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已远行

永安人

<p class="ql-block">  每个人一生都会遇见很多贵人,但最亲的贵人只有自己的父母。父母不仅给了我们的生命,还要为我们培养成人继而成家立业,后来还要为我们下一代呕心沥血。我的妈妈就是千千万万个母亲中普通而伟大的母亲,妈妈就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和主心骨,妈妈就是我们一生中砥砺前行的航标灯,妈妈就象一支燃烧的腊烛,燃烧自已,照亮我们……</p> <p class="ql-block"><b> 七 律</b></p><p class="ql-block"><b> 深切缅怀最親爱的妈妈</b></p><p class="ql-block"><b> 人间四月芳菲尽,</b></p><p class="ql-block"><b> 慈母鹤西百花哀。</b></p><p class="ql-block"><b> 母爱无疆传百世,</b></p><p class="ql-block"><b> 子孝有泪流数载。</b></p><p class="ql-block"><b> 孝子床面一碗水,</b></p><p class="ql-block"><b> 胜过墓前万吨埃。</b></p><p class="ql-block"><b> 陵阳河畔追思远,</b></p><p class="ql-block"><b> 花园桥头菊花戴。</b></p><p class="ql-block"> 2022.04.12.宁静致远(永安人)</p> <p class="ql-block">  今年,有三个8号的日子对我来说必须铭记在心:第一个8号是三月8号(农历二月初六)是妈妈九十鹤寿的生日,我们家提前两天给妈妈祝寿,绝大多数亲属都来看望她,妈妈十分高兴;第二个8号是四月8号,是妈妈远行的忌日,时隔刚一个月;第三个8号就是五月8号,是母亲节。这三个8号的日子对于我来说,心情都是不一样的,我不愿用文字来表述……</p><p class="ql-block"> 我最親爱的妈妈因年岁已高,积劳成疾于2022年4月8日(农历三月初八)不幸与世长辞,享年90岁。</p><p class="ql-block"> 尽管妈妈走得很从容,面部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但对我来说根本没有思想准备,仅是感觉妈妈身体比上一周差一点,根本想不到走得这么快。不过,我不愿意往最后的告别这方面去想,上周我把妈妈病情才告诉单位领导,我讲后一段时间可能要多一些请假时间,同大哥也谈及轮流值班陪伴妈妈,后来在最后一周里周二、周四和周五我都在下午上班打卡后提前匆匆乘公交车回家,也许是母子连心,天底下的妈妈都一样,最懂得孩儿的心事,为不拖累我们儿女,四月八日晚乘我在隔别房间看重播的《新闻联播》时静悄悄地告别了这个她为之勤劳一生美好的世界。</p><p class="ql-block"> 我与妈妈最后相处的时刻将永远铭刻在心,四月八日(农历三月初八),星期五,当天下午二点钟在学校里最先做好核酸检后就有一种特别想回家的感觉,泪水总是止不住地往外流,仿佛妈妈就在面前那种不大好的预感催着我快点回家,我就心神不定地在办公室内来回走动着,什么事都不想做,最后还是忍不住,再次向单位领导请假提前回家,这次回家比任何时间都早,以前每次是乘下午四点的公交车(车程一小时多),今天下午四点不到就赶回家,大哥大嫂刚把妈妈下半身的裤子换洗好,可能是妈妈换洗时有些累,见到妈妈我打招呼时她都没有一丝反应,她一动不动地靠在床上,我知道妈最近一段时间嘴巴经常上火,放下拎包首先是充一杯蜂蜜水喂给她喝,稍过一时不给她喂吃了半根香焦,妈妈才渐渐地恢复清醒一点,用十分脆弱的声音跟我讲话,当时说晚上烧锅煮多炖一个蛋俩人吃,我匆匆忙忙地把晚饭做好,然后我就到大哥家跟他们说想把妈妈擦洗一下上身,换一件干净内衣(棉毛衫),刚好三弟也在场,三弟就说俺们两个人搭对把妈妈洗一下换件衣吧,随即我跟三弟就把妈妈上身前前后后用半干的毛巾擦好后换上干净做棉毛衫,真想不到这次竟最后一次把妈妈换洗衣服,真后悔当时没有给她老人家换一身新内衣。正如三弟说他从来都没给妈妈换洗过衣服,这次或许是妈妈给他一次表现的机会吧,因为在这之前都是大嫂和我经常帮妈妈擦澡换衣,想不到妈妈就是等待三弟这最后一次也是唯一次的机会。