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参加高考的记忆

陈永焕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经常有老同学和老朋友问及1978年我参加高考的情况,回忆参加改变我命运的高考其中有几个偶然事件,感叹真是命运多舛人生无常。</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读初中时上交的学籍照片</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初中毕业照,我在第一排右一</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一、母亲的殷切望子成龙</p><p class="ql-block"> 推我被动参加高考</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我是一个66级初中毕业生,刚毕业就响应领袖号召加入红卫兵参加文化大革命,参加学校沿江宣传队步行到达万县,大串联到过成都西安延安,回到生产队干过几乎所有农活,负责种棉花能根据学过的农业生产知识对棉株进行打顶芽打旁芯剪徒长枝使棉花株壮棉果多,受到乡亲们的好评。</p><p class="ql-block">区农机站下放给大队的柴油机抽水机打米机需要增添人手,我被调到大队当了近十年机手,能拆装柴油机汽油机,开过拖拉机也用拖拉机耕过田。两次被推荐大学招生未成功,当过大队宣传队和公社宣传队副队长。</p><p class="ql-block">1977年顶替母亲到完小的农场分校教初中数学物理,十年脱离农村找正式工作的夙愿得以实现,饱经风霜的孱弱希望已得到充分满足,一心一意投入教学工作争当一名好教师,春雷般恢复高考的号角也没有唤起我的奢望,77年高考我以自己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生为由拖沓掉了母亲要我去报名参加高考的指令。</p><p class="ql-block">1978年入夏,老三届超龄学生的最后一次高考机会,母亲坚持认为我应该参加高考,并坚定的认为我可以考上大学,在说不通我的情况下,让我妹妹直接帮我高考报名了,我才被迫利用业余时间(我是毕业班要参加中考的数学物理老师也在紧张的为学生复习备考)在基本没有什么书籍和资料的情况下急切做了两个月的高考复习仓促地参加了高考。</p><p class="ql-block">考上大学数学系后我才找了完整的高中数学课本进行了通读,并在第一学期半期前完成了由江津地区教师进修校特级教师龙登泰主编的高中数学习题精选的全部习题解答。由于在大学数学系学习成绩优秀被民主选举为学习委员,获得学校三好学生奖励,二年级帮助数学分析老师批改学生作业,三年级当过实习大组长,毕业留校在附中担任县重点高中班数学教师,任过教务副主任和副校长,后来到大学数学系任数学专业课教师,在学校校园网上学生匿名评价教师教学时取得多个班得分90多分的优秀成绩,当选过党代会代表出席了重庆直辖市首届党代会,这些当然离不开自己的刻苦努力,但更为重要的是国家恢复高考的春风和母亲殷切的望子成龙期望成就了我。</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母亲年轻时的照片</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二、被动的高考复习</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恢复高考一年前,大哥就对我说起一个亲戚已在开始温习中学学习过的知识,叫我也要早做准备了,思想觉悟很高的我回答说,那是想复辟资本主义吗?现在的年轻人肯定理解不了那个时代的事情,由于父母都是人民教师,我从小在家庭接受的是追求进步的教育,小学一年级就当班长,兄弟姐妹放假都要义务到生产队参加劳动。58年大炼钢铁时我就被收废铁的贩子鼓动为支援国家建设把一个小孩洗澡用的鸡血铜大洗脸盆当废品卖掉,父母心疼不已,添钱买的瓷盆不久就坏了。我曾烧了家里的族谱,砍烂过旧时洗脸架上方的木雕塑。这些今天看来极其荒谬可笑的事情在当时我们那一代其实也不鲜见。</p><p class="ql-block">77年高考我没报名也没有准备,78年母亲让妹妹帮我报名了,可我连高中课本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初中课本也早就不知去向,加之自己对考大学无信心因而不向往不积极,就没有主动去找这些资料。好在我教书的完小分校的负责人曹老师的大公子高中毕业在家复习参加高考,他和另外两个准备高考的青年人数学物理的问题都喜欢来问我,我都是让他们找到问题在课本上的出处,我看了问题前面的课本正文例题然后给他们作答,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高中数学物理课本,有时也短暂借来学习一下。高中化学课本我倒是早就看过,因为无聊把舅舅的藏书翻出来当文学作品那样翻了一下,偶有心得。语文英语也就没有精力去管了。</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1967年春节在延安宝塔山畔延河大桥前</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三、物理考试时的惊险场面</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物理考试时出现了极其惊险的一幕。由于没有认真完整学习高中物理课本(复习时只把重要定理定律公式记忆和应用了),打开高考物理试卷看见第一大题的五个填空题一个都不会做,考试失败的恐惧立即灌满大脑,一片空白,满身大汗,甚至于眼睛还出现短暂失明。