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天盾》——战斗中成长的高炮一团二营四连

昔日如歌

作者:孙继忠<div><br></div><div>组建:长春、小丰满<br>二营四连组编于1948年4月,是以团警卫连为主编成的。警卫连是牡丹江独立二团二营机枪连,由副营长李家琛、连长芦孟增带队,于1948年初,在长春外围东北郊小北道编入高一团的。<br>这期间,在长春的国民党两个军(即郑洞国为军长的新七军和曾泽生为军长的六十军)被我军重重包围,后勤补给全面切断,粮食、服装、弹药、油料等重要物资极度缺乏。他们采用空投的办法给被围困部队补给,几乎每天都来飞机空投。为阻击敌机的空投,它每来一次,我高一团一营对空一齐开火,射向敌机的炮弹爆烟在敌机附近开花。当场虽未击落敌机,但所投的物资,绝大部分都落在我军的阵地上,投给了敌军的是极少数。这样的形势,迫使被困的两个军一个军起义、一个军投降,这不能不说高射炮阻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br>四连编成后,根据团部指示,于1948年7月在营部王营长、田教导员和连长田瑞丰率领下,进驻吉林小丰满水电站。主要任务是训练和政治学习。由于连里没有装备火炮,便借助于团干训队的火炮进行单兵和合成训练。这时连队的生活非常好,除了上级正常供应外,丰满水库拦江网所捕捞的鱼,每周都分给连队一些以补充连队的伙食。这期间还召开了团干训队、二营部和四连全体官兵的追悼大会,悼念有我军“炮兵之父”之称的炮兵司令员朱瑞将军。他是在锦州战役中视察战场不幸踏响地雷光荣殉职的。这个追悼会激发了全体官兵的革命热情和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决心。<br>辽沈战役结束后,1948年11月底,二营部率四连进驻沈阳,这时的连长是田瑞丰、指导员是徐聪。<br>在沈阳,二营的四连、五连、六连才把人员装备全部配齐,成为了完整的二营。又经过日式75炮的突击训练,成为具有参战能力的部队。<br><br>入关南下:初战平津、海南岛<br>1948年底,随着四野大军进关,二营也乘火车开进关内参加平津战役,在天津塘沽外围执行对空作战任务。1949年天津解放后,二营驻扎在天津大直沽区,担负天津对空防御任务。这期间有一次一架敌机出现在我连上空,连长一声“放!”全连开火,八发炮弹射向敌机,未打中。敌机降落天津机场上,飞行员下了飞机就提出抗议:“我是起义来的,为什么还向我开炮?”这样,事后连长田瑞丰受了处分被撤职,由李昌根来担任四连连长。<br>1949年5月,二营奉命南下,在河南新乡以南黄河铁路大桥两端开设阵地,营部和五、六连在桥南,四连在桥北,任务是保卫大桥抢修和掩护大部队南下。6月份,过了长江后四连在咸宁进入阵地,保卫四野总部的车队南下。7月在湖南长沙市进入阵地,掩护大部队南下。<br>1949年10月广州解放后进驻广州,四连在天河机场执行保卫机场任务。这期间敌机两次来轰炸机场,四连开炮射击。后又在白云机场执行防空任务。1950年1月,二营随全团开往雷州半岛徐闻县海安,掩护渡海部队训练登陆作战。1950年5月海南岛解放,战败的国民党军队乘军舰在飞机掩护下撤离海南岛奔向台湾。这期间国民党飞机只来一次进行侦察,四连开炮射向敌机。<br><br>长甸河口:激战保卫鸭绿江大桥<br>1950年7月,四连随全团抵达安东,担负保卫鸭绿江大桥任务。这时李昌根连长已随七连回朝鲜,朱光远来四连任连长。美机经常飞来轰炸鸭绿江大桥,有的炸弹炸毁市区的民房,连首长带领全连参观被炸房屋,现场控诉美帝的暴行,全连官兵非常气愤,激发了狠狠打击美帝保家卫国的决心。<br>1950年10月16日,我连和全团一起奉命从安东出发,经宽甸到达长甸一线,担负保卫鸭绿江桥对空安全,保持大桥畅通,保证前方部队的物资供应。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时,团部带一、三营入朝作战,留二营继续守桥。记得入朝前五、六连的8门火炮补充给一、三营,仅四连有4门日式75高射炮和4挺14.5高射机枪。营部和五、六连驻扎在宽甸县以西的村庄里(具体什么村记不清),四连进入长甸河口大桥附近,于我方桥头进入阵地。朝方桥头也有一个不知是哪个团的苏式单管37炮连进入阵地。这时鸭绿江边天寒地冻,挖阵地首先用柴烧化冻层才能挖掘。全连官兵不怕冷不怕苦不怕累,连续挖好3个阵地,以便轮换使用。观察哨设在桥头的山包上。战士们吃住在阵地上,饭不等吃就凉了,喝的水是凉水。全连官兵以高昂的士气同敌机进行了数不清次数的战斗。这是四连组建以来最为激烈的战斗。<br>对长甸河口大桥,美空军是势必炸毁,以阻挠我军的补给线。在云山战役后几乎每天都有飞机来轰炸,常用机型有B-24型轰炸机,在高空五六千米以水平投弹方式轰炸大桥,每次来都在8架以上,每当它进入射程,我们就开火射击,迫使它投弹失去准确性;还有P-51型、F-84、F-6、F-4E等轻型强击机,以俯冲轰炸方式投弹轰炸,对它们我们只能用炮身射击方法射击。<br>记得11月份一次战斗中,美空军动用40多架飞机进行轮番轰炸,这次战斗我们四连的阵地是桥头附近,桥头正面是一个大山包,山顶上有我们观察哨。敌机从桥头山包顺桥俯冲轰炸,这对我连作战造成极大困难,非常难打。于是,连长朱光远命令以炮班为战斗单位,用炮身射击方法对敌机进行射击。这次战斗中,各炮班连续打了60多发炮弹,由于炮身太热,炮身上的油漆就熔化成水一样一滴滴地掉下来。战斗中三班九炮手王占玉被后坐的炮身撞伤,仍坚持战斗。这次战斗共击落2架敌机,据观察哨报告,击中的敌机拉着黑烟坠落在朝鲜很远的大山谷里。<br>虽经过无数次和敌机较量,还是未能保住长甸河口大桥的完整,大桥最终还是被敌机炸断。我军舟桥部队很快在桥的下游架起浮桥,保障战备物资不断地补给前方。<br>1951年1月,我连奉命回锦州北大营扩编,高一团编成炮兵第六十一师,二营编成六O二团,四连编为六O二团一连。从此,高一团二营四连名称划上完整的句号。<br><br><div style="text-align: right;">(2006年元旦于宁安市)</div><br>作者简介:黑龙江牡丹江人,1932年生,1947年参军,曾任战士、上士、班长、司务长、排长、会计、股长、后勤处长、科长等职,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援越抗美战争,1976年转业至牡丹江糖业烟酒公司、烟草公司任副经理、经理兼书记等职,后离休。<br></div><div><br></div><div><br></div><div>未完待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