过了一会儿把炖好的鸡蛋用碗盛了一些端到床前用勺子喂给妈妈吃,当时她的嘴巴都没有张开,每勺鸡蛋只吃勺子前边的一半,我把勺子后一半动到勺前端再喂给妈妈吃,这时只見妈妈面无表情,什么话都没说,就只是微微张一下嘴吃蛋,也许是妈妈与生命作最后的冲刺(我不想用挣扎一词)吧。</p><p class="ql-block"> 当我把妈一切安顿好我再洗澡洗衣,到妈妈面前问妈要不要喝口水,只见妈有气无力地摇摇头,我再到隔壁房间看电视时,时间已是快到晚上九点了,当我把《新闻联播》的重播看完(当晚节目中有表彰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大会,所时长38分钟)再过来看妈妈时发现不对劲,妈妈是睡着了吗?我第一反应是预感不妙,立马把妈妈脸上一摸发现脸上体感温度不正常,再听一下心脏没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了,再把身体摸摸还是热的,我判断妈妈可能是刚走一会,我回过神来泣不成声地立即打电话给大哥和三弟……</p><p class="ql-block"> 最后两周时间中妈妈总是在我即将返回青阳同妈妈打招呼的那一刻,妈妈总是说我明天不忙就回家吧,此刻我的心也在流泪,也在滴血。在妈妈离世的头一天,正好是农历三月初七是我的生日,本来我们家里人(我们小家庭)准备在我过生日时一家人到外面饭馆聚聚,当时我还是毅然决然地回到妈妈身边。因为大家都知道:“儿的生日娘的难”,而对我来说最近几年在我过生日的时候我都执意同妈妈一道过,不过,总是妈妈先问:今天你侬过生日早上个吃糖水蛋了?如果没吃,中午妈妈就煎三个蛋下面或者荷包蛋泡锅粑,这最后一次我过生日时,在我下午回家时妈妈仍跟我说,“今天你生日晚上炖三个蛋,你吃两个,俺吃一个”。</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每个人的一生,都要经历许多磨砺和生离死别,经历越多越成熟,才能不断地充实和丰富自己,有许多大道理其实都懂,可轮到自已却有许许多多不够完美和遗憾,譬如,都知道“忠孝不能两全”,却很难决择,我就是如此。有些东西当失去时才懂得珍惜,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p><p class="ql-block"> 我对“忠孝不能两全”深有体会。本来我于2017年10月退休回家,可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妈妈,就因为我也太热爱学校后勤工作,学校老师和领导都对我很好,所以退休后被学校破例返聘继续从事后勤管理服务工作。我这个人懂得感恩,所以返聘后更加努力地工作,除认真做好后勤财产管理工作外,还积极主动投身校园绿化美化和学生课桌椅维修事务中,积极参加志愿者活动,2019年被推荐入选第八届“最美青阳人”,2021年在青阳县教体系统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所以陪伴妈妈的时间太少,深感愧疚。</p><p class="ql-block"> 我妈妈出生在一个徽商世家,1933年农历2月初六,同父异母兄弟姐妹六人,排行老五。根据妈妈讲外公长年在徽州主要从事茶业生意,先娶一个外婆生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后娶一个外婆又生三个孩子(一男两女)。以前家庭还好时还领养了一个女孩,不知为什取名同我妈的名字一模一样。我的三个舅舅的名字分别是徐振华、徐振隆和徐振业,妈妈女姐妹的名字今别叫徐萍子、徐爱珍和徐玉兰(我妈妈)由于家庭变故,外公在徽州病逝不久外婆也相去逝,家业一落千丈,家中兄弟姐妹被雇工赶出家门,财产被外人洗劫一空,一家人只好投亲靠友,我妈妈很小就住在姨外婆家。当年姨外婆家和我们宁家也是世交,我爷爷当永安村保长(现叫村长),爷爷名叫宁彦三,乡里乡亲都尊称爷爷“彦三先生”,奶奶叫曹小凤。关于我奶奶在另篇《春节回家,乡愁更远》一文中已作叙述。过去讲究门当户对,妈妈七岁就到我们家做童养媳,其嫁妆都是由姨外婆家配的,其中一只小木盆就是姨外婆自已的嫁妆传给我妈的,到现在至少有一百年以上。</p><p class="ql-block"> 我妈妈年轻的时候非常漂亮,许多乡里乡亲方圆十多里的人都知道,身材清秀,秀外慧中,是个百折不扣的美人坯子,很有气质,与我爸的结合更是天生的一对,琴瑟和谐,是真真正正的金玉良缘。我的姨外公家庭条件也很好,所以就把我妈妈找个门当户对的宁府,可以托付终生,生活无忧。我爷爷非常宠爱她,凡是重大活动和宴庆都带上我爸和我妈,小两口总是出双入对,扶琴弄月,众人总是投以不一样的目光,皮肤白,人夸为“白脸”。