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天鹅湖

冬日暖阳

天鹅湖,一个美丽的充满诗意想象和浪漫气息的地方。提起它,脑海里便会想起水面上翩翩起舞的天鹅,扇起洁白如玉的羽毛引吭高歌;在墨绿如镜的湖中像白色可爱的精灵一样静静地在湖面上划过,留下一道道细碎的波纹。<br> 打开互联网,在“百度”上打上“天鹅湖”三个字,就会出现一连串与天鹅湖有关的索引。在山东就有东营、荣成两个地方,利用天鹅喜欢在靠近南方的湿地过冬的习性,建起了天鹅湖公园,供游人观赏。东营的天鹅湖公园,也许是天鹅少的原因,游客也稀少,因而知名度不高;而荣成的天鹅湖则每年吸引着大批游客不顾天气寒冷前往,一睹天鹅的芳姿。有个地处成山头海岬的村落,叫烟墩角村,村前沙滩左面是烟墩山阻挡着北方季风袭来,右面渔港码头像是伸进海里的臂弯,把海湾揽进怀里,形成天然良港,数百只天鹅每年都会来这里过冬栖息。这些天鹅不惧游人,多与人亲近,成了全国各地摄影爱好者们的首选拍摄基地。早就想组织俱乐部的爬山朋友们去看天鹅,于是确定12月16、17日去烟墩角看天鹅,顺便练习一下摄影技术,再接着去一个号称“胶东第一山”叫铁槎山的森林公园去游览。<br> 电话联系上烟墩角村“天鹅之家”的曲大姐,确定下食宿等事宜,便数着日子等待出发。由于冬季烟台、威海等地多雪,常常是大雪封路,号称“雪窝子”。看电视上报道,隔几天那里就要下场雪,因此心里忐忑,怕下雪阻碍行程,影响大家兴致。<br> 在互联网上看未来几天的天气预报,威海那边16号阴、17号有阵雪。当大家询问当地天气情况时,我把忧虑告诉大家。他们却说:“下雪才好哪”!<br> “可路上跑不了车怎么办?回不来了。”<br> “没关系,就住在那儿!”大家笑着调侃说。<br> 每天在忐忑中和曲大姐以及铁槎山旅游公司的连经理通着热线电话,询问那边的天气状况,终于等来了16号。早上7点钟,天气晴好。60多人鱼贯登上两辆沃尔沃豪华大巴,奔向荣成。<br> 两岸的田野、山峦和城镇从车窗外掠过,不断变换着风景。大家拿出零食和水果悠闲地吃了起来,聊起最近的见闻。车到海阳境内,天空飘起了小雪,公路两旁覆盖着未化的雪痕。雪下得不大,时断时续,大巴的前挡风玻璃上不一会就密密匝匝的沾满了雪点。离荣成越近,公路两旁的积雪面就越宽。蓝天间,白中带灰的云层很厚,像团团棉絮,慢慢东移,缠绕在山尖,给人以壮美的享受。太阳像是顽皮的孩子,一会儿露出笑脸,一会儿又躲进云层里,撒下一阵晶莹剔透的雪花。<br> 下了匝道,车多了起来,道路中间的雪已经被压得锃亮,汽车稍微一点刹车,车身便会摇摆一下。司机张师傅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开着,大家也捏着一把汗,紧张的看着车外。来到荣成郊外,刚爬上一个坡,就看到下坡道路两旁七歪八扭的停了十几辆车。有一辆货车还在马路中央花坛隔离带底朝天躺着,汽车零件到处散落着,原来这是因为雪天路滑造成连环追尾的车祸现场。<br> 按照曲大姐电话中的指点,车穿过闹市,来到海边,又拐向北,说好了经过马道,在靠近花斑彩石景区的大桥上等待,可我们都快跑到成山头了也没看到大桥。接到曲大姐的电话,才知道已经跑过了头。便又掉头往回开,仔细看着道路两旁,结果在开了大约两公里处发现了一座大约十几米长的石桥旁的曲大姐。大家哄堂大笑说:“这哪是什么大桥啊?”<br>曲大姐戴着头巾,一身农村妇女打扮,看年龄约有50多岁。在她的指引下,大客来到渔村码头。<br>  “哇”!眼前出现的景象让大家一阵惊呼。只见海边蔚蓝的天空下一群洁白的大天鹅正在岸边休憩,码头围栏旁、礁石上,数十个摄影爱好者端着各种型号的照相机在给天鹅拍照,村前大坝上架着十几只带着长短不一长焦镜头的摄影机,对准天鹅。