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保证自己不被大風吹倒吗?

折磨你

<p class="ql-block">最近有个流传广泛的段子,讲一位医生给患者问诊,“如果痛苦的级别从0到10依次递升,那你现在的感受是几?”</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患者低着头说:“π。”</p><p class="ql-block">医生很困惑:“π?圆周率?”</p><p class="ql-block">患者抬了抬眼:“<b>是的,没有多么极致的痛,但却没完没了。</b>”</p><p class="ql-block">这种形容,正是当下大多数人的感受。</p> <p class="ql-block">飓风来临时,站在麦田里的人,无一能幸免。不断看到有人提及“日日见证历史”。曾经这句话,尚还是年轻人对世界一句略带戏谑的吐槽,如今,却实实在在地成为了避无可避的现实。</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在同一个社会语境下生存的人们,被突如其来的时代飓风吹得七零八落,再没有谁可以妥帖安然地当一个看客。</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用尽全力抵抗,在世界动荡时,不被大风吹倒。</p> <p class="ql-block">“静止”,是这个春天热度极高的词汇之一。静止,意味着物理活动空间的受限,也意味着心理活动空间的无序。</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学生居家上网课,上班族居家办公,省却通勤时间原本是令人轻松的事,可身边却不断有朋友表示,原本被通勤区隔开的工作和生活,如今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原本一日三餐有节有序,如今蜗在家里,常常想不起上一顿饭是什么时候吃的。这样的生活,让人感觉提不起劲来。</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原本生活紧凑有致的节奏静止了,人的大脑是喜欢“意外”的器官,无序的静止会令其对一切感到意兴阑珊。</p> <p class="ql-block"><b>大风吹来时,若身边有一棵树,人便会自然而然地向那棵树靠过去。静止的生活里,一个尽可能健康的生活秩序,便是那棵风中的大树。</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选择一个适合你的起床时间,让自己不必紧迫,也不必太放纵地醒来;为此,前一晚若无意外,你需要早一点上床睡觉,有意识地,用看书的方式代替刷不到尽头的手机信息流;认真地吃早饭,不是随便塞一口面包就好。</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一顿认真的早饭,会让大脑短暂地兴奋起来,意识到——嗯,这是好好开始的一天,这是可以期待的一天;明确工作时间,甚至比在公司更加严格的方式,在工作时,尽可能地紧张,提高效率。与此同时,要在休息的时间里,果断离开电脑,起来站一站,看看窗外,或是……下楼做个核酸。</p> <p class="ql-block">还有一些小窍门,例如,将工作电脑放在离床或沙发尽可能远的地方,例如,在工作时间里脱掉睡衣,换一件衣服,给自己增加更积极的心理暗示,例如,养一盆不需太费心打理的花儿,既然出不去见自然,便叫自然来到家里……</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span class="ql-cursor"></span>所谓生活秩序,便是在不得已的“静止”中,重建生活的节奏感,给大脑一些新鲜的刺激,也给生活一些微小而亮的念想。</b></p> <p class="ql-block">不知有多少人同我一样,有这样的感受:<b>最近这些日子所看到的颠倒常理的新闻和信息,比我这一生其他时间加起来的还要多。</b>仿佛不管什么时候拿起手机,都会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负面信息涌到眼前,而我们除了给予关注外,往往无力解决,<b>如果你决定把手机关闭,拒绝接收这些负面信息,请不要质疑自己,不要觉得自己“冷漠无情”,在这样的时刻下,屏蔽负面信息以求心理自保,也是一种必要。</b></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我们民族是极讲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这种集体主义观念的背后,其实是边界感淡薄的体现,当大量负面信息产生时,我们常常会陷入一种自责,甚至认为自己处境的暂时安全是一种背叛——比如,当朋友因为隔离在家物资不充足,连吃饭都成问题时,很多人会下意识地认为自己尚可以去餐厅大快朵颐是“不正确的”。</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心理学有个名词,叫“替代性损伤”,指的是因对他人创伤经历的共情,而产生的如亲历创伤事件般的后遗症。</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如果应接不暇无从判断的负面信息让你感到心绪不宁、极度悲伤无法排解、精神涣散,甚至头痛、胃痛、睡眠不佳,请暂时给自己紧张的心理松松绑,让自己远离这些负面的消息。</p> <p class="ql-block">建立自己的心理防御机制,并不意味着丧失共情能力,也不意味着对他人的痛苦熟视无睹,恰恰是让我们过劳的同情心得以修整,给自己“补充能量”,后退一步,避免与负面信息过多纠缠,有助于我们更加清晰坚定地面对真实的生活。</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毕竟,若想要保护好所爱的人,首要的,就是先保护好自己。</p> <p class="ql-block">前些日子,作家莫言受邀给当代年轻人说些鼓舞心性的话,他讲了一个儿时的故事。</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童年莫言,与爷爷一起推着木车运送草料,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阵狂风,车上的草料被大风吹得一干二净,爷爷死死地抓着木车,身子弯成了一张弓,一张韧性十足,不被大风吹倒的弓。</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莫言讲这个极简单的故事,意在说明一个最为质朴的道理:<b>有时候,人生并没有胜利可言,只是用尽全力,不被打倒罢了。</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span class="ql-cursor"></span></b>也是听了这个故事,我回想曾经看过的莫言的小说,突然懂得,在他的书里,似乎极少展示主角是如何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胜利了的,他只是忠实地描写在生活的击打之中,主角如何艰难而用尽全力地,维持一个站立的姿势,不被大风吹倒。</p> <p class="ql-block">曾几何时,“活着”,是我们价值观中的最低标准。仅仅是“活着”,这便是不值一提的,是丧气的,是不求上进的,生而为人,自当有更高远的理想,有更高级的追求。但,若是大风袭来时呢?大风袭来时,站立在风中就已需要十成力气,这种时刻,又该如何要求自己,如何面对生活?</p> <p class="ql-block">理学家李松蔚提出了一个新的视角,他说,<b>“我不认为‘活着’就等于降低标准,我认为‘活着’是另一种标准。”</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村上春树曾形容小说家这个职业,说其是一个人人都可以跳上来的开放擂台,谁运气好,写出一两部惊世之作也不是新鲜事,但要是想长期站在这个擂台上,不论输赢,只是稳稳地,经年累月地站在上面,以一种安身立命的方式坚守下去,却极为不易。</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所谓“活着”的另一种标准,便是将预期拉长,将目光放远。</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span class="ql-cursor"></span></b>如果说,曾经年少成名、一夜爆红是更惹人艳羡,哄人追捧的,那么如今,在一切都不景气,不顺利的情况下,让自己“活着”,可持续地,尽可能舒适地活着,活到一切都渐渐好起来的那天——这也算是极其了不起的胜利了。站在十年,抑或二十年后,回头再看,方觉知“活着”究竟需要怎样的力量,需要如何稳定的心性,如何执着的坚守,如何不屈的韧性。</p> <p class="ql-block">这是段尤为艰难的日子,多少人迷失了生活的锚点,难以提起对生活兴致勃勃的热情,多少人感到苦痛迷茫,自我怀疑,不知如何计划将来。</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而我只想对你说,你不是一个人。每一步犹疑,每一步不甘,每一步愤恨,每一步苦痛,你不是一个人。每一步坚持,每一步淡然,每一步善良,每一步宽容,你不是一个人。</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span class="ql-cursor"></span>我们站在一起,以血肉之躯抵挡,在世界动荡时,不被大风吹倒。</b></p> <p class="ql-block">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著作权归作者所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