“四清运动”前搞人民公社时期集体吃大食堂的时候,妈妈还当过食堂会计。</p><p class="ql-block"> 我妈妈年轻时喜欢唱戏,总是演饰女主角,五十年代我妈妈在永安村演唱的《花木兰从军》中饰演女主角花木兰,因此而出名;七十年代风行“样板戏”,我们永安村(当时文革期间改名为红光大队)就排演黄梅戏《红灯记》,妈妈出演剧中“李奶奶”,我和大哥还出演剧中小啰啰兵呢。我还记得当时在我们村一个窑场的砖瓦毛坯棚里排练,每天都是晚上排演,白天还得参加集体劳动,晚上排演结束时众人吃上一碗大锅光头面(没有油,更不可能有肉了)。我们村(大队)的黄梅戏《红灯记》到处巡演,很受欢迎,正月里的场次都排得满满的,还受邀到泾县等外县乡演出。后来由于诸多原因我们相邻两个村民小组(文革时期叫生产队,村叫大队,乡镇名叫公社)仍继续排演《红灯记》,我妈妈仍扮演“李奶奶”。</p><p class="ql-block"> 说到地名,顺便提一下。随着“文化大革命形势在全国范围的发展,各地都掀起一股更改地名之风,我们永安村更名为红光大队,我们花园生产队更名为红卫生产队,陵阳镇更名为陵阳人民公社等等,就连我们生产队有个原名叫黄永富人文革期间也改名叫“黄永忠”,后来又把名字改回原名,刚出的小孩都会取一个很流行的名子,我们兄弟四人现在仍沿用的名子就是根据毛泽东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五.七”指示中的〞学工、学农、学军”加上学武四个名子,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现用的名子,就是“文革”的真实写照,属于那个动荡岁月的产物,过去曾用名在家乡很多人仍然还称呼着,不知道我们曾用名的人就称呼现用名。其实不过是一个人的代号,但很多人取名都有一定意义,有父母的希望寄托,有时代感的,“文革"期间有“学大庆”、“学大寨”、“忠”字,有许多人取名与“国”字相连,有的取名与属相配,等等。</p><p class="ql-block"> 人们常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可我妈却一人撑起了我们家的整个一片蓝天。如果说一个家庭就是一部电视剧,那我妈一定是剧中的主角。如果说温柔的女人是金子,漂亮的女人是钻石,而我那秀外慧中的妈妈就是大海航行的灯塔。在极其困难的年代,不仅生养了我们四个儿子,还要为我们娶亲生子哺育第三代含辛茹苦地奔波。</p><p class="ql-block"> 我妈妈一辈子为撑起这个家,夜以继日地忙忙碌碌,好不容易把我们几个孩子拉扯大,本来清秀的脸宠被岁月的风雨洗刷的消瘦了很多,满脸却布满岁月皱纹,原本乌黑发亮的秀发,不知不觉也是满头花白了。</p><p class="ql-block"> 说到此,有必要说说我自已的身世和成长心路历程。我现在身份证上的出身时间是不对的,真正的生日为一九五七年农历三月初七。我妈妈讲当时家庭很苦,我所生当天下午我妈还参加集体劳动,当肚子痛时才连忙跑回家,我奶奶连忙找人去请接生婆来接生,当接生婆到时我已临盆,由于家庭困难,我出生时体重不到五斤,很瘦弱,个头䅗,再加上后来三年自然灾害,大哥也刚满两岁,家庭生活十分拮据,所以我在兄弟四人中体质最差,正因如此,我奶奶特别疼爱我。</p><p class="ql-block"> 我上小学时,恰逢“文革〞开始最疯狂的时期,书包中只有语文和算术(现指数学),语文书第一课“我湲北京天安门”,有英雄故事和寓言成语故事等,到三四年级开始写毛笔字,有写毛笔字课,交毛笔字作业时字写得较好时,老师就用红毛笔(毛笔沾红墨水)把这个字画上一个圈圈,数学课经常要带算盘计算加减乘除运,要背熟《珠算口诀表》,我还记得小学语文书上有《刘胡兰的故事》、《吃水不忘挖井人》、《司马光的故事》和《乌鸦喝水》等等。</p><p class="ql-block"> 上小学时放学时和周末节假日的时间.主要是放牛和釆挖猪草(猪吃的野菜和有的树叶),有时挖野菜挖得少时还把菜蓝子用柴禾担空,造成蓝子装得绍多的假象。放牛时总是冬天在田野里用火柴(点火之用,现在基本上都用打火机)燃烧稻田中的稻草,烤火,还有小朋友带山芋烧烤。当小学毕业时填表格时,因我怕念不上初中,就在填〞家庭成份”一栏中填上“中农”,后来被老师好妈训了一顿,说我不诚实,然后又拿一份表格叫我重填,老老实实地在“家庭成份”一栏中填上“地主〞一词,后来还好读上了初中一一陵阳中学。</p><p class="ql-block"> 我的中学时代,只有短暂的三年初中阶段。