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纳林 时光太匆匆

田立

<p class="ql-block">题记</p><p class="ql-block"> 在纳林,时光太匆匆,它改变了我的人生征程。不管过去多少年,想起仍令人怦然心动。</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1978年10月9日,我调往纳林毛制品厂(后改名地毯厂)工作。我在原单位的岗位是汽车司机,当初,许多徒工都觊觎这个职位,而我却并不热衷。在当时本地区交通十分不便,有一句流行的歇后语:方向盘一转——给个县官也不干。反正单位的汽车司机,那时基本都能找到漂亮的女朋友。</p><p class="ql-block"> 已转正定级了,却改了行。隔行如隔山。又面临新环境,新工作,新面孔。原来的基础全部清零,一切从头开始,仿佛重新当徒工。</p> <p class="ql-block">  工种马上分配了,我们一行新调来的工人全部织地毯。纳林毛制品厂当时作为准格尔旗乃至伊克昭盟重要的出口创汇企业,名声在外,享有较高的知名度、美誉度。</p><p class="ql-block"> 但对于普通工人而言,社会地位工资水平低,个人社会存在价值得不到全面充分体现。论其工作性质,属于纯手工劳动,有一定技术含量,女工反正苦不重,男工靠这个职业出人头地难。</p> <p class="ql-block">  纳林镇不大,有传统集市贸易日,是信息物流集散地。本地趣闻,全旗新闻,伊盟要闻有人当日发布。</p><p class="ql-block"> 刚调入厂那年冬季,有一天刚上班就传出一条爆炸性新闻一一本厂编织女工贾XⅩ因找对象意见分歧,被男友用手榴弹绑腰带上抱住她,于贾美女家中同归于尽。上午休息时,我跑去前街口戏场前畔,两具尸体血淋淋地横亘在路边,现场惨不忍睹。</p> <p class="ql-block">  纳林毛制品厂,美女如云,在纳林,有听不完的奇闻轶事。当我遇到同学朋友时,不少人会开玩笑说:现在你算落在花堆里去了。</p><p class="ql-block"> 此话不假,真该怎做? 是需要认真考虑一下了。我是一个有目标的人,不太喜欢随波逐流。想想调动工作的初衷,放眼长远,立足当下,要严格要求自已,对自己“狠一些”。珍惜青春年华,做正确的事。岁月不饶人,我也不想饶了岁月。</p> <p class="ql-block">  经慎重考虑,我给自己确立了“五字规”,“三不三正确原则”。</p><p class="ql-block"> 五字规:精进勤乐学。即工作上要精益求精,思想表现上进心强,个人作风勤奋勤快不拖沓,平时表现要做到乐观豁达,不悲观,不自艾,业余时间争分夺秒努力学习,备战高考。 </p><p class="ql-block"> 三不三正确原则:即不谈恋爱,不听闲话,不管闲事;正确对待工作,正确面对生活,正确安排学习。三不是对自己“狠一些”的具体要求,同时也是确保对宝贵时间作进一步的合理分配。只有做到三不,才能心无旁鹜,全心全意全力以赴投入工作学习。三正确是确保年青气盛的自己不跑偏,不走极端,不情绪化做事。</p> <p class="ql-block">  心里再苦也要脸上笑出来,压力山大也要挺直腰杆,不论多忙创造条件也要学习。织地毯自感委屈但我不怨天尤人经常警醒自己力求做好。</p><p class="ql-block"> 工友们上班我也上班,那时,厂里出口定单多,经常要加班,每天的工作时间往往要超过十小时。工友们下班闲逛时我不能为伍,没办法,向睡眠要时间,高考前半年,我每天的实际睡觉时间不足五小时,尽量挤出更多的时间看书学习。</p><p class="ql-block"> 那年春天,厂里兴建办公楼,我们男工宿舍搬至前街口东面车马大店内,两面顶头大土炕摆满了床,十几个人往在一起,吃的喝的说的笑的唱的跳的应有尽有,宿舍难得清静。</p><p class="ql-block"> 怎么办?我不能要求工友改变生活习惯,但我可以寻找安静场所;我不能改变环境,但我可以改善自己。</p> <p class="ql-block">  下班后,我默默地走到前街口邮电所昏暗的路灯下,拿一块塑料纸铺在地下,找出藏好的几砖块当做凳子,需要书写有纸箱片垫在膝盖上,如饥似渴地抓紧时间复习功课,任蚊虫叮咬,偶有汽车拖拉机走过,尘土飞扬我自岿然不动,雕像般兀自立在原地,午夜后轻轻推门回到宿舍,早晨五点前起床锻炼一会儿,马上翻开书本默念背诵。</p><p class="ql-block"> 我没有什么天赋,全凭勤奋;家父下放干部从直辖市到生产队怀才不遇,人格尊严备受凌辱,我不努力怎能改变命运!</p><p class="ql-block">彼时龌龊不足夸,</p><p class="ql-block">位卑未敢逐蝶花。</p><p class="ql-block">书中自有颜如玉,</p><p class="ql-block">追梦尚趁好年华。</p> <p class="ql-block">(我在这样的车马大店宿舍中睡眠、学习,备战高考。)</p><p class="ql-block"> 1979年4月初,厂团支部改选,选举我当团支部书记。这是一个兼职岗位,我的工作还是织地毯。</p><p class="ql-block"> 厂里如花似玉聪慧靓丽的女工比比皆是,我没有主动追求过;暗恋我的女工也许有,但我心系的是念书!</p><p class="ql-block"> 爱,我所欲也,梦想,亦我所欲也。