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村记忆(一)

海风

<p>在陈嘉庚创办航海教育100周年之际,我重返集美学村。</p> <p>虽然已是10月20日,厦门的市树凤凰花仍挂在枝头。</p> <p class="ql-block">航海学院是我职业生涯的起点。我曾经在这里工作了整整11个年头。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温、良、恭、俭、让是中国人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美德,嘉庚先生在集美烟敦山上所建的“一主四从”五栋楼宇,并不是简单地进行文字整合以进行冠名,而是用 “即温”“明良”“允恭”“崇俭”“克让”,另出有典。通过这些用典又引伸出其他含义,同时又保持了“温、良、恭、俭、让”的整体性,所蕴含的思想非常深刻。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楼名读起来朗朗上口,非常富有节奏感。</span></p> <p>熟悉的操场。</p> <p>新生在军训。航海学院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管理。</p> <p>航海学院的标志性建筑海通楼(当时的一号楼)</p> <p>克让楼(当时的二号楼)。我曾经在这幢后面的一间储藏室住过7~8年。</p> <p class="ql-block">崇俭楼(当时的三号楼)。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崇俭。曾国藩《曾文正公嘉言钞》有云:居家之道,惟崇俭可以长久,处乱世尤以戒奢侈为要义。崇尚俭朴戒忌奢华本来就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陈嘉庚曾说:“本校性质如何?即省俭是也。中国今日贫困极矣,吾既为中国人,则种种举动应以节俭为本。”他还举例批评当时有些学生“无故而浪费”之事,“且有一事,自开学至今不过—月,在鄙人耳所听目所见,诸生请假赴厦者,除例假外尚不胜数。究竟有何事故而仆仆如此?若购衣服鞋袜,何不于来时购备?况一次赴厦最少须费一元,无故而浪费,甚非求学者之所宜尔也。查请假生以中学部为多,大抵该部各生家资富厚,以浪掷金钱为无妨,不知本校性质与市镇学校不同。……鄙人在新加坡时,地处繁华,每月除正当费用外不及二元,所以如此者,盖以个人少费一文,即为吾家储一文,亦即为吾国多储一文,积少成多,以之兴学,此余之本意,亦即本校之性质也。”</span></p> <p class="ql-block">允恭楼(当时的四号楼),因酷似白宫,也称白楼,是当时校部办公楼。我所在的基础部及其数学教研室就在这幢楼的二楼左侧。<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允恭、克让。语出《尚书·尧典》:“允恭克让,光被四表。”专门记录孔子及孔门弟子思想言行的著作《孔子家语》:“昔尧治天下之位,犹允恭以持之,克让以接下。”允恭克让,是指忠诚谨慎,推贤让能,形容人的美德。</span></p> <p class="ql-block">这是原是五号楼,后来拆掉建了图书馆。现在在原图书馆基础上拆建复原的明良楼。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明良:谓贤明的君主和忠良的臣子。《尚书·益稷》有载:“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意指君明臣良,诸事安宁。诸葛亮在《便宜十六策·考黜》中说:“进用贤良,退去贪懦,明良上下,企及国理。”因此,在白帝城有“汉代明良”匾、成都武侯祠有“明良千古”匾。这是后世称颂刘备和诸葛亮“君明臣良”之德。不过,无论是“汉代明良”匾还是“明良千古”匾,都将“明”写作“眀”,即“汉代眀良”“眀良千古”,其中“眀”字为目字旁,这不是错别字,而是异体字。“眀”在这里表示内心清明,心眼相通,所以是目字旁。“汉代眀良”“眀良千古”二匾也因此而后世闻名,为人们津津乐道。</span></p> <p class="ql-block">即温楼(六号楼),当时是物理实验室。我们也在这里的一楼办公过2-3年 。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即温,出自于《论语·子张》:“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用现在的话解释,就是:君子的容貌,从外表看起来好象有三种变化,起初远远望见他,觉得很庄重,接近之后又觉得很温和,等到听他说话之后,又觉得他义正辞严,一丝苟且也没有。后以“即温听厉”解释为面受尊者的教诲。说到即温楼,其与厦门大学还有一段缘分。当年陈嘉庚急于创办厦门大学,就连蔡元培、蒋梦麟都劝其“不宜速办”。但是,陈嘉庚等不及,在厦门大学校舍还没有奠基时,就在集美学校宣告“厦门大学”开幕。1921年4月6日,陈嘉庚把刚刚落成的集美学校即温楼和其他一些校舍作为厦门大学的临时校舍,举行了开学典礼,此举标志着“南方之强”厦门大学的诞生。在即温楼楼顶现有陈嘉庚手书“民国十年四月六日厦门大学假此开幕”之立牌。次年2月,厦门大学迁入厦门演武场新校舍。</span></p> <p>这个当时的七号楼,是轮机系的学生宿舍。刚到学校时,曾在这里的三楼住过3-4年。</p> <p class="ql-block">诚毅楼(九号楼),当时学校的医务室。这幢小楼建国前是校董室,陈嘉庚老先生建国后的初期曾住在这里。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1918年,陈老先生将“诚毅”定为集美学校校训。“诚”“毅”合组一词,在陈嘉庚之前尚不曾出现。《孟子·离娄上》:“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论语·泰伯第八》:“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诚是自然的法则,追求诚是做人的法则。毅乃坚毅刚强的品格,是对做事的基本要求。进一步而言,以诚处理人与人的关系,以毅处理人与事的关系,“诚毅”,即“诚以做人,毅以做事”。</span></p> <p>美丽的校园。</p> <p class="ql-block">建南堂,集美学村的大礼堂。当时的电影院。<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李光前先生原籍福建南安的缩写建南,或福建南部缩写,即建南。</span></p> <p>陈嘉庚先生塑像。毛泽东主席誉其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p> <p>归来堂。</p> <p>陈嘉庚故居。像陈嘉庚老先生这样倾家兴学的,恐怕是绝无仅有。</p> <p>陈老先生建的室外游泳池至今仍在使用中。</p> <p>这个小游泳池当年是专门为女生修建的,但不知何故一直没有使用。</p> <p>游泳池的更衣室,将男女游泳池分隔开来。</p> <p class="ql-block">陈嘉庚陵园(鳌园)和集美解放纪念碑。</p> <p>集美寨</p> <p class="ql-block">南熏楼是与我同龄的15层楼,是集美学村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当时福建省的最高楼。 <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rgba(34, 87, 246, 0.047); color: rgb(6, 6, 7);">南薰。意思是指《南风》歌,相传为虞舜所作。《史记·乐书》说:“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不载歌辞。《孔子家语·辩乐篇》载此歌:“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后借指从南面刮来的风。中国古代历代诗人的诗词中多有“南薰”一词,读来十分古雅。</span></p> <p>这是每年举行国际龙舟赛的龙舟池。当年我每天都要绕池边晨跑,这里也是我们每天晚饭后散步的地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