中学第一天是我大哥带我上学的,当时大哥读初三,他人缘好,他的许多同学我自然也都认识,我中学的几位老师对我都很好,我喜欢上语文、数学和政治课,尤其是政治课,那时政治考试几乎满分,政治课老师王锦明特别喜欢,考试卷经常叫我改。后来我参加工作又回到陵阳职高(原陵阳中学更名),他退休后我还经常到他杨由老家看望他,正好我任学校出纳,每月顺便把工资送到老师府上,师母人也非常客气,每次我去时总是煮上三个荷包蛋给我吃。还记得万彪老师、王盛森老师、英语老师舒秀珍和沈永良(夫妻二人均为上海复旦大学英语系毕业来青阳支教)以及宁叙芳老师、邹恩北老师,沈永良老师夫妇因我父亲关系也对我很好,后来我们又成同事关糸,他们从工作到生活都非常关心我,还有邹恩北老师和师母王希美在我工作后时对我们家都无微不至的关爱。他们的恩情我将永远铭记在心。</p><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自从妈妈2016年患病和爸爸去世以后,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特别是近三年来每周周末都回家陪妈妈,家里正好还有几垄地,顺便种点菜和栽一些山芋,四五月份拔一点竹笋,下半年国庆期间回家捡一点板栗,还种白菜醃酸菜后晒梅干菜,山芋还晒山芋粉制作粉丝。</p><p class="ql-block"> 妈妈给小弟结婚后做的住房是在大哥家屋后面,也是村子中最后一家,小弟一家常年在外打工,平时只有妈妈一人住,妈妈胆量又小,每天傍晚早早吃过晚饭就到大哥三弟家谈天看电视,所以我就经常回家看看,想多陪陪妈妈。由于妈妈患病是消化道内科疾病,在铜陵市人民医院做胃镜肠镜检查都没找到病因,医生判断可能是小肠一处受损破了造成流血,后来一直只能靠吃流食,稀饭都不能吃,主要以山芋加米面煮糊状才能吃,没有什么营养,每次回家隔三差五地买排骨炖汤加在山芋一起煮,或者电饭煲加热时加几勺排骨汤,另外经常买华芙米饼(加鸡蛋)很松软,适合妈妈吃后帮助消化,口味也不错,有时候买一些蜂蜜和香蕉,年龄大了晚上与白夜经常颠倒睡不着,经常还要买椰味糖果和阿尔卑斯糖果给她晚上打发时间吃。在家晚上休息时就和妈妈谈天,她讲小时候外公家的家庭变故和她在姨外公家生活经历,以及如何从姨外公家嫁到我们家与我爸结婚的过程,再谈到爷爷奶奶如何待妈妈象掌上明珠一样宠爱。从生活中来说我们三个儿子中,大哥对妈妈生病打针吃药跑医院关心得最多,后来还帮妈妈洗衣服,从无怨言,大嫂经常帮妈妈洗头发,剪头发;我主要承担生活锁事,该买的,想到的都会买给妈妈,什么内衣外褂和鞋,有时表姐小桂子也给妈妈买衣服和鞋子什么的,另外一年三节许多亲戚除了给钱外还买许多营养品给妈妈。</p><p class="ql-block"> 妈妈以前身体很好,只有轻微的心脏病,家里只备一点管治心脏病的药就行,没有“三高”,我认为妈妈精神上第一次受打击可能是十年前小弟病故。不难想象一个年愈八旬老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当时天崩地裂、五雷轰顶的打击是多么地难以接受,我不知道后来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p><p class="ql-block"> 后来我们就把常年在沙济生活(退休后仍在沙济乡)的八十多岁的爸爸接回家陪伴妈妈,尽管妈妈生活上要多累点忙点,但也得少来夫妻老来伴相互有个照应吧。可好景不长,爸爸回家时很不适应家里环境,因在沙济工作生活一辈子习惯了,熟人多,谈天交流的人多,回家后没有什么人能聊天打麻将什么的,心情状态一直都不大好,除了看电视很少出,除了一月一次到银行拿钱外,什么地方都不去,回家后同妈妈交流谈天也谈不来,所以精神上也很孤独。不过对妈妈来说多一个人在身边总要打消一些孤独吧。妈妈对爸爸照顾得也像照顾“老爷”一样,每天妈妈先起床把饭烧好,把爸爸每天煮两个蛋放在木火桶(农家烧锅畚的木炭火)中用热水煨着待爸爸起床后吃,另外还把饭菜一并煨着。就这样两人生活不到三年爸爸也于2016年去逝,享年86岁。</p><p class="ql-block"> 爸爸去逝后,妈妈精神上再受打击,再受孤独之罪。爸爸去世后妈妈很怕,头两年大嫂和我都分别陪妈在一床上睡过,给妈作伴。每天傍晚妈妈一人吃好后就匆匆到大哥或三弟家看看电视,我回家陪妈妈一道也到他们家看电视,夏天晚上大多到三弟家一边吹空调一边看电视已成常态。夏天晚上从他们家回家后,我同妈妈还要在院子水池旁打电筒抓“盐油子”,用盛一些盐的小瓶子把“盐油子”淹死。