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遗忘的知青岁月

豪放君

<p class="ql-block">  1975年8月我高中毕业,被迫卷入上山下乡运动。当我戴上大红花 ,被送上车那一刹那,我心中并没感到光荣,反而感到是失落、悲伤甚至是绝望。毕竟第一次远离父母,被下放到边远的农村,风华正茂的年纪,想继续读书无门,想找工作必须先下乡,这是知青必经之路。</p> <p class="ql-block">  没人关心我如何下乡,没人安排我去知青点,插队落户是我唯一选择。我背着被子,拿几样生活用品,来到一处偏僻的山沟里。生产队负责人把我带到一个破旧的凹字形院子里,安排我的住的房子曾经是厨房,土墙瓦盖结构,四面漏风,满屋灰尘蜘蛛网。本来有国家发的800元安置费,却被生产队里的干部打来吃起,在他们看来,知青是来接受劳教的,没收安置费理所当然,完全置国家政策不顾,人治大于法治。那天晚上,遇到没电,到邻居借用一盏煤油灯,屋里很昏暗,嗡嗡叫的蚊子到处飞,猖獗的老鼠四处窜,屋外传来间断的狗叫声。。。</p><p class="ql-block"> 我简单地收拾整理潮湿的土屋,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回想自己18岁一路走来,刚学乖点我再次被命运抛弃,梦想全破灭了。从此我要开始新的生活,适应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完全靠自己打理,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日子。难道一辈子在这里当农民吗?无形的压力和忧伤一涌而来,我伤心地痛哭了一场。</p><p class="ql-block">以下图片源于网络,鸣谢!</p> <p class="ql-block">  在广阔天地里,我老老实实地接受再教育三年半,春去冬来,日复一日,深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与农民打成一片,几乎所有农活都干过。可惜我那三分自留地并未经营好,种粮菜几乎不够吃。最磨练意志力的农活是送公粮,秋收过后需送公粮,路途10里,身挑100斤谷子,肩膀都磨肿了,一般中途歇三回,为了不示弱,和老农硬拼。然而在劳动报酬分配问题上,我按妇女工分对待,即8分,但干活当成男子汉驱使,全劳动力工分为10分,要知道农村靠工分吃饭,决定获取实物多少。同工不同酬,这种不公平待遇,明显歧视知青,从心底里我讨厌当地村干部。</p><p class="ql-block"> 最难忘的经历是大战水库,几乎是靠人海战术筑起来的土坝水库,知青当中,除了女的外,男的必须去下苦力,一个月下来,腰都压弯了。伙食开得特别素,咸菜、南瓜汤、糟海椒炒青菜、没半点油荤,米饭几乎是半生半熟,用大木盆盛米,往里面倒开水,盖上锅盖,搭上棉被,纯粹是靠自生温度焖出来的饭。一来节省材火,二来吃了经得起饿。为了早日完成劳动定额,每次身挑土石方180斤(净重),现在想起来太可怕了,万一腰被骨折,后果不堪设想。说实话,今天当地老百姓喝的水就有我们知青的贡献。</p> <p class="ql-block">  那时知青每人每月粮食定额32斤,猪肉一斤,一般知青合伙煮来吃。遇到缺粮、打牙祭(油荤) 就回城啃老,可伶知青恋家之苦。每天村里喇叭不厌其烦地播放样板戏,精神生活枯燥单调。为了丰富知青文化生活,知青自己组建宣传队,每天晚上8点在大队集合,自编自演文艺节目,几乎每晚排演至晚11点。情不自禁地盼着天快黑,有一种彼此眷恋牵挂的心情把我们拴在一起。</p> <p class="ql-block">  有一年冬天,皓月当空,夜深宁静。从大队排练文艺节目返家有两条路可走,本来我可以抄一条近路,但为了陪送一个女知青,把她安全地送回家后,独自走一条山脊上的路。在苍凉的月光下,白雪皑皑的山脊显得异常宁静,道边一堆堆坟墓仿佛在把守通道,月光投下身影忽长忽短,总感觉后面有个鬼影在尾随着,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阴森恐怖的氛围让我加快步伐,边走边唱歌,以示为自己壮胆,没过多久,恐怖的区域逐渐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p><p class="ql-block"> 当我走下坡路时,一种突如其来的噗噗的怪声向我袭来,紧接着头顶被什么东西铺天盖地撞击一下,因极度恐慌,吓得魂不附体,立马蹲下,抱住脑袋,大喊一声:“谁”!那怪声不一会儿由近到远地散去。等我缓过神来,发现那一只野鸡的作为,可能是我的歌声惊动了它,而砸下来东西是松树上的大片白雪。这是我有生以来遇到最恐怖的事情,也是我当知青特有的经历。</p> <p class="ql-block">  回顾上山下乡运动,已经过去45年了。那时大部分贫下中农属文盲,至今没搞懂知青为啥接受文盲再教育,而且很有必要。客观地分析:1、防止“和平演变”,2、化解城里社会动乱带来的压力,3、解决就业问题,4、让知青到农村、边疆去锻炼,培养合格的接班人。</p><p class="ql-block"> 文革时期欧美尊重知识,快速发展科技,而我国却反道而行之,被甩几十年的落后局面有目共睹。这一荒唐的政治运动相信决不能重演。我们应该记住1700万上山下乡知青,伴随着共和国最困难的岁月,与共和国一起负重前行,付出巨大的牺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p><p class="ql-block"> 知青作为十年文革一部分,是具有历史标志性意义的专用名词,是我们50后绝不会遗忘的经历,<span style="font-size:18px;">真该</span>感谢邓小平他老人家挽救我们这代人的命运。</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