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工作

长岸一村

<p class="ql-block">单位到英德搞团建活动。英德当然不是欧洲的英德,是广东一个县级市🤗。英德因其喀斯特地貌造就山青水秀,也就成了广州的后花园。</p><p class="ql-block">这次单位团建组织者也用了心。挑选了颇有特色的英德德庆里茶园作为团建活动营地。在团建活动期间有位朋友来电聊工作上的事。他是某企业运营老总,听到我们单位搞团建活动就羡慕地说:“你们公司居然选周四周五搞团建,让你们周六周日还可以休息?对员工很关怀呀。我们公司所有活动会议都在周六周日搞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加班成了企业恩赐,假期开会搞党建、团建美其名是为让员工放松。许多企业老板恨不得员工变身为工作机器,不吃不喝。我不是法律工作者,我不知道这是否合法。不过我去澳洲旅游时,当地导游谈到这问题回答是明确的:在澳洲要求员工加班,是侵占员工休息时间的违法行为,员工有权拒绝。如果经员工同意,企业应支付2~3倍工资作为补偿。我们似乎搞不清楚为什么工作了。真有点现在热门语所说“忘了初心”。</p> <p class="ql-block">讲到这,我想到马云的“996”幸福论。一直以来我是挺佩服马云的。佩服他的坚持、佩服他的卓识远见,佩服他的口才了得。然而也许出的大场面多了,见的大人物多了,听到恭维的话多了,我觉得他有点飘了。马云称“今天中国BAT(百度、阿里、腾讯)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望被尊重,我请问大家,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你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我不知道马云所谓的成功是怎样的。拥有财富就是成功?被前呼后拥就是成功?成功学的大行其道,我认为是社会的悲哀。记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有一段激励了一代人的一段话: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p><p class="ql-block">这段充满理想主义情怀的话在当代现实主义盛行的时代似乎已经不合时宜。然而一个人、一个社会还是要有点理想主义情怀的。不然就太现实,太可悲了。不是吗?正如庄子说: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可不哀邪!</p> <p class="ql-block">一个企业如将员工视为机器,员工自然对企业不可能有感情。企业与员工,一个是组织,一个是个体。没有个体不成组织。没有组织形成不了强大的力量。企业一方面是战斗的组织,另一方面又象一个家庭。团结宽容、互助互爱,这样才有凝聚力,有凝聚力才有战斗力。</p><p class="ql-block">一个人如果将自己变成一部工作机器,赚钱工具,人为物役,这是一个人的悲哀。就象周星驰一句台词所说:同一条咸鱼没什么区别。</p><p class="ql-block">工作只是生活一部分,人应有情感、有理想、心怀正义和悲悯,幸福快乐地生活!</p><p class="ql-block">人为物蔽,则与尘交;人为物使,则心受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