</p><p class="ql-block"> 在后来的几年时间里,我和大哥在照顾妈妈是乎自然而然地就象分了工式的,生活上我关照的相比较细心,所以妈妈有时说我就象女儿一样待她,如果真是女儿多好,一定会更体贴细心。如果我真是女儿,或许在妈妈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由于牵着妈妈那辛劳一辈子长满老茧的双手,扶上远行的列车,多看一眼妈妈慈祥的笑脸,然而,那一刻由于我粗心大意,妈妈匆匆地走了,却没有把最后一次尽孝的机会留给我,留给我的只有终生的遗憾。</p><p class="ql-block"> 我曾经在妈妈面前承诺过,过去您和奶奶都特别宠爱我,爸爸退休让我“顶职”工作(当然三弟和小弟也都积极赞同,我也知道),让我一生衣食无忧,我感激不尽,以前我年轻不懂事,没有对奶奶尽孝,今后我要好好陪伴您,多尽一点孝心。然而我的承诺却没有兑现,在您生命的最后时刻却没有送您走完峥嵘岁月的终点。这让我痛不欲生,无地自容,惭愧惭愧……</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在小孙女(我家小女儿)的新迁的房子里吃午饭的场景,也是唯一一次,后来曾说想再来住几天由于多方原因没有如愿以偿。</p><p class="ql-block"> 在爸爸去世后我们兄弟安排妈妈每家住几个月,开始妈都答应了,我们也把妈妈有些东西(包括木火桶和木炭,还有被子都带到青阳我的家了,准备次月就叫妈妈过来住,过几日妈妈又不想到青阳来,过一段时间后又将行李送回妈妈家,不过在这期间妈妈生活还能完全自理,我也就没再三叫她到我们家住,也只好经常多回家看看、多陪陪妈妈吧。</p> <p class="ql-block">  我的小女儿小时候她奶奶带的多,在一岁多一直带到四岁(这期间我爱人外出打工),妈妈住在我家,当时生活十分艰苦,有时妈妈还贴钱给我们用,妈妈经常把小女儿背在背上到学校屋后山坡上的农户家玩,这几年妈妈确实很辛苦。后来小女儿大了每年放寒暑假都要在她奶奶住些日子,奶奶知道她喜欢吃面粉煎饼放点糖,就经常做给她吃。</p><p class="ql-block"> 我小女儿很懂事,懂得感恩,工作以后经常去看奶奶,每到节假日看奶奶总要买一些适合奶奶吃的,最先买华芙饼和阿尔卑斯糖给奶奶吃(后来我就也隔三差五地也买),每次都要给三百伍百元的,到九华山去玩特意给奶奶买了一根拐杖,奶奶一直舍不得用,最后奶奶远行才陪伴而行,在奶奶远行前还特意跟她姐姐一道每人为奶奶买一身新全棉内衣,另外还给奶奶买了一双新皮鞋,为她奶奶送行。</p> <p class="ql-block"> 这是2021年我妈妈过生日(农历二月初六)买的新外褂,看着妈妈高兴的样子,我心里好兴奋啊!当即就给妈妈来了一张留影照。在2020年妈妈生日时也给她买了一件价格一样外褂,当时一方面是作生日礼物,另一方面考虑妈妈经常性要去医院看医生,出门总要一件像样的衣服吧,只要想得到,我都愿意为妈买单。</p> <p class="ql-block">  这是三弟的小女儿同我妈的奶孙俩合影。</p> <p class="ql-block">  现代社会生活中,手机已成为每个人的必需品,我很荣幸妈妈也会用手机。以前妈妈还经常主动打电话,最近几年随着年经越来越大,听力也差了,主要是接听电话。妈妈手机联系最多的只有我和小弟妹。</p><p class="ql-block"> 小弟妹因常年在外相互都十分牵挂,小弟妹坚持每天至少打一个电话,又时两三个;我相比较要少一些,过去是周末回前晚上电话打个招呼说第二号回家,从永安返回青阳时到家给妈妈报个平安,最近两三年每晚都要打一次,有时妈妈未接听我要打好几个(她手机不随身带怕丢失),有时尽管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再继续打,直到妈妈接到电话为止心里才踏实。</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结婚时的床头柜还剩这一个,也陪妈妈八十年走过风雨人生路,今天妈妈远行,它或许也将完成历史使命,最后必定成为我们的一种记忆。</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在原陵阳职高(现名育英学校)我们家里所拍(一九九?年)。</p> <p class="ql-block">  这是小弟妹、大表姐、两外姨外甥女和我妈在厨房里合影。</p> <p class="ql-block">  这是我小弟妹、侄儿、侄孙和妈妈在小弟妹大门口合影。</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的姨侄孙女儿同我妈合影。