天鹅离人是如此之近,毫无怯意,像一只只白色的天使在人们面前悠哉游哉,有的把头伸进水里觅食,有的用像琥珀一样的喙梳理羽毛,有的伸长脖子忽打着翅膀,好一幅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景象。 车上看车下的她不同:高高的个头,大约一米七左右,身材比较壮实,一头短发,一张方脸上刻着海边人历经风吹日晒留下的细细皱纹,显得干练与精明。一问才知,她比我还小两三岁。经营天鹅之家,里里外外全是她。由于60多人她一家安排不了,近三分之二的人被“批发”到别家。<br> “谁对房间不满意,你就提出来,我给她调。”她一再叮嘱我。“大伙出来一趟不容易,别让人家不满意。”言语中透着胶东妇女的朴实与豪爽。中午饭是煮地瓜、芋头、黄米包和馒头,菜好象有咸鱼、炒南瓜、炒鸡蛋等七八道菜,已经记不清了。地瓜和馒头腾的粘粘糊糊,菜的颜色也不好看,但大家竟然吃得津津有味,直夸好吃。<br>  吃过饭,大家蜂拥着冲向残存着积雪的海滩,远远地看见,沙滩浅水区,数百只天鹅正迎接我们。大家兴奋的走到水边,随着潮水的上涨移动着脚步,与天鹅嬉戏。大家一会抓拍着天鹅的玉影,一会互相以天鹅为背景合影。渔岛码头海草房、蓝天浓云白天鹅,好一幅动人的画卷。<div><br></div> 一位当地渔村的妇女,拎着一桶已经包好的玉米粒来到海滩,1斤左右一包,卖一元。鸟窝买了一包,撒一把在水里,引起天鹅们一阵骚动,争先抢食。白天鹅靓丽的身影中,夹杂着几只羽毛褐白相间的天鹅,显得很另类,知道了这个秘密的小溪问我:“你知道这些天鹅为什么长成这样?”<br>我摇摇头。<br> “它们是小天鹅......”<br>  “哦……”我豁然想起安徒生童话中丑小鸭的故事。<br>看见山就脚痒的我,抛开沙滩上徜徉的人们,独自寻小道上烟墩山。一来探一探奇,二来过一下爬山的瘾,三来凛冽的海风吹的身上有些冷,正好出出汗。山不太高,海拔不足百米的样子。西北面积雪较多,坡脚被村民们开垦成梯田状,被积雪覆盖看不出种过什么庄稼。我想应该是地瓜、芋头之类的农作物。四周枯黄的蒿草丛生,没过膝盖。山上是一片黑松林,莽莽苍苍。跃过几层梯田,找到通往山顶的林间小道,看雪地上有脚印,大约上午有人来过。顺着脚印在林中弯弯曲曲的小道走着走着,蓦然发现一座坟墓,心里一阵别扭:这么好的地方,有座坟墓真是大煞风景。转而又一想,世世代代在这里生长的渔民,何尝不想长眠在自己喜爱的地方? <p class="ql-block">  树林、积雪的小径、嗖嗖的山风、坟地,如果是女人,一定会吓得落荒而逃,我想。</p><p class="ql-block"> 山路把我引向山顶,一个方形的土堆上有砖垒的废墟,往东有一条下坡的路,经过废墟,右边是悬崖,左边是灌木丛。一阵山风吹来,灌木丛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有动物穿过。透过灌木丛中的缝隙,隐约又发现一座坟墓,身上一阵发毛,只得快步走下山坡,来到一处悬崖上。</p><p class="ql-block"> 烟墩山在海滩上看呈半圆型,像只大馒头。但在山上看,在北、东、南分别有山崖伸向海中,极不规则。东面蔚蓝的海面上,一排排浮标,应该是海产养殖场;北面远远的可以眺望成山头;南面可见烟墩角村伸进海里的渔港码头。拍了几张照片,我又回到废墟,拐向南面下山。</p><p class="ql-block"> 下得山来,正好是海滩。海滩上人已经少了,大概是由于天冷,都回房间打扑克去了。只看到牛仔两口和山山哥两口还在大坝上溜达。</p><p class="ql-block"> 后来和袭明老师聊起烟墩山来,袭明老师说,高处的废墟应该是烽火台。我恍然大悟,后悔没有爬到烽火台上去看一看。这里离威海很近,明代为了防止倭寇进犯,在威海建立威海卫军事基地,由于地理位置重要,烟墩角建立烽火台与威海卫遥相呼应。