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马克思生态思想研究》导论笔录要点

陆冬川

<p class="ql-block">.</p><p class="ql-block">◎ 用好马克思主义“望远镜”、“显微镜” 去研究解决复杂的生态问题,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的继续探索,当然地,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要求。</p> <p class="ql-block">◎生态和谐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但当下这一需求却危机四伏。由于人类的掠夺式开发,资源告急!由于工业大量排放废水、废气和工业垃圾,农业上大量化肥、农药的使用,自然环境遭到破坏,生态系统处于严重失衡的危机之中!</p> <p class="ql-block">◎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面临危险。</p> <p class="ql-block">◎现实需要新的理论去解决生态环境危机和人类社会可持续生存发展这个大问题的迫切需要,极大地推动着生态文化理论创新。</p> <p class="ql-block">◎ 生态科学技术获得了迅速发展,但是,科技层面的方案治标不治本。人们开始把视野投向人自身的更深层的文化根源。</p> <p class="ql-block">◎ 新自然主义的生态世界观力图通过返魅自然(返祖寻源)去重新认识"人在自然中的位置",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p><p class="ql-block">马克斯* 韦伯提出了自然的祛魅的概念,概括了工业文明社会人类利用科学技术和机器生产走向现代世界的历程。自然的祛魅是现代工业文明,人类从宗教神学中解放出近代科学,建立了实验的方法,开始提供自然之谜的科学解答,科学技术成了人类征服自然、开发自然、改造自然、从自然获得财富的工具。自然成了人类获得物质财富的源泉。</p><p class="ql-block">然而,科学技术的应用,扩大和延伸了人的力量,在逐利的驱动下,人对自然环境的破坏程度愈演愈烈了。当代的生态事实表明,自然界也蕴藏着巨大的规律性反弹张力,它以"自然报复"的形式把人对自然的"祛魅实践进行了反扑(反作用)。</p> <p class="ql-block">◎ 在严重的生态危机面前,人类反思自身利用、征服、开发和改造自然的实践方式的生态合理性,认为自然的道德存在突破了人际领域进入种际领域,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从以利于人的存在发展到了危及人种的存在,因为自然有其对于人而言的客观规律,规定了人的实践活动的生态规律性。因此,人们从自然祛魅返魅自然,要求消解现代科学的片面性,把人与自然的关系从大自然的整体意义上去考察,这就是生态伦理学。</p> <p class="ql-block">◎ 后现代生态伦理学深追自然的内在价值,恢复生命和自然的主体性。这与"蝶梦庄周","花香袭人","江山如画" 等意象境界相似,认为自然内美的获得的方式是走向荒野,深居山野,贴近和体悟自然。认为世界是一个有机的共同整体,人与自然共生共存。人是生态系统中的一员,人应当尊重自然、保护自然环境。后现代生态主义世界观凝聚着对现代性的批判和超越,这是因为当代人类的生态存在深刻的危机促使人们对现代性的文化发展实践予以深度关注和深层批判。</p> <p class="ql-block">◎从自然的伦理批判到生态世界观的形成,后现代生态伦理学形成了考察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的一般理论架构,他们对当代资本主义的伦理批判拆除了现代生态根源的意识支撑。然而,生态伦理学对生态危机的伦理批判受到资本主义现实社会的局限。只要资本仍操纵着社会生产和人们的生活,那么,不根除现代社会的资本逻辑及其财富扩张的本性,生态和谐永远难成现实。</p> <p class="ql-block">◎ 针对当今全世界上出现的生态问题的现状,从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文本中寻获生态问题之社会根源,从而找到解决生态问题的社会方法,这是西方生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路。西方研究生态马克思主义的学者有威廉*莱斯、詹姆斯*奥康纳、J. B.福特,他们开发了马克思生态思想的现实价值,做出了杰出的理论贡献。</p> <p class="ql-block">◎ 资本来到人世间,意味着现代性有其物质性基础。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决定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现代性生活方式和社会的现代性,这种现代性的实质是由资本来主导包括自然资源在内的各种资源的配置。一句话,资本是现代性的深层物质基础。"现代的灾难"就始源亍资本的超越性扩张能力。资本主义的生产借助于现代科技、机器、工厂制度等对自然力的控制所形成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征服性和掠夺性的,给现代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破坏。而资本的全球性扩张,其掠夺性导致世界战争,给全人类的生存发展造成威协,形成最危险的生态危机。</p> <p class="ql-block">◎ 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反生态性质的批判不仅是|9世纪的,也是当下的,这是因为资本的逻辑主导性并没有获得当代的解决。一句话,资本主义社会的存在,人与自然成了资本逐利的工具和资源,人类的生态危机就随时爆发,人类遭遇到了生存世界的颠覆。如果沉沦的生态世界得不到真正获救,生态的沉沦则是人的生存世界的末日。 因此,资本的生态批判是现实社会必然的理论动态。资本控制权的彻底消解,就是马克思的生态思想获得胜利,那时,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获得真正的自由,人类才能获得全面的解放。</p> <p class="ql-block">福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副院长陶火生著作:<span style="font-size:18px;">《马克思生态思想研究》(学习出版社。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spa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