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自行车的人

张永旭 唯義空間

<p class="ql-block"><br><br><br>这部意大利黑白电影,是于1949年由西卡执导完成的,由于战后物质匮乏,不得不考虑使用低成本制作,看不到切换闪进之类的花哨结构,而且用的还都是非专业演员参与拍摄,于是还出现了一种不像虚构的纪实感的影片样式,导演一跃成了新现实主义运动的重要人物,对法国新浪潮和世界电影都影响巨大。<br><br>意大利在十九世纪末才摆脱法国和奥地利人的统治,独立后其强烈的民族荣耀感,使他们渴望回到古罗马帝国的辉煌,工业发展后转型为欧洲强国,可惜墨索尼尼的专制使意大利成为了法西斯国家并坠入与德国纳粹分肮欧洲的深渊。<br><br>战败的意大利一片萧条,小偷固然令人痛恨,不过其中不乏也有一些人,可能只是为了活下去,不得已而为之的一次过失。所以导演的视角当然不会只停留在仇恨的层面,他要通过电影里主人公的遭遇,使人们看到一个更为深刻的视角,一个干净的社会,除了人人要有工作,同时还需要根除愚昧,宽恕他人,方能向健康国家推进,摆脱孱弱,走出危机和痛苦。不然受伤者还会继续加害他人,罪恶永无止境,这就是本部电影剖析改良社会的理想和创作背景,具有很强的左翼文学的特征。<br><br>故事发生在意大利罗马,瑞奇和他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一家人住在安置房里,他们朴实勤劳,妻子在家照顾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大儿子是一个懂事的儿童,已经开始工作了,不过一家之主的奇瑞却还在失业,一直找不到工作,生活还要继续,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br><br>一辆大巴进入画面,很多饥饿的男人被送到这里,人们一起又涌向一个楼梯处等待,有一个工作人员从楼里出来,他站在高处,在宣读已被安排上工作的人员名单,原来这里是当地的一个职业介绍所。一个青年听到了有瑞奇的名字,他兴奋的冲出人群找到了奇瑞,他们又挤回了过去,工作人员说:干这个工作需要有一辆自行车,不然,就只能把这个机会让给有车的人了,瑞奇想了一下说,我有车。他过去是有一个车,只是家里无米已经给当出去了,他想应该有办法再赎回来。<br><br>回到家,妻子为他高兴,但赎车的钱在哪里呢?妻子偶然发现,他们结婚时舍不得用的新铺盖可以拿去换车,很顺利第二天他们就把旧车赎了回来,铺盖比自行车更贵一些,手里还多得了一些现金,他们高兴的往回走,在路上妻子觉得这一切都与她恳请了一个巫婆的祷告有关,所以她必须要把欠她的50元给她,瑞奇说他的工作他是自己找来的,并说相信巫师是愚昧,话虽如此,他们还是去了那里,付钱的时候,通过镜头,看到了众人的荒谬,同时也为电影在结构上埋下了一个有趣的伏笔,他放自行车的位置,刚好就是在片尾,在他精神恍惚的瞬间,骑上了别人的车,由丢车的人转换车了一个盗车贼。<br><br>回到家,儿子像一个大人似得把车擦的锃亮,还愤愤不平的说,我记得很清楚脚蹬子当时是好的,一定是被当铺给用坏了,要是他在,必须要跟他们讲理的。这个儿子一直被描述为一个懂事的新意大利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他们憧憬着美好的日子,屋里荡漾着幸福的气息。第二天,一家人吃完早餐还带上了午餐,父亲骑车带着儿子进了城里,先送儿子去上班,他在一个加油站工作,看他动作麻利的样子也知道他已在这干了很久了。<br><br>奇瑞到了公司,他换上了制服,与一群人一起再拿上招贴和浆糊梯子等家伙,骑车去各自管理的街道上贴广告。