</p> <p class="ql-block">  这是2018年春节全家大团圆吃年饭时所拍。</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在炒制茶叶。</p> <p class="ql-block">  我们自然村前后共有四个水塘,东边一个叫岸塘,村子稍前一点的塘叫前头塘,村口一个塘叫门口塘,村子西头一个塘叫后头塘。这四个塘过去灌溉村子自东向西所有农田,确保水源不断。图为后头塘一景。</p> <p class="ql-block">  这是我前几年陪妈妈睡的床,在小弟去世后妈妈在大哥哥家也曾经住过三年时间,白天在小弟家烧锅做饭,晚上就到大哥家睡,我经常回家时就陪妈妈在小弟家这床上睡。</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七十岁时在小弟家院内所拍。</p> <p class="ql-block"> 妈妈这小竹篮子是妈妈的陪嫁,给妈妈装点生活小东东之用,以后也将成为一种昨天的记忆吧。</p><p class="ql-block"> 妈妈那代人都是一样,许多家具都会陪伴一生都用不坏,有些还传给下代继续用,一方面过去生活都很苦,在那苦难的岁月能置几件家具非常难,所以人们都很仔细地使用,不像现代生活节奏快,家具更新也快,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有些东西没有用多长时间就又换掉,另外现在的人生活富足也把勤俭节约勤俭持家这良好的家风和革命传统也丢得差不多了,根本不懂得艰苦奋斗和勤俭节约。</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这个小木头洗脚盆是我姨外婆的心爱之物,在妈妈出嫁时传到我们家的,因姨外婆那年代时兴女人裹小脚”三寸金莲",所以脚盆小而精制,这小脚盆陪伴了妈妈的一生,至今有一百多年啦。</p> <p class="ql-block">  这是我妈妈配嫁的针线盒,也用了一辈子(八十多年)。</p> <p class="ql-block">  由于妈妈身体机能越来越差,在生命最后一个月吃喝大部分都在床上,就象小宝宝吃饭一样胸前放一块抹布,以防泼到被子和胸衣上。</p><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在吃每天炖一个鸡蛋,开始一次吃完,后来炖一个蛋要分两三次才能吃完,最后一次我喂她吃时,妈妈嘴巴微微张开,有气无力地只吃到勺子前端一小部分,一勺子要做两三次才能吃完,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止不住的老泪夺眶而出,心在滴血……</p> <p class="ql-block">  妈妈今年九十岁(三月八日,农历二月初六),考虑三月六曰是是星期天大多数人都休息,所以我们就,提前两天给妈妈祝寿,所有亲戚到来了(受疫情影只有黄山市休宁县几个老表未到场,但寿金也都收到),妈妈特别高兴,我还给妈妈买了一束鲜花。由于妈妈年纪已高没有到酒店吃宴席。</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在用糯米粉装芝麻心给我做米粑给我吃(2020年)。</p> <p class="ql-block">  这是我小女儿同她奶奶在一起。</p> <p class="ql-block">  这是我小女儿回忆她同奶奶在一起生活的片断。</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2021年春节前准备做年夜饭,她正在烧“和气菜”,但愿一家人和气生财,来年行好运。</p> <p class="ql-block">  我妈妈吃这三种药吃了好几年。因我妈患病后不能吃饭菜,一年到头主要吃山芋煮面条的稀食为主(流质),有时妈妈多吃了一点,肠道受压后原创口就破(可能是小肠问题),形成大量出血。2016年第一次犯病后时隔一年后,2017年第二次犯病到铜陵市人民医院第二次住院治疗回家时也可以吃一些稀饭,后来有一次在陵阳慱爱医院治好即收拾行李准备回家的早晨,在医院打了稀饭吃,一不小心又造成大量出血,可能是稀饭米粒没有完稀化,又连续住了好几天,又是止血针,又是血桨血液,安基酸、白蛋白。我还记得妈妈血型是A型,我也是A型血。当时搞血非常困难,因我们原来在单位义务献血时年龄都偏大,单位有指标名额也没有安排我们去献血。所以每次妈妈要输血我们都求人找关系才能搞到。