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天盾》——辽沈战役中的高炮二连

昔日如歌

作者:郭文生<div><br></div><div>东北战场,经过我军1947年的夏、秋、冬季攻势,连连取得胜利,1948年1月,敌军已龟缩到沈阳、长春、四平、锦州几个大据点中。当时我在高射炮团二连,参加了四平、长春、锦州三个战斗。<br><br>高炮掩护解放四平<br>1948年元旦过后,我们高射炮团由牡丹江调到郑家屯,准备参加攻打四平。<br>一天,我们连指导员在动员大会上说:四平是东北的重要城市,也是敌军的重要据点。解放战争初期我军与敌人在此进行多次较量,最后以我军主动撤出而结束。这次我们集中了优势兵力决心攻下四平,切断敌军从沈阳到长春的交通要道,这对彻底解放全东北有着重大的意义……听了他简短有力的动员,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士气高涨。各班纷纷写决心书、请战书。我们观测班(我任班长)还向全连挑战,争取在四平战役中人人立战功。<br>动员大会以后,全连掀起了热火朝天的训练高潮,抓紧备战,同时要随时准备打击来犯敌机,保护在郑家屯地区的西线指挥部安全。我连补充了弹药、汽车,每车增加两大桶汽油,准备向四平进发。<br>刚过春节后的一天,我们接到上级命令:向四平开进!那天天气十分寒冷,雪深路滑,行军特别困难。几十公里的路程,硬是走了十多个小时。有的路段积雪太深,炮车无法前进,我们只得铲雪、修路,用大绳子一百多人拉着炮车前进。有的战士手脚冻伤了,耳朵冻坏了,可是没有一个叫苦怕累的。第二天清晨5点多钟,我们赶到梨树县城郊赵家屯待机地域。这里离四平前线阵地还有十多公里,连队须夜间步行到前沿挖展开阵地。当时夜间气温达零下40多度,白天也在零下30度左右,挖阵地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战士们夜间挖阵地,白天打飞机,几天几夜睡不上觉,又困又累,有的同志往返途中边走边睡。部队抓紧时间,争分夺秒地做好总攻前的准备工作。<br>在总攻前的动员大会上,连长介绍说:四平周围是平地,大地一片雪白,对我们隐蔽作战部署十分不利,特别是敌人会依仗空中优势对我阵地狂轰滥炸,这是很大威胁。这次战役我们要充分发挥高射炮的作用,粉碎敌人的空中优势,掩护我军顺利打下四平。<br>总攻前的凌晨3点钟,我们进入了阵地,大家紧张认真地擦拭火炮、准备炮弹、检查器材,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我们后面是重炮阵地,前面是步兵,这样可以有效地掩护主要战斗部署。<br>上午8点整,总攻开始了。我军万炮齐发,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来。半小时后,摧毁了敌军前沿阵地,我步兵发起了冲锋。就在这战斗激烈的时刻,敌人3架战斗机从沈阳方向飞临我阵地上空,我们观测班迅速抓住目标,测出飞机的诸元。连长快速下达射击口令:“上空敌机高度1200,航速110,航路角3600,两发,放!”一架敌机中弹,拖着目黑烟的尾巴晃晃悠悠地向沈阳方向逃去。其它两架见状不妙,马上拔高狼狈逃窜。<br>10点多钟,有四架敌机又从东西两个方向袭来,疯狂地向我又是投弹,又是扫射,企图摧毁我高炮阵地。弄得硝烟四起,土块、雪块纷纷落到战士们的身上、器材上,我们的耳朵被震得什么也听不见了,互相只见嘴在动,却听不见声音。可是大家置之不顾抓紧抢修器材,搬运炮弹,继续战斗。这一天我们连续击退敌人的8次空袭,打得敌机中弹的中弹,逃跑的逃跑,有的不敢低空飞行,离我阵地老远就胡乱地把炸弹扔下调头逃跑了。<br>战斗到第二天下午4点多钟,胜利消息传来,我军消灭敌人2万多人,四平彻底解放了。<br>3月13日上午,四平前线指挥部首长由我们团的政委张佩同志陪同来到我连视察,首长说:你们打得很好,这次战役由于高炮参加战斗,步兵和炮兵未受敌机的袭扰,你们为解放四平立了大功!<br>高射炮兵在四平前线的初次出现,改变了过去对付敌机没有什么办法,老是被动挨打的局面,对步兵的鼓舞很大,他们路过我们连阵地时高兴地喊到:“炮兵老大哥,你们辛苦了!”我们也高呼:“向步兵老大哥致敬!”<br><br>配合步兵围困长春<br>4月底,我们高射炮团二连,从吉林小丰满发电站调往长春,参加围困长春的战斗任务。<br>当时长春被我军团团包围,它的地面交通运输线被我军彻底切断,国民党在长春城里的几万人马的后勤供应,全靠国民党的运输机从沈阳往长春空投维持。