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60后’

康乃馨

<p class="ql-block">——我的回忆录</p> <p class="ql-block">  春节回家,是很多游子漂泊在外,日夜思念许久的避风港湾,春节来临,再次回家,回到有老妈的大姐家,不仅仅是一栋楼房,一桌佳肴,更是亲人,姐妹兄弟和老妈的又一次团聚。我们在外漂泊一年,奋斗一年,拚搏一年,辛苦一年,买张票,一路顺风!回家团圆几天,相聚几天,开心几天,欢笑几天,过个年,真是幸福满满!</p><p class="ql-block"> 今年2022年春节我们在大姐绥中家过的,正月初四我带老妈和老公自驾回建昌家之后,到今天一直居家防疫,每天除了一日三餐打扫打扫卫生,剩下的时间好多好闲啊!所以每天除了看书、追剧、跳跳广场舞,还能上上网写写日记……</p> <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今天在美篇里看见一篇文章:"最幸运的一代人是‘60后’,你是其中之一吗?"</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我说我是‘60后’其中之一,应该也算是幸运一代人之一吧。</p> <p class="ql-block">  在网上有人调侃,董明珠谈退休问题时强调,“接班人不要60后”……</p><p class="ql-block"> 身为“60后”的我,有些莫名其妙,‘60’后怎么还能和接班扯上关系?大名鼎鼎的同龄人马云都退休了,怎么还会有例外呢?不管是谁,是谁被她打击了,我都为她喝彩!说明他心里年龄年轻,也一定是社会精英。</p><p class="ql-block"> 当然我是‘60后’最大之一,60年出的我2020年9月份退休,到今年8月份整62周岁,已进入花甲之年!</p><p class="ql-block"> 幸运的是现在手机可以拍照,还可以美颜,可以把花甲之年拍成年芳十八…………。</p> <p class="ql-block">  不过,必须承认,“新中国”成立后,最幸运的应该属于我们60后这一代,特别是“60后”考上大学的这一拨人,真正享受过“天之骄子”的待遇:</p><p class="ql-block"> 我当年是"文化大革命"后首届在校生考上大学。上大学后有助学金,每个月20多元“菜票”,还有我忘了是多少斤“饭票”,总之,不仅三餐吃饱还都是细粮,而且每月还有结余。</p> <p class="ql-block">  我们享受“包分配”的政策,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各种“公家”的单位去上班,我们班还是当老师的大多数。虽然单位间一样有好坏之差,但是没有后顾之忧,相对省事。</p> <p class="ql-block">  工作后,都或早或晚都能拿到“福利房”,就是单位“发”的房子,我当时调到建昌老公单位可以分到房子,我们没要,为了和公婆一起居住,所以享受到的福利房是公公单位的平房有院子的,房改后,只花几千元就买下了。</p> <p class="ql-block">  中国60后有2.2亿人,70后有2亿人,80后有2亿人,90后有1.6亿人,00后有1.2亿人。</p><p class="ql-block">60后人数最多,观念也更多元。</p><p class="ql-block">有一个段子:小学语文题关联词填空:他____牺牲生命,____出卖组织。</p><p class="ql-block">60后填“宁可”“也不”;70后填“害怕”“所以”,80后填“与其”“不如”,90后填“即使”“也要”,00后填“白白”“忘了”……</p><p class="ql-block">不过,必须说,我们60后接受过最红的洗礼,也感受过最蓝的澎湃。</p><p class="ql-block">我们60后“是从成年才能拥有人生第一条秋裤的年代走过来的人”,对我们来说,出生是最深的低谷,此后余生都是不断进阶的过程。</p><p class="ql-block">感恩父母、众神和各路贵人。</p><p class="ql-block">感谢家人、同学、朋友和同事。</p> <p class="ql-block">  我们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上的学,因为1967年一年级没招生,1968年才上小学一年级。清楚的记得语文第一课:毛主席万岁!第二课:中国共产党万岁!第三课: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p><p class="ql-block"> 我一二年级上两年学不知道什么叫考试。因为那时爸爸曾被革委会一领导公报私仇"专政"过几月,精神倍受摧残。那几年也不再过问我们学习了。