</p><p class="ql-block"> 自从妈妈2016年患病以来,说句心里话大哥大嫂为妈妈牺牲了大量时间,从无怨言,总是从大局出发,我还在单位上班,为不影响我工作一般门诊治疗三四天打针(由家到医院)吃药都不厌其烦地跑前跑后,后来这两年妈妈身体差了,大哥还天天帮忙妈洗衣服,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大嫂经常给妈妈剪头发洗头发。</p><p class="ql-block"> 通过许许感人的事迹使我对“长兄为父,长嫂为母”这句名言有更为深刻的理解。</p> <p class="ql-block">  这是在厨房灶旁给妈妈炖排骨汤补充营养,在去年之前妈妈身体行动还好的情况下都是她自已炖,后来由于她年纪大,经常白天和晚上颠倒过来,白天老是打瞌睡,有好几次把汤都炖溢在地上,一盆汤只剩下一半,从去年下半年起每次都是我把炖好待她吃两三天。</p><p class="ql-block"> 以前家里有一个冰箱用久了老是结冰,前年妈妈自已花钱1800元重买了一台新冰箱,当时妈妈讲好了,如果她不在了,冰箱就把大哥家,这件事我们几个儿子都没有意见,待妈妈“五七”过后就把冰箱搬给大哥家,也算了却妈妈最后的意愿。</p> <p class="ql-block"> 妈妈非常热爱生活,我们在一起烧锅做饭时看妈妈那高兴的表情,我就想拍下来,还好这精彩的瞬间将永存在我的记忆中。</p> <p class="ql-block">  这是小舅妈到我们家同我们在一起。</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在碾芝麻粉。</p> <p class="ql-block">  妈妈一生生活非常节俭,一把刻有“农业学大寨”字样的小竹椅的年龄已不止半个世纪,竹椅底部的小竹杆断了好几根,妈妈就用硬纸壳垫在下面,上面再做一个小布包包垫上继续用,我坐上去很舒服。</p> <p class="ql-block">  妈妈这件旧棉袄我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做的,布丁累布丁,一层又一层地缝缝补补,一直穿到双眼紧眠闭的前日,我把它洗干净了,正好天气渐热才没有让妈妈穿。</p><p class="ql-block"> 现在我原封不动地把它珍藏好,见物更想妈……</p> <p class="ql-block"> 再看看妈妈平时扫地的毛花扫帚吧,硬是把扫帚扫成了“三寸金莲”式的,扫帚把子坏了再用布条子重新包扎好继续使用。</p> <p class="ql-block">  这双浅雨靴41码,是我同妈妈共穿用的,因为我妈妈的脚肥,脚板宽,一般女式鞋穿不上,所以我就买了这一双男式雨靴,妈妈平时到菜地种菜穿着舒服,妈妈很喜欢穿。现在妈妈不再穿了,但我仍继续穿。</p><p class="ql-block"> 穿上这雨靴我心里踏实,有妈妈的体温温暖我的心……</p> <p class="ql-block">  以前回家同妈妈一道烧饭不觉得毫不在意妈妈的一举一动,妈妈经常烧好吃的,只要我电话告诉一声明天回家,她总是提前烧好两三道菜等待我。每逢春节,妈妈也是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张罗了,盼望一大家人团团圆圆欢喜过大年。后来妈妈老了,每次回家做饭时妈妈只能在锅门口帮忙填柴加火,锅台上面就我自己烧菜,有时买几块豆干花生米,再纯鸡蛋,就怕烧菜,过去都是妈妈烧好吃现存的,都是津津有味的,现在自己烧确实很难受,确实有些……无可奈何</p> <p class="ql-block">  这是摄于2017年妈妈在炒茶叶。</p> <p class="ql-block">  乡愁,有时候就是一张老车票,它承载着一辈子割舍不断的母子情,还有那伟大的母爱!</p> <p class="ql-block">  这是大哥在医院陪护妈妈时推轮椅陪妈妈晒太阳(小侄儿现场拍)。</p><p class="ql-block"> 这一次小侄儿吃了一番辛苦,在医院陪了奶奶二十一天。</p><p class="ql-block"> 这次我妈住院期间,突发高烧四十一二度持续三个多小时,浑身发抖,医生也受怕了,当晚是小侄儿在陪奶奶,当住儿见情况不妙马上打电话给我,当接电话后全家马上开车赶到医院,医院当即还下了病危通知书,是我在病危通知书上签的名,后来还好,可能当年妈妈体质还行吧,经过医生多方抢救终于平安躲过一劫,妈妈体温恢复正常了。