我们连的任务就是切断敌人的空中运输线。<br>高炮部队来到长春之前,国民党的运输机空投时的高度500~1000公尺,所投的物资基本上能落到敌军阵地上。自从高射炮部队到长春后国民党运输机为躲避高射炮的袭击,它在十几公里外3000~4000公尺以上的高度空投,所以空投的物资都落到我军阵地上了,敌人干瞪眼捞不到,从城里跑出来的国民党士兵讲,光听飞机响见不到东西。<br>4月28日,我们连在长春西(飞机场附近)进入阵地,做好了战斗准备。上午10点左右,一架国民党骆驼牌运输机从沈阳方向飞来,距离我们阵地上空1万多米,我们连抓住目标,对准敌机开炮,这时敌机急忙把几十个麻袋的物资投下来,调头就跑,可这些物资没能落到敌军阵地上,却落到了市内居民区,砸塌了许多民房,砸死、砸伤许多老百姓,城里一片混乱,真是鸡飞狗跳墙。这些物资未等国民党军队到,就让老百姓抢了,老百姓都饿坏了,因为他们的粮食都让国民党军队抢光了,有的老百姓甚至饿死在街头,我们阵地靠近城边,经常能闻到死人的臭味。<br>国民党军把市内老百姓粮食抢光了,又常在夜间派十几个、几十个人的小股队伍偷着突围到解放区抢粮食。为了防备敌人地面突然袭击,我们连给各班配备了冲锋枪、步枪、手榴弹等轻武器。我记得6月28日我连阵地转移到长春西南大房身村附近,一天后半夜一点多钟,阵地哨兵首先发现有小股敌人活动,我们阵地立即开枪,这时我军步兵阵地也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吓得敌人趴在地上不敢动。我们连和步兵连把敌人围住了,我们向他们高喊:“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交枪不杀!”不到天亮,他们都举手交枪。原来他们是国民党60军的部队,为了出来抢粮偷偷越过了我军步兵一线阵地,但最终还是让我们连和步兵连一起把这30多人捉住了。当围城指挥部来人给他们做宣传时,其中一个敌军连长说:“我们是国民党六十军一八三师的部队,请解放军长官救救我们,我们是来投降的。”他们还说不然也得饿死。我们战士笑着说:“明明是出来抢粮的却改口说是来投降的。”我们连和步兵连给这批俘虏兵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让他们饱饱吃了一顿饭后,把他们送到俘虏营去了。<br>国民党士兵或连以下的小官以及市内老百姓一家两三个人夜间偷偷跑出来投奔解放军的事太多了。<br>一次一个国民党六十军的连长,叫孙成,带着他夫人抱着刚出生不满一个月的婴儿夜里偷跑出城,见到我们哨兵就说:“我们是来投奔解放军能讨个活命,在国民党军队里受气挨饿,人家新七军的官兵吃大米、白面。我们六十军的连黄豆也不给吃饱,我们不偷跑出来,大人活不了,孩子更活不了。”<br>我们连参加围困长春5个来月,围着长春转了好几圈,而国民党的运输机一直不敢降低高度。特别是6月份国民党一架P-51式战斗机被高射炮击伤,迫降在长春市内马路上以后,运输机飞得更高更远实施空投,因此所投物资大部分都落在了我军阵地上了。<br>1948年8月15日,这天是东北重要节日,东北解放三周年纪念日。我们一大早就到阵地上,用树枝、绿草把阵地伪装好。上午9点多,一架国民党骆驼牌运输机由西向东飞来,我们高炮立即开炮,打得敌机晕头转向,不管东西南北,立即把所有物资都投了下来,我们阵地附近落下了5个大包,我们上去搬运回来,其中有3个木箱子是饼干、罐头等食品,另外两麻袋是国民党士兵的家信。这一天我们连真是名副其实地过节了,又是饼干又是罐头,我是第一次吃到了用玉米粒做的罐头,大家高高兴兴地在阵地上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连长风趣地说:“感谢‘蒋该死’运输大队长给我们送来的好东西。”<br>为了瓦解敌军,我们把两麻袋国民党士兵的家信送到了我们前面的步兵连让他们用广播筒喊话,让国民党士兵取走。事后据步兵王连长讲足足喊了两天,并一再交待政策,保证来取信人的安全,但他们就是不敢来。第三天后半夜,来了五个敌军士兵,说是连长派来取信的,可是他们不敢回去了,说如果让营长知道了不但他们得枪毙,连长也活不了。最后步兵连设法把两麻袋信送到离敌人阵地最近的地方,放了几天,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偷偷地取走了。<br>我们连在围困长春的过程中,白天打飞机,夜里转移阵地。夏季已到,雨多,道路泥泞,晚上我们转移阵地时经常是炮车掉到乱泥塘里,开不出来了,于是我们全连100多人用大绳子拉着大炮车前进,战士们个个是一身雨、一身泥,但是大家情绪高涨,没有一个讲怪话的。