</p><p class="ql-block"> 但我很幸运小学三年级时遇上播音员下放到学校的大周老师,她是班主任,教我们语文,和算术,她原是矿里唯一的广播员,因为成分高才调到学校来。我当时印象她是眼睫毛长长的眼睛大大的,高高瘦瘦的大美女,很敬业的那种。我后来对学习的热爱,也是受了她深深的影响。她奇迹般地喜欢我,关心我,我因此由默无闻成为班级文艺委员。也许是因为我当时成绩不错?还有家庭成份也高,和她同病相怜了……?</p><p class="ql-block"> 五十多年后的今天,想起大周老师依然心存感激,她是我的启蒙老师,她让我从那时起自信满满,尤生出自觉优于她人的气质。那时是大字报满天飞的年代,大周老师因为我被在校园贴上大字报,贴大字报的是被我顶替的原文艺委员的体育老师哥哥,具体内容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有一句话:提拔地富子女打击贫下中农子女……。</p><p class="ql-block"> 没有从那个年代过来真的理解不了的,我当时就是个十来岁的小朋友而已,至于吗?还真是,在大周老师之前,我小学二年时,忘记了是迎接‘九大’召开还是什么,我被抽调到小学合唱团每天下午排练大合唱,排练一月有余,在上台(矿俱乐部)表演的头一天,我被组织者赵老师叫停,他告诉我:你明天不用来了。我回家之后大哭了一场,妈妈安慰我说:‘’不是你不好,是咱家成分高不好……‘’。</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我被成分重重的打击了,不过也因此对成分有了‘免疫力’。不会因为班级里评比红小兵、红卫兵、团员啥的哭鼻子了。但是每年期初填登记表时,我还是不愿看见成分一栏,直到七八年考上大学时填登记表,欣喜得看到上面没有‘成分’一栏。</p><p class="ql-block"> 至此,‘成份’再没有在‘表’里出现</p><p class="ql-block"> 说到成份,初中之后感觉更矛盾了,记得有一次填表,李同学笑着说‘’……你看他们家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我当时可笑不出来,心想那是贫下中农子女引以为荣的事情,你怎么还敢嘲笑呢?多年以后终于明白他比我成熟很多。难怪他能知道允许高考之后就抓紧学习了,而我一直到分到重点班之后才开始学习。高考成绩出来之后明显差距之大,可不是一星半点。原来我有优势的语文一科,因为重点班的‘破’语文老师(上课基本不讲课,瞎聊天),高考考出五科最低分。</p><p class="ql-block"> 不过幸运的是,那年(1978年)高考,数学的一道对数计算题,我是八家子考区唯一做对的!当时我班主任告诉我说,八家子的非在校考生的辅导老师黄老师(清华大学毕业生),就对他的考生说:堂堂七尺男儿还不如一个黄毛丫头……。记得高考成绩还没出来呢,另一个非在校考生的辅导老师韩老师(清华大学毕业的),就来我家和我老爸说祝贺我一定能考上大学,当时我老爸心里的滋味真就像我同学说的,像喝了蜂蜜似的甜!</p> <p class="ql-block">  读中学时,我们同一个年级四个班二百多人重新分的班,班主任也都换了。记得那时不讲究学习,经常去工厂和校田地劳动。大多数学生不学习,上课不听讲还捣乱,作业也都是抄袭。女生大都抄我的,我作业做完不用自己交,不知道谁拿去抄完一起就给交上了。班主任老师更不重视学习。我虽然依然是班级干部。学习成绩也是一二名,但入红卫兵第二批,入团第三批……。本以为初中就这样虚度了……。</p><p class="ql-block"> 幸运的是初中毕业之前赶上,邓小平主席粉碎‘四人帮’,同时恢复了高考制度。</p> <p class="ql-block">  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p><p class="ql-block"> 所以 我在高考备考时能遇到刘老师是我人生的又一次幸运。</p><p class="ql-block"> 七七年冬季高考没有在校学生参加,之后的七八年春季开学,学校成立了备考重点班,学生经过考试统一进入刘老师班主任的九年二班。我幸运的成为刘老师的学生。</p><p class="ql-block"> 恩师刘老师是北师大物理专业毕业的!还有教化学的恩师张老师,教政治的周老师。听说他们因为赶上文化大革命,本应四年毕业,结果五年半才毕业分配,被分配到我们八家子铅锌矿子弟学校,二十多年的青春岁月啊!碎落了矿区山沟里一地芳华…… 我们这一届学生是幸运的,七八年九年毕业首次允许在校生参加高考,有幸得到恩师的教导,和其他四位男同学幸运的同时考上了大学。和当今教师课外补课盛行时代,个别教师拿学生当“摇钱树”相比,我们的老师他们才是园丁,辛勤的浇灌着花朵却无怨无悔。他们是太阳,无私地将光芒和温暖洒向万物。他们是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他的学生。他们,始终是指引我们成长的老师。</p><p class="ql-block"> 逝去的光阴,抹不去心中的记忆。