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宁:芭蕾舞剧《奥涅金》观后

李小宁

<p class="ql-block">  2022年6月14日昨晚,终于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观赏了复排后的芭蕾舞剧《奥涅金》。</p><p class="ql-block"> 一个多月前我曾经购买此场演出票,因为疫情取消,因此同时退票的还有另外两场国家大剧院的演出。回想疫情之初,我曾一下子退掉了10场演出,3次出国。</p> <p class="ql-block">  关于此剧有个插曲:2006年,时任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赵汝衡与指挥张艺,前去德国斯图加特芭蕾舞团洽谈购买《奥涅金》克兰科版权事宜,对方提出必须先行购买该团克兰科的另一版权《罗密欧与朱丽叶》。权衡之后,只能照此办理,最终演出成功,德方满意。于是,《奥涅金》在2008年底由中芭在天桥剧场上演。此后,张艺赴斯德哥尔摩指挥瑞典皇家芭蕾舞团演出了11场。2016年,斯图加特芭蕾舞团来华在国家大剧院演出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由中芭交响乐团伴奏,我看了这场演出,效果不错。</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芭蕾舞剧《奥涅金》根据普希金的长篇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改编,讲述了傲慢而悲观厌世的贵族奥涅金的故事。他拒绝了纯真无邪的乡村女孩达吉亚娜的爱,却在多年后的一次重逢中意识到放弃达吉亚娜意味着失去唯一真正爱他并永远值得爱的人。</p><p class="ql-block"> 此时的达吉亚娜已经变得成熟,并且嫁给了格雷明公爵。因此当奥涅金找到她,坦承自己的爱时,她必须与自己内心的感情做激烈的斗争。在这纠结的过程中产生了最令人心碎的一幕,即仍爱着奥涅金的达吉亚娜无情地拒绝了。</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第一幕第一场。拉莉娜夫人、奥尔加和奶妈一边准备着参加舞会的服装,一边谈论着拉莉娜夫人的女儿达吉亚娜即将举办的生日宴会。拉莉娜夫人思索着未来和自己已经失去的青春和美貌。</p><p class="ql-block"> 奥尔加的未婚夫、年轻诗人连斯基带着一位来自圣彼得堡的朋友奥涅金到访。他向众人介绍奥涅金,一个因为厌倦城市生活便来到乡间散散心的年轻人。情窦初开的达吉亚娜对这位风度翩翩的陌生人产生了爱慕之情,他与自己熟悉的乡下人那么与众不同。但是,奥涅金只把达吉亚娜看成一个读了太多浪漫小说的村姑。</p><p class="ql-block"> 舞蹈加入了俄罗斯民间舞要素。</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第一幕第二场。达吉亚娜对奥涅金一往情深,心中充满澎湃的初恋遐思,禁不住写了情真意切的情书,嘱咐奶妈将信转交给奥涅金。这时梦幻出现,奥涅金来到了<span style="font-size: 18px;">达吉亚娜的</span>卧房。</p><p class="ql-block"> 镜子中加入了镜像的<span style="font-size: 18px;">达吉亚娜,里外两人对称动作,并且奥涅金也从镜中穿越而过,这是个非常有特点的创意。</span></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第二幕第一场。当地达官贵人纷纷前来为达吉亚娜庆祝生日。他们谈论着连斯基如何痴迷于奥尔加,也窃窃私语地预测达吉亚娜和那个初来乍到的奥涅金将如何发生风流韵事。一旁,奥涅金觉得这伙人令人厌烦,掩着嘴打起哈欠来:他觉得很难在这些人面前保持礼貌。还有,他对达吉亚娜的情书也感到厌烦,他觉得那不过是少女的意乱情迷之作。他悄悄找到达吉亚娜,拒绝她的爱,并把情书撕掉。达吉亚娜悲痛欲绝,但这并没有唤起奥涅金的怜惜之心,反而更增加了他的反感。</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这时,达吉亚娜的远房亲戚格雷明公爵来了,他爱恋着达吉亚娜,拉莉娜夫人自然也希望撮合他们,但是,芳心已碎的达吉亚娜(白裙)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位年长体贴的亲戚。这时,郁闷无聊之极的奥涅金(黑衣)故意向奥尔加(黄裙)大献殷勤,来惹怒连斯基(褐衣),而奥尔加也漫不经心地跟他嬉戏。可是,连斯基却被激怒,向奥涅金提出决斗。</p><p class="ql-block"> 随后的第二幕第二场。达吉亚娜与奥尔加试图向连斯基解释,但这位浪漫诗人已觉得好友出卖了自己,心上人又忘恩负义,使他万念俱灰,坚持要决斗。决斗中,奥涅金杀死了好友,而他冰冷的心也因朋友的悲惨死去而被震动。