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天盾》——与敌机搏斗*

昔日如歌

<h3 style="text-align: center">欢送部队上战场</h3><div><br></div><div>新华社讯<br></div><div><br></div><div> 年青的中国人民抗美援朝志愿部队高射炮部队某中队(七连——编者注),11月2日和3日,在云山地区和美国侵略者的空军,展开了持续的激烈战斗。数量不等的敌机编队曾不断地反复地向我高射炮阵地轮番猛烈轰炸扫射。该部全体指战员在摩托的狂吼中,在爆炸的气浪冲击下,冒着长串的大口径机关枪子弹,和敌机展开了凶猛的搏斗,沉着地用准确的火力向飞机射击。两天中击落敌F-84E喷气式战斗机2架,击伤敌机2架。下面所记的是某部与敌机搏战中的英雄事迹的3个片断。 <br><br>勇敢机智的青年指挥员——申富同志<br>  战斗正激烈的时候,排副申富同志纵身一跃,跳进三班的阵地和炮手们站在一起,指挥作战。这大大地鼓励了炮手们的战斗意志和情绪。大家心里想:“排副都这样,咱们还能装孬吗?” <br>  在又一个群射之后,敌机从头上俯冲下来,申排副立即下令射击。但八炮手拉了几下大炮却没响。申排副跳了过去,嘎的一声拉开了闭锁机,弹壳当地掉了出来,弹头埋在炮腰里了。这时敌机正在低空扫射,无法用“细八杆”去撞,大家都束手无策,着急万分。 <br>  “拿一个空弹壳来!”申富同志高喊一声,随手把递来的空弹壳装入炮膛,大家才明白他的意思,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这时另一架敌机飞来了,申排副下令:“放!”“轰!”的一声,弹头钻出炮膛,大家不约而同地笑了。敌机又俯冲下来,1发炮弹打上去,炮手又装上了第2发,但接着喊:“好险!引信没撞响,原来闭锁机没开。”申排副一看自动开闭机坏了。他立即转身冒着敌机扫射钻进掩体,大家都莫名其妙,一时怔了起来。2分钟后听见他又气喘呼呼着跑来直奔自动开闭机,卸下坏的,装上新的,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排副真行啊。” <br> 申排副就是这样生龙活虎地在敌机轰炸扫射中跑来跑去,指挥作战,帮助士兵。情况越紧张,他的精神越饱满,思路越灵活,哪里有问题他就到哪里,每次都是迅速地解决了别人一时无法克服的困难。<br><br>与敌机搏战<br>  当偏西的冷月斜照在四面环山的狭小的平原上的时候,高射炮兵的勇士们正挥着粗壮的两臂,在构筑大炮的阵地。太阳还没有出来,东方的天角上正飘着朵朵的黑云,雄伟的炮口已遥望着天空,组成了强大的火网,等待敌机的来临。战士们正准备打水洗脸,以恢复一夜的疲劳,第一架敌侦察机飞来窥探了,两个群射就把它吓跑了回去。<br>  但是刚刚开始吃早饭,敌机的大编队又飞临战场上空。战士们马上丢下饭碗,跳进阵地,炮口立刻跟着敌机旋转起来。大家偷眼看看表,时间恰正是6点半,一天的紧张战斗从此开始了。<br>  敌机疯狂地袭击阵地,轮番地投弹、扫射,顽强的炮手们眼睛瞪得雪亮,沉着地操作,轰雾中只听见班长高亢的声音喊道:“引信使个6秒!”天空中炸开两朵白烟,1架F-84E喷气式战斗机拖着浓烟的尾巴直落到地面粉碎了。这一下子使敌机编队的队形立刻混乱。<br> 但敌机却更疯狂地一架接着一架从阳光中俯冲下来。四炮有几个同志光荣牺牲,但负了伤的仍继续操作。五炮手王福堂机智地抱起一发5秒的炮弹装进炮膛,可是没有人来拉火,他立刻坐滑板跳了过去,猛扑火线,对准俯冲下来的敌机就是一发。接着十二炮手又发了一炮。这时王福堂同志的脚已经被机枪打了一个洞,他忍着痛一面喊:“同志们不要怕,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啊!”一面又发了一炮,敌机一歪膀子逃走了。他抓紧这个空隙把牺牲了的4个炮手背出阵地。 <br><br>用手帮助“故障”了的机器<br>  10月27日上午6点半,高射炮部队某中队正在奔赴前线的途中。<br>  公路像一条巨大的长蛇蜿蜒着。忽然输送汽油泵断了。在这荒山僻野之间,既无工人,又无工具,要修理显然是无望的。驾驶助手李盛同志默默地爬出车棚,爬上车瓦,用手抱住油桶,一拉一送,代替机器来输送汽油。汽车当时正向崇高的山岭上爬行,假若给油不足,车就要灭火,便会发生危险。但是李同志不顾危险,无论如何也要使高射炮赶到前方,参加战斗,便这样抓住车身,屈着身子,伸直手,一拉一送,一直坚持了一夜。在这120华里的行程中,他曾几次困倦地打盹,但叫醒后又坚持工作,坚持前进。<br> 天明部队还要继续前进,火力排长说:“咱们就在这里等着吧,等前面的车来接再走,你看你的手肿了,手套也磨烂了,再这样坚持行车是不行的。”但李盛同志说:“走!要坚决完成任务。这点困难能够克服。越在困难情况下,才越要实现战前所下的决心,争取立功。”于是又坚持行进80华里,虽然磨坏了两付手套,李盛同志手肿得厉害,累得腰酸背痛,站起来头发晕眼发花,但终于赶上了大队,使全部队能够依照命令执行战斗任务。<br><br>* 本文系1950年11月6日新华社讯,与下文所写均为三营云山战斗。<br><br>编者的话:这次战斗是高射炮一团入朝参加的第一次战斗。<br>高射炮一团三营配合39军参加了云山战斗。父亲曾任三营教导员,时任团政治处主任。<br> 战斗异常激烈。由于我们的高射炮比较落后,跟不上美国飞机的速度,虽然打下来一些敌机,但部队遭受重大损失,伤亡50多人,当场牺牲19人,回运时又有牺牲。全营打坏高炮7门,损失三分之二。部队隐蔽在山脚下,山那边也有爆炸声,事后知道是总部遭到敌机轰炸,毛岸英等牺牲。因此决定部队回国改装前苏联高射炮,高射炮一团扩编为61、62师,改变了被动挨打的局面。<br></div><div><br></div><div><br></div><div>未完待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