你,我,他偶尔在脑海里蒙太奇。想起那时的情景,恍如重新走进了教室,靠着窗台用铅笔轻轻敲击课桌,双手杵着下巴,望着班主任刘老师在黑板上耕耘的背影,课余时间刘老师总是寸步不离他的办公室(教室隔壁),等待给学生答疑解惑,不只是物理,语、数、化、政(我们当时高考这五门课)。让我们学生倍感安心、踏实。晚自习之后不管我们学生多晚回家,永远看见老师办公室亮着的灯……。</p> <p class="ql-block">  这里播放的歌曲是刀郎的《爱是你我》:我还是觉得自己幸福比较多……。</p><p class="ql-block"> 我是觉得自己幸运比较多。</p> <p class="ql-block">  我是80年师专毕业,工作两年后的1982年,我和师专同学一起又参加了东北师范大学的函授学院招生考试,当时在朝阳统一考试,我幸运的被入取,当时听说入取率只有百分之六十。经过三年的在职学习,1985年本科毕业了。最后一科考试和毕业典礼,是在长春东北师范大学本校,那时我已经怀孕我女儿八个来月了,从毕业照片就能看出来,幸运的是一切顺利。后开虽然也有些后怕,而今只能感叹,年轻真好!</p> <p class="ql-block">  我1980年参加工作之后一直从事教师工作,八家子矿校工作的五年就是教初中数学,虽然平平淡淡但也记忆深刻,当时矿里初中学生有三分之一不学习的,每个班都有,每堂课都得有一定时间维持课堂纪律,所以上完每一堂课都不轻松,不是累脑而是累心累身,尤其我这种不严厉,更不会打人的老师,真的,很不适应。好在八家子工作那几年完成了本科函授学习。</p><p class="ql-block"> 说到本科毕业,不得不想起定工资之事,和我一起函授毕业的其他同学,都重新定级工资:上调一级。而我的工资矿工资科的方领导就是不给调,怎么都解释不通,最后学校丁校长找他才不情愿的给办理。当时的方领导就是矿校七五年初中毕业生,安排在那提起来的小主任。可见当时八家子矿‘多会用人’。也难怪矿储备量那么丰厚的八家子矿后期破产……。卖给个人之后已经有三四十年了吧,听说现在依然在盈利。</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1986年调到建昌师范工作,很幸运所教学生换成中师学生,课堂上不用再像初中那样每堂课要维持课堂纪律,可以专心数学教学。</p><p class="ql-block"> 在师范中师部任教七年。1、任教一届1年:由经过高考招生来的,高中毕业生一年速成中师班数学教师;2、任教二届共4年:由民师招考来的民师班数学教师;3、任教一届2年:由初中毕业招生而来的小中师班数学教师。</p><p class="ql-block"> 直到建昌师范不再招生,统一合并到葫芦岛师范。之后,我被临时安排到筹建学校图书馆工作,经过一年多时间图书馆正式开放。之后就被安排做了中学数学教研员。直到2002年9月末。</p><p class="ql-block"> 很幸运赶上教师职称改革,1991年晋级——讲师;同年还被评为县里优秀教师。</p><p class="ql-block">1996年晋级——高级讲师,直至退休。</p><p class="ql-block"> 我们大学同班同学在其它市区的,高级职称还可以晋档:六档和五档。而我们葫芦岛地区高级都是七级(最低档)。去年就听说,葫芦岛要重新开始落实高级教师晋级六五档,从2012年开始补晋级和补发发工资,不知道还能否真正落实!希望幸运之星降临!</p> <p class="ql-block">  在师范开始做教研员工作很顺利也顺手,一段时间后,随着乡下工作量增多,需要经常下乡调研工作,那时交通不是很方便,下乡要做拥挤的班车,感觉越来越不适应。所以在我县长同学的提议下,我于2002年10月份,从教师进修学校调到凌东高中,做会计工作。就是说从此工作意义上改行了。</p><p class="ql-block"> 开始到了新岗位,不知道一个会计人员需要做些什么,需要具备哪些基本素养,当时也不知道这份工作自己要做几年。好在有局里老会计帮助指导,让我很快适应,并且经过县财政局的集中培训很快考取了会计资格证书。我只是像往常一贯的心态,选择了就开始!开始了就认真做!</p><p class="ql-block"> 幸运的是,半年之后2003年3月份县财政局成立了"结算中心",我因此由会计变成了‘报帐员’,报账不做账。同时被提拔为总务副主任。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十三年。</p> <p class="ql-block">  学校报帐员工作虽说是简单的脑力劳动,做起来并不轻松,除了报账,还有一大堆报表及统计工作,加上收费,并不是想象的轻松,是繁忙又繁琐工作节奏。好在师范的时候被培训过电脑操作,所以工作起来还算得心应手。每项工作我都能尽量做到开心和快乐面对,主动调节,把握工作和生活的主动权,让工作和生活的节奏跟着自己走……。</p><p class="ql-block"> 同时让我见证了凌东高中的发展史,最初开始发展的艰难岁月。