二者不能兼得,舍爱逐梦想者也。</p><p class="ql-block"> 我不知道我辜负过谁,但我可以无愧于心地坦言:在纳林,唯时光与青春未曾辜负!</p><p class="ql-block">人在花堆中,</p><p class="ql-block">甘做苦行僧。</p><p class="ql-block">不是我不爱,</p><p class="ql-block">时光不等待。</p> <p class="ql-block">  1979年7月7日至9日,厂里给我准假三天,我回沙圪堵旗一中在礼堂兼餐厅(现辟为校史陈列馆)参加了戒备森严的高考。</p><p class="ql-block"> 考试完毕,我回到厂里上班,如释重负。天天睡到自然醒,快乐原来可以如此简单。</p><p class="ql-block"> 周末,与工友们相携步入露天影院,久违了,电影。我的文化生活。电影片名《甜蜜的事业》,主题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是那么扣人心弦,唯美动听,令人陶醉。很快,我学会了这首歌,在车间里,在宿舍外,在清晨锻炼身体的田野中,到处哼唱,心海荡漾着美好的憧憬!</p><p class="ql-block"> 参加完高考后这段时日,是我在纳林度过的最悠闲快乐的美好时光。</p> <p class="ql-block">  一天,我正在车间上班,厂里办公室来人通知我去办公室接电话,我瞬间的反应以为是家里有急事或父母病了,原来是旗教育局招生办让我回去领录取通知书。</p><p class="ql-block">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天呐,这是真的吗?直到听电话里强调今天很快来取,我才“哦”的一声放下电话。厂领导和办公室管理人员都在,问我什么事,我的心里五味杂陈,真想痛痛快快哭一场,但理智马上提醒我不能失态;我想酣畅淋漓笑出声来,本能提示我通知书没到手,赶紧平静下来向领导请假。</p><p class="ql-block"> 我当众向领导说明电话内容,郭厂长当面应允。“好事好事,快去快回”。</p> <p class="ql-block">  我回沙圪堵取上《录取通知书》赶到汽车站,当天路过纳林的班车已全部发完。我看了一下手表,才下午四点,没有犹豫,当即决定步行回纳林。小心翼翼地怀揣着通知书,不敢折叠,大步流星地上路了。</p><p class="ql-block"> 三个小时后,我走到纳林供销社买了一瓶嘉宾一饮而尽,泪如雨下止不住哗哗的流淌,内心深处翻江倒海,“我”向自己表达无限的委屈与伤感。</p><p class="ql-block"> 为了这张纸,我比工友付出数倍的心血和汗水;为了这张纸,我丧失了多少应当拥有的正常生活;为了这张纸,将亲情爱情置于脑后,与命运展开一场志在必得的博弈……</p> <p class="ql-block">  厂党支部书记、厂长郭老真心挽留我:“选你当团支部书记就是为重点培养你,厂里正缺个写手,给你调换工作,不织毯子了,想让你坐办公室”;工友们也给我说了一些祝福留恋的话语;“我”三番五次反复问自己:怎么办?</p><p class="ql-block"> 说内心话,如果没有这张通知书,我也不走,起码是现在不走,不急于想走。厂领导和工友待我不簿,我与大家和睦相处。</p><p class="ql-block"> 有传统工艺仿古似古美不胜收的地毯编织工作可干,有古色古香技艺精湛图案精美的出口地毯可看,有心灵手巧貌美如花仪态万方的美女工友为伴,有朝夕相处的男工友掏心掏肺与人为善,每天在工作岗位上唱着歌儿一点也不觉得孤单……还有啥不满?</p><p class="ql-block"> 留下,对纳林对厂里我真的说不出个所以然;要走,念头占了上风求知的理由毕竟千千万!</p> <p class="ql-block">  纳林,我总共呆了11个月,时光太匆匆。别了,纳林!</p><p class="ql-block"> 我发自内心热爱你,但我还得离开你,只能把你放在心里。</p><p class="ql-block"> 我要走了。文革以无知的惩罚,草草结束了我沸腾的学生时代。从高中毕业到再进校门,历经四年之久,其间所经历的酸甜苦辣是我受益终生宝贵的精神财富,当工人已走了两个单位。继续上学,我的人生阅历将更加丰满充实。</p><p class="ql-block"> 为了铭记这段经历,重新踏入校门后,我开始拿起笔来,给报刊投稿。有些作品署上笔名:田立。两个工字交叉是个田字,读初中时我家下放农村在生产队也干过农活儿,不管我今后人生道路怎么走,我曾经是工农阶层一分子。田立,是对我一度农村两段工人经历的概括和纪念! 此笔名一直沿用至今。</p><p class="ql-block"> 纳林,我曾有幸光临,在我生命的旅程中,虽然短暂,但它是我的福地;纳林,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我在这里挥洒过青春的汗水,奋斗过,拼搏过,无怨无悔。</p><p class="ql-block">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p><p class="ql-block"> 今生今世难忘怀,纳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