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天盾》——海南登岛缴高炮 北上经受新考验

昔日如歌

<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center;">作者2004年谈团史</p><p class="ql-block">作者:王献廷</p><p class="ql-block">1950年4月下旬的一天,我们三连接到命令:去海南岛收缴敌人的高射炮。连长韩庆广向大家做了动员之后,同志们都很兴奋:自从年初来到海边掩护步兵进行渡海训练以来,总算是攻克敌人的海上防线,登岛作战成功啦!这次参加解放海南岛战役,我还是入伍不到一年的新兵,在连队观通排当观测手,有幸赶上了解放战争最后一战,心中也充满着自豪。</p><p class="ql-block">傍晚吃过饭,全连人员打起背包,每人背上干粮袋,徒步出发赶到海边。以往我们行动都是乘炮车,所以一般不用每人背干粮袋,这次上级要求徒手上岛,把炮和车都留在大陆,看来岛上已经完全解放了。夜色渐渐降临,我们每个班分到一艘不大的木船,大家登船出发,涉水上船时,我觉得水很凉。船行茫茫大海上,伸手不见五指,我们这些北方人大多都没有在海上乘船经验,一个班坐在一条船上,大家都不吭声,虽然身穿长衣,还是感到海风嗖嗖挺冷的,所以挤在一起,只听得海浪哗哗地响着,偶尔传来船夫民工的说话声。</p><p class="ql-block">一路顺风,第二天拂晓终于靠岸,全连顺利地集合、出发,摸黑走了不多远,便到了一所中学住下。等到天亮后,我们吃过早饭,便到了一个要塞炮阵地上,看到有八九门大口径高射炮摆在那里,炮口朝向大海,口径比我们的75炮要大不少,至少有100毫米,没有轮子,炮座直接筑在混凝土地基上。留在此的还有几个国民党炮兵,阵地旁的小房子里有一些炮弹。全连立即检查炮况,一个炮班分管两门炮,一天就检修完毕。团供给处军械股的人也在此指导,弄了些炮弹让我们每炮打几发试射,看到这些炮还都能用,全连便进入战备值班。此后,我们每天早上从驻地那所中学走到阵地,待命防空,可是一直也没见敌机来。我看到这个炮阵地坐落在一个长有不少椰子树的小丘陵上,距离码头很近,距海口市区挺远,有十多公里的样子。由于没有敌情,大家比较放松,每日训练、值班,眺望大海。有一次我们还乘车到海口市区转了转,我对那城市基本没什么印象。王团长带着机关在海口市里,也来我连阵地上看了一次炮况。</p><p class="ql-block">那次去海口是参加一个公审大会,公审对象是我团供给处运输队的一位司机,他开车压死了一个老百姓。部队刚到新区,对群众纪律抓得特别紧,凡是损害群众利益的事都严格处理毫不留情。记得那次公审宣布对那肇事司机判处死刑,立刻在会场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老百姓们感到太严厉了,纷纷上台要求不能处死他,留着他继续打反动派。部队首长见此状况,最后也“刀下”留情,没有处死刑,判了徒刑。这给我很大的震动,深深体会到肩上人民子弟兵的责任无比沉重。</p><p class="ql-block">过了几天,连里让我随炮排长胡广玉押送团供给处副主任王发展回大陆团里。据说这位王副主任犯了盗用公款的错误,团长发火了,让我连派人送回团里交上级处理他,连首长便安排我和胡排长二人执行这一任务。团里派来辆汽车带着王副主任,交给我俩然后三人到码头,夜里登船次日早到大陆,交到团部后我和胡排长白天休息一下,晚上便返回岛上连队。这一路上只见王副主任很沮丧老实,不多说话。胡排长外号结巴,别看打仗很厉害,可平常很少说话,此时和王发展就更没啥话说。我想革命胜利了,有人经不起糖衣炮弹的攻击,他大概就是这类人吧。</p><p class="ql-block">回连队没几天,全连又奉命返回大陆,我们把炮阵地打扫好,也没见到来接交的部队便离开了。次日一早登陆之后停也没停,回到我连原阵地拉上火炮就出发北上,直接赶到广州市。这次登陆海南岛搜缴敌人高射炮,前后也就是十几天时间,全连任务完成得很好。到广州后开罢庆功会,送走了朝鲜同志,全团又铁路运输开往武汉。我们观测班副班长金静根是朝鲜族战士,这次也跟着他们原来七连的战友们一块回朝鲜,班长陈儒组织全班开了欢送会。