</p><p class="ql-block"> 由于县里不富裕,到现在还是很穷,在资金上不能给予多大帮助,面对的学生大都是乡下的,只能按标准收费,不可以多收一分,主要还得靠自己过苦日子。</p><p class="ql-block"> 凌东高中是原三高中和原二高中合并而来。我刚上任会计工作时,现金会计是原三高中过来的刚正不阿的老王会计,他下一年就退休,而原二高中会计还得两年才退休,提前在家不再来新单位了。我拿到学校账本时真的是‘触目惊心’:三百五十万外债,其中需要马上偿还的要二百多万…,老王会计新收的学杂费上缴到财政局之后,再去财政局取钱时被告知,你单位的钱被原二高中预支了……。如此混乱的帐目要是不合并,原二高中将面临解散……。至今记得老王会计说的一句话:"王校长不易啊!"</p><p class="ql-block"> 让我没想到的是,王校长信心满满。后来发现四十多岁的王校长不到一年时间,头发都白了!</p><p class="ql-block"> 几年之后,学校真的慢慢发展起来了,不仅升学率不断提高,各项配套设施基本完善,就说学校操场塑胶跑道吧,12年财政投资三百多万学校督建的,至今完好无损,在沈阳我女儿楼下望湖路小学的塑胶跑道操场也是12年修建的,去年我看就销毁重建了,还有建昌水上公园景观桥上的塑胶桥面建成五年多已经修复好几次了。可见老领导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到王校长退休之前回教育局时,学校固定资产不说,现金结余二百多万。</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说心里话,能调来凌东高中工作我是幸运的,幸运的是不仅工作得心应手能独当一面。居住环境也不错,出门就是水上公园,"风景这边独好"。校领导都能体恤老师,强调劳逸结合,不定期给大家组织业余活动,还装修了好几个健身教室和瑜伽教室,所以每周可以由体育老师带领我们女老师做做瑜伽……。</p> <p class="ql-block">  我本来毫无疑问的准备干到55光荣退休,干报帐员接触各单位的会计比较多,有好几个会计年龄比我还大,她们有好几个人都把档案年龄改小两岁,那几年档案都在教育局,没有联网,管理也不严格。有人也劝我改档案年龄,但我不为所动,从来不会作假的我更不想在年龄上做手脚,而且我高考之前的矿校有很正规的档案,我还是感觉顺其自然最好。顺应天命!</p><p class="ql-block"> 按年龄我应该2015年10月份退休,若按身份证我是农历生日8月份退休。就在2015年开学之际,人事局王主任打电话告诉我说,有好消息:新文件来了,"女副处以上级别可以六十退休,"当然高级教师相当于副处。当时真的很高兴,不敢相信‘幸运之星’再次降临,直到看到文件才确认,确认我还能再工作五年。</p> <p class="ql-block">  我们女教师,响应号召延迟退休,若说有多么崇高的精神,愿意坚守教育,为教育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达到这境界到不至于,归根结底还是两个方面原因:</p><p class="ql-block">首先,现在退休都是走养老保险,早退休怕工资缩水幅度太大,有点割舍不下减少掉的钱。</p><p class="ql-block">其次,回家无事可做,闲着无聊,不如留任缓解寂寞。</p><p class="ql-block">老师的人脉关系相当简单,就是同事和家长,而我就只有同事。我觉得最长久的还是同事,几十年的相伴关系即使不太好也能说上几句话。可这关系也仅限于工作期间,等退休了,就连同事关系也没了。老师和其他职业人一样都怕寂寞。人年龄大了,身体机能是退化了,但精神需求却一样没有减少,渴望成就感,渴望存在感,渴望友情,而这些退休生活是给不了的,所以他们更愿意选择延迟退休。</p> <p class="ql-block"> 不退休就继续工作,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p><p class="ql-block"> 虽然我比同行年龄大,但是我的各项工作都基本相对超前,尽管如此,新来的校长还是很‘照顾我’,升任我做工会副主席,享受副校长待遇。我选择了接受领导‘好意’,二话没说,把工作交接了。</p> <p class="ql-block">  我作为闲职人员,开始有点不适应,但有单位同事尤其是闺蜜陪伴,真的很温馨。</p> <p class="ql-block">  2012年之前的每年高考之后,三个高中都会组织职工旅游,学校免一部分费用,加上自己自费旅游,现在想起来真的挺满足,去过了很多地方:云南、西双版纳;华东五市;北京;福建、武夷山、鼓浪屿;哈尔滨赏冰灯,呼伦贝尔大草原;坝上草原、承德;海南三亚;台湾;香港澳门;等等,18年之前,和女儿还有初中同学一起又开启了说走就走的旅行:九寨沟,张家界,青甘宁,新马泰……。