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父亲

雪中漫步

<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父亲节来临,不禁又想起来父亲,想起那些年充满父爱的日子。</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作为电信技术高级工程师的父亲,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勤勉爱学真诚善良乐意助人是所有认识他的人共赏的,也是我心目中一直的榜样,父亲对我的关爱对我老公的赞赏对我宝贝儿子的疼爱一直让我铭记在心记忆犹新。</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28年前那个阴郁的清晨,当电话接到医院急救的通知,心中的忐忑不安心慌意乱让我预感到一种不祥,我们心急如焚的赶到医院,父亲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没有临别的话语,只有头一天中午照顾父亲吃完午餐后,在父亲的病床前看到他精神状况还好,于是与他聊了一会,他时而问候母亲好不好,时而问起他的小外孙怎么样,他心中最牵挂的就是他疼爱的小外孙,那时我儿子小才一岁多点也不敢把他带到医院来,父亲常常手握着小外孙的照片,不停的说:崽崽乖,崽崽乖!我知道父亲最惦记就是他的外孙子,因为只有我们姐妹俩父亲一直盼望着有个儿子,所以他一直把女婿当成儿子来喜欢,对他的两个外孙更是疼爱有加。聊了一会怕父亲累了就让他休息,看他情况还稳定叮嘱看护父亲的人好好照顾,然后准备放心回家并告诉父亲:爸爸明天我再来看你!父亲安静的望着我:你今天都来看了我,明天不用再来,回家带崽崽哈!谁知这竟是最后的告别。</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当时母亲因父亲住院的病痛一着急因高血压引发蛛网膜下腔出血也同时住进医院,病中的父母相互牵挂着,那份真挚的夫妻情意深深地感染着我。母亲刚出院几天,父亲就静静的永远离开了,一边我们要强忍悲痛隐瞒母亲父亲离去的事实,一边还要考虑如何告诉母亲这残忍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几十年至深的夫妻情。</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清理父亲留下的东西,柜子里一大本一大本的设计图样,每个新建电信分局的设计都倾注了父亲的心血,从纵横制交换机到程控交换机的新建设计,东西南北四个局都有父亲的亲历参与设计规划,作为电信人父亲的付出获得的成就让我深深感到自豪,成为我努力认真工作的动力榜样。记得那年高工职称评定的时候,要加试英语,父亲以前一直学的是俄语,家里至今还有一本硬壳16开的俄语书籍,是我们小时候最爱看的,虽不懂俄文,却很喜欢上面漂亮的图片。英语和日语都是父亲跟着广播自己看着书学成的,为了高工职称评定,父亲又一次的拿起英语书努力一次就通过了英语考试,真的佩服父亲的毅力和认真学习的精神。</span></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父亲常说无官一身轻 ,所以对于官场之类的从来无暇顾及,安心本分认真执着的做好他的技术设计工作。有点知识分子的清高,什么事都乐于自己做不喜欢求人帮忙,局里两三任领导都是以前的同学,他们常常说有什么事找他说话就是,父亲却不会轻易麻烦人家向他们提出任何的要求。</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父亲从广东出来得早,那时爷爷在广东有一个修理钟表的店,父亲有空就喜欢看爷爷修理钟表,聪明的他也学会了这门技术,作为业余爱好,总会看到父亲乐于义务帮人修钟表,收音机,电话机之类的。</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作为50年代重庆邮电学院毕业的知识分子,父亲最大的遗憾就是我们姊妹两都没有上过正规的大学,父亲常常为这事叹息:真是两个女子都不如我们这老头子,至少我还读过重邮的嘛!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常常教给我一些古诗,那首马致远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还有那首王翰的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从我儿时记到现在都还那么清晰。后来我参加成人大学的学习,我喜欢文学上的,父亲一再劝说还是读理科的好,固执的认为电信只重用有电信专业的,文字只能作为爱好而已。其实我知道父亲是为我好,可真正理科上的我实在是没有那么多的兴趣,我觉得我是让父亲失望了,如果父亲还在健在的话,看到我后来能在我们电信报上刊登一些文字也许会很欣慰吧。</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父亲在的时候对我疼爱有佳,在我成长的岁月里,不管我做什么都是细语教导,养成了我从小就乖巧文静温柔的性格,可有时又特别固执,记忆中在上小学之前就因为固执任性父亲为此生气动手轻敲了两下,哭得稀里哗啦的,怎么也劝不住,只得带我到他办公室又买食品又是零食的才规劝到不哭。记得我小时候特别胆小内向,所以直到工作了都不敢去学骑自行车 ,父亲也不乐意我学骑车 ,说骑车很危险。那会儿父亲办公室的同事都说:你女儿真是太宝贝了,这么大都不让她学骑车!这真是父亲娇惯出来的娇养女子。</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其实作为广东人父亲到成都还是一段奇遇,那年父亲在广东的一个电信培训学校出来,分配到北京邮电,在南方温暖气候呆习惯的父亲简直不能适应北京冬季严寒那么冷的环境。那时都说四川是天府之国,他就独自一人跑到四川来,到了重庆邮电自报家门自我推荐,结果成都邮电接纳了他,并把他从北京调到了成都,从此就在成都扎根,通过学习取得了重庆邮电学院的毕业文凭。</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年轻时的父亲英俊潇洒高个清瘦,到四川后广东人学着说广东味的四川话,经过人介绍认识了我母亲,一个白净漂亮贤惠的女人。很少听到父亲讲粤语,偶尔听到也只是父亲的广东同学光临成都到我家,看到父亲一脸快乐开心的讲着家乡话,我是一句也听不懂,作为广东人的子女竟然一句粤语也不懂还是觉得汗颜。父亲的脾气极好,也从不发怒,偶尔生气也是闷着不出声,从来就没有见过父母争吵过,对于母亲每月给我外婆寄钱回家,也从来不会说什么,父母对长辈的孝道传给了我,养成了我也同样对长辈的孝敬。贤惠的母亲把父亲和我娇惯什么家务都不会做,其实我就是被父母的爱娇惯中长大的孩子,在母亲精心照料和合理计划安排下我们一家过着衣食无忧的快乐生活,父亲的一生有了贤惠母亲的照顾是幸福的快乐的。</span></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span style="color:rgb(1, 1, 1);"> 对父亲的记忆太多,28年的梦28年的思念只有借助这点滴的文字表达对父亲深深的爱,也了却28年来一直想用文字纪念父亲的心愿。</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