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坍塌的大楼下,有些东西不容辜负

大智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个五一假期,我每天关心的除了疫情新增阳性人数,就是长沙望城区自建房倒塌事故中有没有更多人员获救。5月6日搜救最终结果公布,10人获救,53人遇难。这个数字让人心头一沉。</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6日当天,国务院湖南长沙“4·29”特别重大居民自建房倒塌事故调查组成立,并已在长沙召开了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要求严肃追责问责,给遇难者家属、给全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重大事件发生后派遣调查组查实、公布,已经成为十八大以来的<b>惯常做法</b>。</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其实目前已知的一些细节,也已能够让人们对这次事故窥其一斑。这座倒塌的自建房位于长沙医学院北门,正是学生密集的区域,事发楼上有餐馆、门面、私人影院、咖啡馆。且事发时正是中午用餐时间,<b>诸多因素叠加</b>,像乘数一样放大了事故后果的严重程度。城市自建房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尤其在高校附近,由于学生人群消费的需要,往往有很多“握手楼”,而长沙医学院北门正是一条美食街。这些地方的卫生、消防、建筑质量都堪忧,但由于鱼龙混杂,管理起来特别棘手,很容易成为一个<b>“死角”</b>。而悲剧往往就是在这样的角落里滋长开来的。</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样的自建房基本都会伴随着一些违建问题,倒塌的这栋楼原设计只有六层,后来加高到八层,且各个楼层又经过不断改建。就在事故发生的半个月前,长沙当地一家工程检测公司对位于4到6楼的家庭旅馆进行鉴定后,开具了虚假的房屋安全鉴定报告。虽然整个细节还不清楚,但不难想象,大概率是旅馆经营者为了应付检查,买通了这家公司。</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有过<b>底层生活经验</b>的人不难理解,这种瞒骗的做法,在类似消防检查、卫生检查中并不鲜见,只是具体的操作手法有所不同而已。可以说,这一起悲剧和很多悲剧一样,折射出的是社会治理中的难点、痛点,它们存在的时间很久,存量又很大。事故发生后,长沙在全市范围内已经排查居民自建房40多万栋,其中那些建设时间比较长的自建房隐患尤其大,要将这么多建筑一一排查,还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但就像与疫情的斗争一样,<b>无论多难,都要进行下去</b>。逝者已矣,这十名获救人员的故事却让人印象深刻。第九名获救者是一名医学院学生,她在被压88小时后获救,事后她说自己在废墟下敲了两天两夜。第十名获救者则是在被困130个小时后被救出的,可以说是生命奇迹。获救后她对消防员说:“<b>我一直有一个信念,你们会来救我的!</b>”人在绝境中所展现的求生欲望,真是既让人感到震撼又让人感到敬畏。那么她的这种强大信念,又从何而来呢?我以前采访过矿难救援队,知道救援队日常的训练多么严格。在这次救援中,消防人员用遍了喊话敲击、搜救犬等传统方式以及雷达生命探测仪、音视频生命探测仪、无人机等高科技手段。每晚夜深人静时,还会采取全场静默方式进行重点点位精确定位。同样是大楼坍塌事故,有的国家救援了一周仅救出了一只猫。同样是疫情,有的国家付出百万人命也要“放开”。不管哪个国度的悲剧都是悲剧,但是在面对悲剧时所表现的不同态度,却反映出很多问题。第十名获救者的“信念”,正是源于一种习惯性的预期:在灾难面前,这个国度从来不会轻言放弃,只要我不放弃,他们就不会放弃。人民的这种信念和信任,不容辜负。不管是疫情也好,</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突发事故也好,<b>没有一个生命不想被拯救,没有一个生命愿意成为时代的分母。</b>所以,无论任务有多么艰巨,我们都没有资格在人民的生命安全面前说“躺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