等到后来我们第二次入朝时,在平壤机场,金静根和其他一些朝鲜战友还来到我们连看望了老连队,据说他已经是高炮营长了。</p> <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center;">海南岛岸边大炮</p><p class="ql-block">从武汉再向北开进时,大家都说全国解放了,毗邻东北的朝鲜有了战火,我国边境要受到影响,我们很可能去那里战斗。连队抓紧动员巩固部队,要求中途不得请假回家,因为我是河南人,又是学生兵,连首长可能怕我半道上偷跑回家,从武汉出发时还布置班里重点“关照”我。其实,我那时的思想很坚定,就是想着好好干,争取早日加入党组织。说起来好笑,1949年春天我家乡河南叶县解放时,我上学时的语文老师当了区长,我开始跟他在区政府做点工作,看到人民群众对共产党拥护爱戴,党在群众中威望很高,就想参加共产党。后来看到解放军大部队络绎不绝地走过,“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口号声不断,正好四野在郑州开办特种兵干部学校来招生,我心想参军就是参加共产党,于是让老师区长写了封介绍信,到郑州进了这所学校。5月入学,领到了一条毛毯,两三天后听说要开拔到禹县去,有的人便偷跑了,把刚发的毯子也拿走。事先有和我熟悉的人问我跑不跑?要我也跟他偷跑。我坚决不干,并劝他们说:“全国解放战争就剩这么点尾子了,现在不抓紧做点贡献还等啥时候呢?”后来我们这些新兵学员坐车到了禹县高中开学,主要内容是学习两种军队、世界观和划成分等革命道理。3个月便毕业,我被分配到高一团三连,跟着部队来到了武汉。到部队后看到有些干部和老兵开会不叫我们参加,听一些老兵议论说“人家党员开会,咱们不是党员不能参加”,这才知道参加解放军还不等于参加了共产党,当兵和入党不是一回事儿,党员的先进模范性要更强。于是,我下决心争取早日入党。从武汉继续南下时,说是要参加打广州,有和我一起当兵的人出现动摇,有个与我一块从学校来的人,夜里站岗开枪自伤,没有经得起这一考验。这从反面也告诫我,不可松懈,要时刻准备经受考验。到了雷州半岛前线,在满是石头的山上挖阵地,我们几个人积极苦干,挖得又快又好,连长排长来看了后,说你们吃苦精神强,干得好。后来连里给我记了一小功。</p><p class="ql-block">现在,部队又挥师北上,虽然任务尚未传达,前途未卜,但我还是暗下决心:做好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一定经受住任何战斗和困难的考验,争取早日入党!就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一路上尽管也很惦记家里,但还是克制住自己,毫不动摇地跟随部队北上,直到鸭绿江边。在安东通过爱国主义、国际主义教育,我进一步认清了共产党及解放军对国家人民应承担的义务,要求入党的愿望更加强烈,工作也更积极主动不怕苦累。就这样,连队党支部终于在8月15日,吸收我为预备党员,次年在朝鲜战场上又转为正式党员。自此以后,我始终牢记着这一点:那就是一个人一生中要经历很多,要抱定信仰,始终准备好,迎接新考验。就是凭着这样的信念,一直到30年后,我脱下军装转业到地方工作。</p><p class="ql-block">现在回想起来,当年三连使我打下理想基础和确立人生信念,没有那时的海南岛战役和后来的北上抗美援朝,以及常年的戎马生涯,就没有我至今坚定的信仰和强壮的体魄。</p> <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right;">(2006年10月口述于沈阳,原草整理)</p><p class="ql-block">作者简介:河南叶县人,1929年12月生,1949年5月参军,曾任学员、战士、班长、副排长、干事、股长、科长、团副政委等职。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援越抗美战争。1979年转业至沈阳农机公司后离休。</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未完待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