利太小,不足以慰籍牺牲同志们的英灵。因此,他们内心燃烧着的怒火,在听到这个胜利消息后,就好像加了油似的冒起更高的火焰。<br> 战斗结束后,已进入1950年严冬,部队接受了新的战斗任务。指战员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人人欢欣鼓舞,纷纷表决心。在这次战斗中没有打下敌机的三营八连提出,要在完成新的任务中同兄弟连队展开国际主义竞赛。住院的同志都要求提前出院。休养员崔学德,急得晚上不能安眠,在做梦的时候,还梦到自己拿起新武器同敌人搏斗。陈富贵在换药的时候,多次向医生念叨:快点好吧,好去迎接新的任务。成克元同志的伤口还未痊愈,但他为了让医生相信他像好人一样能坚持工作,强忍着伤痛,再三向医生要求回连队去。<br> 指战员们的高涨士气和坚强斗志,像泰山一样屹立着,不可动摇!<br><br>   (原载于1951年2月11日《人民日报》第4版 作者略有修改)<br><br>作者简介:河北安国人,1925年生,1941年参军,曾任战士、学员、团政治处宣传干事、股长、师政治部宣传科长、主任、政委、郑州高射炮学校政委等职,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br></div><div><br></div><div>编者的话:这篇文章与上一篇新华社讯《与敌机搏斗*》说的是一件事。<br></div><div><br></div><div><br></div><div>未完待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