达吉亚娜认识到她的所爱是多么虚无缥缈,而奥涅金又是那么自以为是,那么空虚。</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 整场三幕三场演出采用三场明,三场暗的方式交错进行:明场人数众多,暗场人数少,转场时加入了几次过场,使情节情绪衔接紧密。但暗场光线有些偏暗,动作难以有效观赏,似应用追光灯引导。略感遗憾的是,中间两次幕间15分钟休息,只是为了间隔三幕,有些冗余。</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span></p> <p class="ql-block">  第三幕第一场。为了忘记这场无聊的决斗,奥涅金四处游荡,多年后他重回圣彼得堡,出席刚刚完婚的格雷明公爵在宫殿举行的宴会。</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芭蕾舞剧《奥涅金》的音乐主要根据柴可夫斯基钢琴套曲《四季》编辑配器而成,有意不使用老柴已有的歌剧《奥涅金》音乐,据说在当时还引起了很大争论。实际效果看,整部音乐兼具了交响与戏剧因素,对芭蕾表演起到了重要的衬托作用。遗憾的是,大概是因为疫情减少演出人员的需要,伴奏采用录音,声效大打折扣。</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布景采用空白天幕和单层实景,有些单薄,加之演员阵容中等,感觉难以形成宏大的气场。</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舞会上,奥涅金赫然发现端庄、优雅的公爵夫人,正是当年自己不屑一顾、漠然回绝的村姑达吉亚娜,奥涅金知道大错铸成,追悔莫及。他觉得人生显得更加空虚而漫无目标。</p><p class="ql-block"> 这精彩绝伦的三追三躲,表现了<span style="font-size: 18px;">达吉亚娜欲爱还休的复杂心情。</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font-size: 18px;"></span></p> <p class="ql-block">本文图片、视频均由iPhone 12 Pro Max手机拍摄</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本文背景音乐为芭蕾舞剧《奥涅金》选曲</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全文完——节选自李小宁七卷系列散文集之第七卷《舞台没那么炫》</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李小宁七卷系列散文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海洋没那么宽》-散文集一卷</p><p class="ql-block">《建筑没那么美》-散文集二卷</p><p class="ql-block">《岁月没那么久》-散文集三卷</p><p class="ql-block">《楼市没那么善》-散文集四卷</p><p class="ql-block">《传媒没那么真》-散文集五卷</p><p class="ql-block">《山水没那么奇》-散文集六卷</p><p class="ql-block">《舞台没那么炫》-散文集七卷</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李小宁近三年创作的七卷系列摄影散文集(计1500幅摄影作品、50万字散文)</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域外众生相(1)朝鲜、越南、老挝》</p><p class="ql-block">《域外众生相(2)缅甸、泰国、柬埔寨》</p><p class="ql-block">《域外众生相(3)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p><p class="ql-block">《域外众生相(4)以色列、土耳其》</p><p class="ql-block">《域外众生相(5)南非、摩洛哥、埃及》</p><p class="ql-block">《域外众生相(6)俄罗斯、英国、爱尔兰》</p><p class="ql-block">《域外众生相(7)匈、捷、奥、巴尔干四国》</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作者简介</p><p class="ql-block">李小宁,建筑专家、作家、摄影家、文艺评论家、旅行家。设计建筑近百栋,计50余万平方米。出访近百国,达数百座城市和地区。已在国家级出版社出版图书31卷,全部被国家图书馆馆藏,累计发表著述1000万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