后来查阅资料,胶东海域一带,应该有多处烽火台,一旦发现敌情,立即点燃烽火告警。</p><p class="ql-block"> 回到天鹅旅馆,果然大家在打牌,喝了几口鸟窝给我冲的咖啡,就跑到厨房看大家做饭,记得晚饭是做的鱼丸子,还有其他菜。见呆在那里碍事,又来到大厅。面食房里热气腾腾,仔嫂、顺姐、白桦林等几个女同胞,从厨房里拿出刚蒸好的大馒头和黄米包,大口大口的吃着,嘴里直嚷着好吃。我笑着说:“你们吃饱了,晚上吃饭怎么办?”</p><p class="ql-block"> “晚上再吃”!仔嫂一边往嘴里塞着黄米包,一面大笑着说。</p><p class="ql-block"> 四点半了,约着乐乐几个有照相机的一同到码头边拍夕阳下的天鹅。来到码头看一些人早已到了,大侠更是一下午没回去休息过。一会夕阳从西边码头落下,把水面映的金灿灿的,天鹅的羽毛也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给天鹅喂食的村民,提着红塑料桶来到水边“咚咚咚”一敲桶,天鹅们就会蜂拥而至,一些性急的天鹅更是展翅飞翔而来,让摄影家们兴奋不已,追踪拍摄飞翔的天鹅,和它们的舞姿。</p> 看时间已近6点钟,我回到天鹅之家,准备圣诞晚会。鸟窝、胖姐、玫瑰、赵姐等人给礼品们包上彩衣,我把主持人员、发奖人员安排了一下。人已坐好,共七桌,菜也上齐,我宣布晚宴开始,大家举杯庆贺。酒过三巡,大侠扮的圣诞老人出场了,红衣红帽插科打诨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之后是抽奖活动,七十多件奖品,在大家兴奋和好奇中领走了。<br> 酒酣人阑,我和老边、阿波罗趁着夜色,想出去拍夜宿的大天鹅。可走出户外,看到两串路灯将路面照的挺亮,海面却黑黝黝的,借着对面码头微弱的灯光,影影绰绰的看到在水面上栖息的天鹅。拍了几张一看,没有三脚架,拍的效果很差,海滩上有两个济南来的摄影爱好者,架着三角架,在交流着拍摄体会。溜达了一会,觉得无趣,便回房间了。<br> 玫瑰她们又打起了扑克,谢绝了她们的邀请,我回到房间躺下。房间在大厅左边的阁楼上,不是暖炕。棉被很厚,有电褥子,但通上电,感觉还是冷。北边住的司机张师傅和王师傅还没有睡,唧唧咕咕的聊着什么;南边的顺姐两口子,黑着灯,传出一阵阵鼾声;远处听得到玫瑰她们打扑克的吆喝和甩牌的声音。躺了半天,脚也没暖合过来。听着远处的钟声响了两下、一下、三下……<br> 睁眼一看表,坏了!已经快5点半,心想这下大伙被我忽悠了,告诉人家4点半起床看日出,我却起晚了。看窗外依然漆黑一片,纳闷网上不是说4点多就快出太阳了吗?<br>赶紧起床到大厅洗脸刷牙,正忙碌间,看红豆懵懵懂懂从我身边走过,一副睡眼忪醒的样子。拿起相机冲出门外,却看到满地银白——昨夜又下过一场小雪。<br> 天空灰暗,看不出蓝色。我们几个沿着海边拍了一会,光线不好,端不住相机,没有一张满意的。天逐渐亮了,却看不到有日出的迹象。天空又飘落了一阵小雪,女士们都跑了出来在雪地里、在桥头上、在拖到岸上的渔船旁拍照。寒风里,三顶彩色的帐篷在渔船旁的沙滩上打着颤,那是昨晚上来到这里拍天鹅的济南人搭的。<br> 吃过早饭,告别了曲大姐和她的丈夫。两辆大巴载着雪花、载着满车依依不舍的朋友们离去。<br> 再见了豪爽的曲大姐、再见了溯风中的烟墩山、再见了漂亮的渔村码头、再见了美丽的天鹅们!如果说旅游带动了渔村的繁荣,繁荣提升了渔村的知名度,那么这个载体就是每年冬季在这里安身的天鹅。天鹅把人们带进童话般的境地,又把人们拉回到人与自然亲密无间的世界。<br>  美丽的天鹅,明年我还会来看你的!<br><br> 2010-01-25<br><div><b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