由于我们经常转移阵地,敌人摸不到我们的规律,摸不到我们高炮的确切位置,敌机不敢贸然空投,这样就为切断敌人的空中运输线,为完成围困长春的光荣任务,赢得了主动,也为以后迫使敌军起义或投诚,解放长春发挥了高射炮兵应有的作用。<br><br>群策群力智歼敌机<br>1948年秋,东北解放战争进行到关键时刻,我们团奉命调到锦州义县西部刘村,准备参加解放锦州的战役。<br>9月下旬的一天,指导员召开全连动员大会。他说:“这次战斗我们连的任务是配合友军打锦州。如果打下锦州,就关上了东北的大门,蒋介石的几十万部队想跑也跑不了,那时我们就可以关起门来打狗,彻底消灭蒋匪军,解放东北。”听了指导员的动员,大家情绪十分高涨,人人都表示:要在攻打锦州的战斗中争取立战功。<br>当时我军几十万部队调动频繁,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到各自的作战地区,争取把锦州紧紧包围起来。我们高炮部队的任务是打击敌机,掩护步兵和地炮部队尽快进入阵地。<br>9月28日,连长、指导员召集全连党员开“诸葛亮会”号召人人献计献策,对付敌人最疯狂的P-51式战斗机和B-25轰炸机的猖狂攻击。这两种敌机,一到我军阵地上空,先寻找我军的高炮阵地,企图先将我高炮阵地摧毁,它就更可以为所欲为了。根据敌机的这一特点,大家认真研究,集思广益,办法终于想出来了。于是我们连夜行动,在距离我连高炮阵地3公里处,也正是我连高炮最有效的射程和射角,造了一个假阵地。我们先在这个假阵地上挖了4个大坑,再在每个坑中间用树干树起4门“大炮”,在周围用野草伪装好,在假阵地周围埋上几颗手榴弹。把真阵地也伪装起来,做好一切战前准备。为了把假阵地伪装得跟真的一样,还需要有几个同志到“阵地”上完成“推动假炮”、“搬运炮弹”,拉响手榴弹等动作。执行这项任务也很艰巨,光挨打不还手,随时都有伤亡的危险。于是,全体党员个个争着要去完成这项任务。最后,支部决定由弹药班长王志海、战士丰小林和我3个党员去执行这个任务。<br>凌晨4点多钟,我们三个同志进入“阵地”,潜伏在自己的岗位上。当时东北解放战争发展很快,加之敌机频繁轰炸,后勤供应不上,困难重重,虽然是深秋了,我们还都穿着单衣,冷风一吹,冻得我们全身发抖,可是我们情绪高涨,没有一个叫苦怕冷的。天亮后,我们几个人开始在“阵地”上不停地走动,有意暴露目标,诱敌上当。这招还真灵,8时刚过,3架敌机由南向北飞来,刚到我们“阵地”上空,我们立即拉响手榴弹,“阵地”上空硝烟四起,造成一种向敌机开炮的景象。果然不出所料,敌机向我假阵地又是扫射,又是投弹。这时,连长命令我高炮向敌机猛烈开火,愤怒的炮弹对着敌机两个齐射,当即击落1架P-51式战斗机,击伤1架,机尾拖着长长的黑烟向西逃走了;另一架敌机一看形势不妙,马上调转方向狼狈逃窜了。<br>战斗不到30分钟,就取得了这样的胜利战果。路过我们阵地的步兵行军队伍高呼“炮兵万岁!向炮兵老大哥致敬!”我们连的同志们更是兴奋得连蹦带跳,高呼:“步兵老大哥万岁!”那欢呼胜利的场面,真是让人激动不已。<br>在这次战斗中,王志海同志右腿中弹,粉碎性骨折,可他仍然抱着右腿,左腿跪在地上推动假炮,意志之坚强实为罕见。由于他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战友们把他抬出阵地,他刚刚苏醒过来,第一句话就问:“干掉几架?”当他得知胜利的战果时,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br>总结这次战斗胜利的经验,主要是党支部发扬民主,走群众路线,想出了隐真示假欺骗敌机的好办法,共产党员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br><div style="text-align: right;">                (2001年7月于北京市)</div><br>作者简介:黑龙江省牡丹江林口人,1930年7月生,1947年参军,曾任战士、班长、干事、指导员、科长、政治处主任、团政委、北京军区政治部文化工作站站长、干休处处长等职,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援越抗美战争。<br></div><div><br></div><div><br></div><div>未完待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