</p> <p class="ql-block">  这是2019年有一次我和大哥及小侄陪妈妈在陵阳慱爱医院办理出院。(小侄儿所摄)</p> <p class="ql-block"> 妈妈下的汤圆的味道是世界最美的味道。如今孩儿再也吃不着了……</p> <p class="ql-block"> 这是今年三月六日提前给妈妈祝寿时和妈妈的合影照片。</p><p class="ql-block"> 妈妈额头上有一个伤疤,是妈妈二月二十五日在家堂前门口坐着凳子晒太阳打瞌睡时,一不小心将鼻梁和额头两处栽跟头栽到门口台阶上,据妈妈说自已满脸都是血,当时只有妈一人在家,好在妈妈没有“三高”,不然的话妈妈倒在地上就爬不起来了,后果不敢想象。妈妈爬起来后自已把脸上的血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待大哥他们傍晚看到这惊险一幕大吃一惊,后来又给妈妈的脸重洗了一下。</p><p class="ql-block"> 第二天是星期六,当我赶到家看到妈妈时心里好难受。妈妈去年在堂坐在高椅子上打瞌睡也曾跌倒在堂心地上,当时脸上没有跌破,这次脸部正好跌在门口台阶上,所以造成鼻梁和额头两处受伤。后来妈妈讲她爬起来时还想开院子门,谁料大哥将院门在门外边把栓上了,妈妈打不开,又叫不到人,无奈就自已在水池把脸马马虎虎洗了一下便到床上睡了。我第二天回家还看到院子地上还有血印子。</p><p class="ql-block"> 这次跌倒时离过生日时间相隔只有十来天,所以现在妈妈额头上还有伤疤,妈妈如果不跌倒,过生日时我们还准备请妈妈与大家一道到饭店里吃饭,也让妈妈高兴高兴吧,这一趺妈妈过生日时就没有参加宴会,仍然一人在家呆在床上,好在妈妈体质当时还好,吃喝我们都安顿好才到饭店。这场寿宴妈妈没到现场是大伙的最大遗憾。</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刻骨铭心的时刻。想不到这竟成了妈妈与我们永别的……</p><p class="ql-block"> 当晚是我与三弟大约七时不到给妈妈擦洗完上身,给她换了一件干净棉毛衫(后悔没给妈妈换一件新棉毛衫,根本想不到妈妈走得那么匆忙)。</p><p class="ql-block"> 时光荏苒,铅华如烟。妈妈一生八十年的艰辛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p><p class="ql-block"> 此时此刻,我的心碎了,顿时我的世界天崩地裂,照亮我人生砥砺前行的航标灯熄灭了……</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生命最后两周时间两腿浮肿的样子。以前也有过类式情形,一般情况通过输液和吃退浮的药时适当加量都可消肿,但随着机体功能老化这最后终于不行了……</p> <p class="ql-block">  由于现在农村人外出打工的多,再加上我们所居自然村只有几户,还有到镇上县城买房的,所以平时白天少有人串门, 我妈妈平时一人在家很孤独,经常不分白天和夜晚,总是以吃糖果打发时间。阿尔卑斯糖和春光牌椰味糖这两种糖都是硬糖既适口味又耐磨化,每天要吃几十个,我也是十天半月就要买一次,价格不贵,有的商店20元一斤,有的22元一片。有时大哥大嫂吃喜酒带回家的喜糖也都给了妈妈吃,我小女看望她奶奶也会买一些。</p><p class="ql-block"> 我为了给妈妈买华芙饼,专门到“来一品专营店”办了会员卡,每次要买四五十元的打折要优惠两三元钱。</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这是我为给妈妈多方补充营养而专门购买的两人用的小豆浆机,五谷杂粮,烧熟的肉类和蔬菜及米饭都打过给妈妈吃,还有年糕加甜酒(米酒),红豆、绿豆、花生米、红枣桂圆核桃小米等。</p><p class="ql-block"> 以前医生也提示过,我把家里一只大的豆浆拿给妈妈用,妈妈和大哥都不会用,后来我就重买一只小的,每次都是我打好两三类的存放冰箱,让妈妈在电饭煲再加热吃。</p><p class="ql-block"> (后面几幅图片就是打好盛在碗碟中的各种辅食。)</p> <p class="ql-block">  妈妈远行去了,院子门只上了一把锁,这把锁仍然将孩儿的心与妈妈的心连心在一起,母子的心将永远一起跳动,直到永远……</p> <p class="ql-block"> 这是妈妈最后告别这个世界的安祥的样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