我趴在考桌上闭上了眼睛。</p><p class="ql-block">几个监考老师老是围着我转。几分钟过去了,毕竟近三十而立的男子汉了,我擦干汗水,不停的摇扇子,眼望着窗外的自然风光,心情逐渐平稳。再看第一小题,单摆最高处速度怎样加速度怎样?最低点呢?我知道钟摆就是一个单摆,于是自然转动扇子当单摆观察,很快第一小题有信心完成(加速度是读初中时看课外书籍已经了解了)。另外有两个填空题也被攻克了,余下两个不会的就只好不管了。</p><p class="ql-block">第二大题是简单直流电路计算,我教了一年初中毕业班物理了,这是送分给我嘛。</p><p class="ql-block">后面还有一个17分大题是一个复杂的电路图计算,其中的双掷开关不知何物,仔细看图好像是关过去关过来的意思,这样立即转变成了两个较复杂的电路图,这对于已经独立组装过半导体收音机的我而言当然也不是什么难事了(我从小就接触父亲的有室外天线的矿石收音耳机,当中学生时就遇见过老师组装收音机看过收音机电路图,我的第一台收音机是用到县城五金店偶然碰巧排队买得的一个半导体三极管和一个二极管改装父亲的有室外天线的矿石收音耳机而成,没有喇叭,就把耳机放到茶杯里产生共鸣,可多人围坐听广播)。</p><p class="ql-block">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道热功计算的18分大题,计算出子弹穿过木块所耗费的热是很长一串数字,我也吃了一惊,做了检查没发现错误。这时联想起看过的小说中的一个情节:森林中抗联队伍突招日军偷袭,晕过去很久的抗联战士醒来后要追寻队伍但不知去向,他仔细观察日军突袭的子弹穿过大树后烧焦的弹孔出口,按子弹出口方向追寻到了战友。我当时就想,子弹在大树里高速旋转动能转换成热量把弹洞都烧焦了,热量确实应该很大,于是对很大数的热量结果也就不那么怀疑了。一个高66级重庆知青的公社中学老师对大数字结果完全不相信,反复检查成了不太大数字,考完后出考场听璧中老师说大数字才对当场就大哭起来。</p><p class="ql-block">我的高考成绩其余几科都是六十多分(语文英语未理会、数学物理未通读高中课本只进行了重点复习、政治背了复习资料、化学通读了高中课本),而物理居然考了78分,这绝对算得上是有惊无险了。</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高考报名交的照片</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四、文科改理科事出偶然</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由于是初中生没有学过高中数理化,因此听说社中知青老师报的文科就跟风报的文科。文革十年的农村那怕是看个小说都是十分奢侈的事,我也到离家20里路的县城文化馆借过几次书来看,但对于对知识如饥似渴的青年人来说,那只是杯水车薪而已。假如当年能顺利考上大学文科,上大学后大约相当于从头学起。</p><p class="ql-block">当然考上大学理科也得从头学起,但问题是,我读初中时数学成绩一直优秀,数学作业晚自习也经常在班上流转,校会上教导主任蒋主任为此都表扬过我,顶替母亲到完小也是教的初中数学,高考复习时问我的高中数学问题我看看课本立即就可以给出解答,大学毕业留校数学系这些都说明数学才是我的强项。</p><p class="ql-block">那这个高考报名不明智报的文科是怎样改成理科的呢?说起来其实还是一个偶然事件。</p><p class="ql-block">既然已经高考报名了,当然还是要复习准备的,我和曹老师的两个公子(老大高考老二中考)约起早上背同样的政治复习资料然后一起验收,结果令我大跌眼镜,这与我是他俩数学物理的良师益友大相径庭。</p><p class="ql-block">经常来交流的冉同学来诉苦了,他要报大专,由于他是公社完小带帽的高中毕业生,完小老师只准他报中专。他说为了复习亲戚给他找的川师编的历史地理复习资料,一个多月前他已经放弃了大队打白泡石(炼钢炉用)每天8毛钱补助的工作,把两本复习资料已经背得滚瓜烂熟。我问有好熟,他说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你给出一两个他就可以和盘托出。我把两本复习资料随意翻了几处给出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之一,他都完整复述。</p><p class="ql-block">这般操作还真把我给唬住了,当即让人把我的高考报名改成了理科。冉同学这一举动偶然成就了我,而他考上了璧山师范校但我坚信他其实能考上文科大学。</p><p class="ql-block">至于说我一个初中生报考大学他高中毕业只能报考中专,完小报名老师是这样回答他的,我已经是正式公办教师只有考大学才有意义,而冉同学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确保跳出农门。</p><p class="ql-block">按这个思路对我而言就意味着,如果我没有顶替母亲当老师,那就顺理成章的考了中师毕业后当小学老师了。</p><p class="ql-block">无名浮萍随波逐澜,人生无常命运多舛,抗争时运造化弄人,芸芸众生望自珍重。</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父母亲结婚照</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母亲和她的孙辈们</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