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背后者》第二十一章:致命诈骗(终章)

miserable

已经午夜十点了,雨依然没有停的意思。我环顾一下周围,在幽深的灯光下,一切显得那么残败。钱伟的尸体趴在地上,像一只蛆虫,可怜又可笑。<br>我站立在那里很久,陷入沉思。我是恶魔吗?不,我不是。我是天使吗?是的。因为我在为这个世界清除垃圾。这些人都不应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铲除他们,就是替天行道;留着他们就是助纣为虐!可是,这时武威的憨憨的笑脸浮现在我眼前,我伸手想去触摸,但他后退了。后退之后的武威整个身子出现在我面前,一身警服!多么鲜亮的警服,亲切又威严!<br>两滴眼泪划破我的脸,对不起,武威,你身边有个杀人犯,你最信任的杀人犯!<br>事已至此,已经不能回头了!硬着头皮也要走下去!<br>我感觉一股力量贯穿我的全身,时候不早了,该行动了。我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垃圾袋,找到墙角的那罐装有百草枯的啤酒罐,放进垃圾袋里。我环顾四周,太乱了,根本无法清扫。这种情况即使我清扫得再干净,也会留下指纹。我突然紧张焦虑起来,全身发热,这时一滴雨水打在我的脸上,我打了一个激灵,抬头看向棚顶。我突然有了一个毁尸灭迹的办法。<br>我到院子里找到一根棍子,然后回到屋里,把木凳子放在屋子的正中间。我站在凳子上,疯狂用力捅房顶。年久失修的房顶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强力的打击,没几下,房顶漏了。雨水像找到了逃生口,疯狂涌进来,瞬间地面就被打湿了。我心想:还不够。我继续捅,用尽全力捅。房顶的洞越来越大,最后房顶出现了一个大漏洞。雨水打在我的脸上,月光在映我的脸上,我有种被救赎的感觉。<br>雨依然下着,越来越大。<br>我整理好衣服,带着垃圾袋,再一次沉浸在夜色里。旁边的灯火熄灭了,黑洞洞的小巷,像地府的通道。<br>过了一周,风平浪静。我有些放心了。<br>星期日的早上,阳光明媚。我伸了一个懒腰,走到阳台,接受阳光的沐浴。<br>“叮叮叮”,武威的电话。<br>“怎么了?”我问。<br>“你······你······你”武威吞吞吐吐。<br>“你什么你,有屁快放!”我嗔怒道。<br>“你前两年是不是去平昌监狱看望过一个囚犯,叫钱伟。”<br>我愣了一下,脑子在飞转。如果不承认,嫌疑更大,如果承认了,情况反而会好。<br>“对呀,他把小张害死了,我去质问他,难道不应该吗?”<br>“他死了。”武威说。<br>我故作惊讶:“啊?这种人死了倒好。哼!”<br>“你······你······你”武威再一次结巴。<br>“你不会是怀疑我吧!这都哪跟哪呀,我去探监,都两年前的事儿了,他长什么样我都忘记了。”<br>“没事儿,我只是问问。”<br>“哎,像他这种人,在社会上混这么多年,又不干正事儿,仇家一抓一大把。他出狱就等于进了仇人的口里。死是早晚的事儿。”<br>武威“嗯”了一声,说:“主要是我们现在压力太大了,那天大雨,他房顶又漏了,大雨破坏了所有的证据,现在根本找不到嫌疑人,只知道他是喝百草枯死的。看来又是一桩悬案。”<br>“你们悬案还少吗?这种人不值得!”<br>“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我们是警察。破案是我们的职责,哪有警察不希望破案的。”<br>我心里一暖,一直不正经的人,正经起来,还挺有味道的。<br>挂了电话,我脑海里浮现出武威抓我的场景。挺幸福的,我等着这一天。<br>“当当当”,有敲门声。我知道我的外卖到了。不过,随着外卖的到来,另一个悲惨的故事也到来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