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天盾》——保卫江桥

昔日如歌

1952年7月,父亲在朝鲜黄海道新溪郡团指挥所阵地上,时任高炮61师601团政委。<br>这张照片拍摄者在照片背面写到:这是25年前在601团时我给你照过这张相,底片一直存在我处。今天重新洗出送给你,还是有意义的。柳德彪,1952年夏于朝鲜西线,1977.12.19。<br><div><br></div><div>作者:戴英文<br></div><div><br></div><div>奉命守卫在鸭绿江边祖国领空和通往朝鲜某大洋灰桥的高射炮兵某部勇士们,接受了任务,即展开热烈的讨论。他们认为守卫这座江桥及祖国的领空,对支援朝鲜人民,消灭美帝侵略军,有很大的作用。他们勇敢地担负起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并决心要在执行这一伟大任务中创造奇迹!<br><br>守卫祖国的桥梁<br>东北10月的寒风,沿着江面不时啸吼着。三连的勇士开完会,都喜笑颜开地回到自己的班排里,开始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出主意、想办法。为保卫大桥,争取新的光荣,勇士们纷纷下决心。炮手们高举拳头,放大嗓门说:“不怕流血牺牲,只要有人就要打响炮!”弹药班的同志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表态:“我们保证各班炮上有充足的弹药,不管敌机有多少,也要完成任务!”汽车驾驶员同志也不甘落后,他们说:“在战斗时决心做好支援阵地工作,要组织担架组、送饭送水打柴。”周正士同志还提出要组织一个洗衣组,给阵地上的同志们洗衣服。文化教员、干事等,也都在完成任务打下敌机争取新光荣的口号下一齐行动起来。<br><br>一场英勇的护桥战<br>一个晴朗的早晨,当鸭绿江对岸高山之上冒出红红的太阳时,高射炮兵却早已经在刺骨的寒风里进入了阵地。今天,他们比往日更提前做好了射击准备——因为在前几天,已有敌人的轰炸机群,从阵地的左上空飞过。从那时起,勇士们就更加紧张地进行备战了,有的炮手一面擦拭大炮,一面嘀咕:飞机今天可能来呀?一个炮手高声回答:“好!叫它来吧,来了好好揍它一顿!”<br>早晨8点,太阳已升到很高,同志们正吃着早饭。突然叮铃铃的电话铃响,从山顶的对空监视哨里来电话报告说:“3、4号发现爆音…发现敌机,轰炸机5架,不,10架……”炮手们马上随着指挥员的口令,一阵风似地进入阵地,在炮位之上迅速操作起来。一切准备停当后,他们报了一声“好!”便随着炮筒向发出爆音的方向扬起头来,一方面监视敌机,一方面静静地等待指挥员口令。<br>一队美国飞机,沿着江对岸高山的鞍部向着江桥俯冲下来。三连长韩庆广随即发出一声命令。高射炮手按照预计好的两个射击点——敌机开始俯冲点和江桥上空,轰轰轰地打出几个齐射。高空里朵朵爆烟,在敌机附近前后左右开了花。敌机一架跟着一架向大桥俯冲投弹,一阵阵炸弹的怪啸声,接着听到的是咚咚的强烈爆炸声,混合着我们高射炮怒吼声以及飞机马达声,震动着鸭绿江两岸的山谷。江两岸许许多多蹲在防空洞里的中朝人民,都注视着这些英雄炮手和连续不断发出愤怒火焰的大炮,人们的心里都盼望着这支英雄连队,把那侵略军空中强盗打下来。<br>阵地上在一次又一次打向俯冲敌机的炮火中,勇士们大声喊着口号:“看,飞机上掉下一块铁东西!同志们继续加油啊!”驾驶员、弹药手、文化教员、通信员、炊事员等所有同志,都按照他们各自支援阵地的计划,紧张地向阵地上运送弹药。他们在敌机的猛烈轰炸下扫射下扛着弹药箱,来来往往像穿梭一样。弹药班的的薛永生同志脱掉棉衣,只穿一件短裤头,扛着一箱箱的大炮弹飞也似地送往各炮阵地内。文书和文化教员也甩掉了跑不动的大棉鞋,赤脚奔驰在火线上。他们一面喊着鼓动口号,一面运送弹药。勇敢的人们,都在这激烈的战斗中实现了当初的誓言!<br>战斗在激烈进行中。分火射击时,连长走进三炮阵地,看到脱下棉衣汗流满面地一炮手夏文章,问他怎么样?夏文章用粗壮嗓门坚定的回答:“不要紧。连长你喊吧,你喊多少,我们能保证打出去多少。”这时候阵地上炸弹声、大炮声震得尘土飞扬,一炮的炮手刘公林同志耳朵震聋,连长要他下去,他坚决不下去,继续坚持战斗。他告诉靠近他的炮手说:“三元射击时撞我3下,二元射击时撞我2下,引信射击时撞我1下。”肃国忠同志两耳震出血来,同志们让他下去,他说啥也不肯下去,始终坚持战斗。八炮手把拉火绳拉断了,炮打不响急得炮手们就地乱转,七炮手急中生智说道:“用手抠!”一句话提醒了八炮手,大家也齐声高喊对!这样,哑了的火炮又怒吼起来。轰!轰!轰!就这样一连又打了40余发炮弹,八炮手的手指已抠肿。战斗中,勇士们只知道同侵犯祖国领空的敌机搏斗,保卫江桥光荣职责和对敌人的怒火使他们忘掉了个人的疼痛。<br><br>炮兵们胜利了<br>一场激烈的对空战斗经过65分钟,胜利结束了。参军不久的文化教员邓大悟同志拿起广播筒,向着同志们,向着敌机败退的方向,挥动钢铁般的拳头高喊口号:“坚决勇敢击败敌机!保卫领空!保卫江桥!……”这是全体同志们的呼声!战斗胜利的呼声!<br>勇士们疲乏地擦着汗水,叮呤呤电话铃又响了,这是司令部来的电话:“你们打得好!打落了2架敌机,击伤了7架*!江桥无大损失,仅仅穿了3个小洞洞,不影响通车……”这个消息,使英雄们从内心吐出来一口兴奋而不满足的长气,终于放下担忧江桥安全的心。<br>当硝烟散尽时,啊!真的,那大桥依然横跨在鸭绿江上。志愿军的千军万马,正通过这座大桥,走向抗美援朝最前线。<br><br><div style="text-align: right;">      (1950年11月写于北朝鲜)</div><br>*此战果应以后来确认的为准,见前一篇邓大悟的文章《长甸河口 首战告捷》。<br><br>作者简介:河北魏县人,1920年1月生,1938年11月参军,曾任连党支部书记、指导员、教导员、政治处主任、团政委、师速成中学校长兼政委、师政治部副主任等职,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1958年转业到省公安局劳改局任劳改支队党委书记、支队长,劳改总队总队长、政委,文革中受冲击,后任省公安厅劳改局顾问。1985年7月病逝。<br><br>编者的话:这篇战地报道,是父亲任高炮一团政治处主任时写的,与邓大梧写的《长甸河口 首战告捷》说的是同一件事。<br></div><div><br></div><div><br></div><div>未完待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