</p> <p class="ql-block">2018年10月19日至23日,我们初中同学一行七人去恩师的老家,河南,云台山,开封看望恩师。</p> <p class="ql-block">  2018年之后我基本没怎么上班了,女儿生了双胞胎宝宝,我这个外婆就开始上岗了,看着两个外孙女的每一天天的长大,每一个个进步,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享受着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p> <p class="ql-block">现在,因为疫情被隔离在建昌,暂时回不去沈阳,每天只能视频聊天!</p> <p class="ql-block">正月初四回建昌至今,大部分时间都居家防疫,偶尔和九十二岁老妈拍拍美颜照片,做剪映视频!</p> <p class="ql-block">宝宝现在都已经上幼儿园了,在省城我每天也就是接送俩宝,周末同在省城的我们儿时伙伴——中小学同学,一同出游美颜拍照。</p><p class="ql-block">幸运的是,在省城我们有一个"知心同学"八人组合的微信群,所以在沈城我们只要能腾出时间,我们八人就会聚会,把酒言欢,一起自驾游玩。</p> <p class="ql-block">  对于我来说,延长的五年工作基本都被我"私有化"了,作为党员,真的很惭愧也很无奈。2021年退休费批下来了,比我预想的多的多,这五年对工资的贡献很大!我发自肺腑感谢祖国感谢党!</p><p class="ql-block">  2020年9月份我正式退休的,幸运的是,我的的退休年学校又换了新校长——崔校长,很可惜已经退休,没有机会在崔校长领导下继续工作了,但我很高兴!有领导的亲自欢送,我退休真的没有任何遗憾了。</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退休,是工作的结束,又一种生活的开始。自从退休我没怎么回建昌,很少联系单位同事和好友了。 今年因为疫情被隔离在建昌,家里又一次被贴上封条,因为怀疑被次密接,4月22日终于解封,单位除了高三师生在学校封闭上课,其它人员都没上班,因此同事好友,我们可以随时小聚了,爬爬山,打打扑克,打打麻将,喝点小酒,美颜拍拍合照,快乐相伴。</p><p class="ql-block"> 幸运的是我的这几个小闺蜜将来(退休之后)都得来省城居住,因为她们的孩子都定居在省城,那时我们又可以相聚游玩了。</p><p class="ql-block"> 人啊,谁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最重要的是,活在当下,别把今天的幸福弄丢了。</p> <p class="ql-block">  今天2022年5月7日,已经在学校封闭20多天的崔校长和高三师生才结束封闭生活,就盛情召集我和大家吃饭,非常高兴,感激之情无以言表,用‘剪映’记录聚餐的欢歌笑语吧!</p> <p class="ql-block">  每年五月,我西沟平房院里的牡丹就会盛开,今天立夏节气了,过来赏花,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房子虽完好无损,但屋内已经很久没人住了,三哥在这养鸽子,每天过去,只有院里养个狗狗看家了。想想我在这里度过了二十个春夏秋冬……(1984——2004)。从初为人母到人到中年…………。2004年搬到凌东安康小区,2016又搬到凌河湾花园,从人到中年到现在的花甲之年…………。</p><p class="ql-block">青春已经一去不回返了!</p> <p class="ql-block">  我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但更想说的是:希望从此以后,我们不必“幸运”也可以“幸福”。</p><p class="ql-block">社会更进步更公平更文明,那才是“我好你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少一些人为的错误与障碍,一开始就对。</p><p class="ql-block">幸运这个东西太玄了。不能靠这些。</p><p class="ql-block">多年前,回八家子路过的有一个地方有“大佛”,据说特别灵验,常常有小车出入,车牌号尾数“88”的多是生意人,而“A”开头则是官员的车。这两种人更相信“运气”,也说明更没有安全感,所以更热衷于把好运寄托在神灵那里,都有“赌”的意味,都是风险旅途,人生多为不确定……</p><p class="ql-block"> 同理,我已是最幸运的那代人里的一个,但回首往事,后怕与良知同在,所以才更诚恳地希望,社会的进步、人民的福祉,不要靠人治的“好运气”来达成……</p><p class="ql-block">我们、我们的下一代都要稳稳的幸福。</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