热闹的市区车水马龙,为了干好工作,可能过于专注了,他站在梯子上贴广告时,眼睁着,看到墙边的自行车被几个人偷走了,他跳下梯子,一顿狂追,早没人影了,显然这个一个盗窃集团,是预谋好的。这个意外令他伤心不已,搞得他不知如何是好,他首先想到了去报警,不过警察也没有办法,说太忙了,不可能什么也不干,就为了去给你找车,自己去找吧。晚上送孩子回到家,他也不敢见妻子,直接去了他朋友那里,请他出个主意,这个朋友是一个热心人,在街上做卫生的,他说,别急,明天一早去车市,盗贼一定会到哪去销赃,找到后,就可以要回来了。<br><br>想的真是挺美的,第二天发现市场太大,遇见的只是蛮狠的无赖和下流龌龊的人,下午奇瑞和孩子又去了另一个市场,在躲雨的时候遇见了一群德国修士,儿子好奇的看他们说话的样子,父亲依旧紧盯着每一个来往的自行车,突然他发现了那个盗车贼,在车上正与一个老汉在说话,他立刻冲了出去,想抓住那个青年人,但那人见状快速骑车溜跑了,他赶紧回来揪住了那个了老汉,要求老汉告诉他盗车贼的下落,但他什么也不说,就进了一个天主教堂,瑞奇紧跟不放,不断的逼问,可能在圣所,老汉觉得不能撒谎,就说出了盗车贼的地址,考虑保险起见,瑞奇要求老汉必须跟他一起去,不然就报警,这下老汉却与他玩起了消失,不知藏到教堂那个角落去了,他们又跑到外面去找,儿子有些不耐烦说了几句话,一下把父亲弄火了,抽了孩子一个耳光,儿子哭着要离开他,还说回去非把这些事都告状他妈不可,父亲感到抱歉,又赶忙解释说,你别说话总像我爹似的!儿子是个懂事的孩子,很快就装作没事一样远远的跟在父亲的后面。父亲在河边转悠,看到了一群人在河里救出了一个落水的青年。<br><br>他猛然想起自己的儿子,丢了车,可不能再把儿子给弄没了,他回来找到孩子,心疼地对儿子说,饿了吗?孩子的大眼睛一下露出了可爱的笑意。他们进了一家餐厅,里面洋溢着快乐的音乐,孩子愉快的吃着,父亲说,这次丢车损失太大了,不然工资和加班费,以后就能过上经常下馆子的日子了,他自责自己太大意了,如果他有神仙一般的眼睛,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br><br>他想起了那个巫婆。饭后他们走进了神仙的家里,屋子里都是人,孩子看到一个空座就挤上前坐下,还惹得大家一阵抱怨,巫婆高兴的说,都会有的,听完丢车的故事后巫婆说,车丢了,那就再也找不回来了,等于没说。<br><br>失望的父子,在路上像梦游一样溜达。可能他忘记了老汉说的盗车贼的地址,也忘记了盗车贼的具体相貌了,在路上他看到了一个长得大概就是盗他车的青年,抓住他就说,车呢,小青年说,不懂,你认错人了!不一会一群人围攻了上来,纠缠中,儿子偷偷还找来了一个警察,他还挺敬业,问清情况后要求进屋检查,他们家里除了清贫什么也没有看到,瑞奇和孩子就这样离开了。为此,一切寻车的尝试都已落空。<br><br>他们又走进一个地方,外面停放着很多自行车,原来很多人在体育馆里观看比赛,路上的行人也不很多,他忽然慌忙的给了孩子一些路费,让他乘车先回家。<br><br>他便朝一个楼下单元门口走去,从他神态你可以确认他像一个贵族,完全没有偷盗者的灵敏和经验,他向他认为的巫婆家走去,他要取回停放在那里属于他的车。<br><br>没想到他刚一骑上车,就被人发现了,身后传来抓贼的呼叫声,瑞奇越骑越快,街上的人一起在路上把他按倒,拳头扑面而来,这一切都被儿子看到了眼里,他没有离开,他哭喊着别打了别打了,跑进了人群中,护着父亲,正当人们在考虑要把奇瑞往哪里送到的时候,失主说了一句话:宽恕他吧!看在孩子的面上,让他走吧。他替导演说出了要说的话,终止犯罪的延续就当从原谅这个父亲开始,从宽恕意大利的前辈开始。<br><br>儿子牵着父亲的手,漫无目的行走在拥挤的街道上,只有瑞奇默默地流着眼泪,在人海中消失。<br><br><br><br><br>永旭 2022.3<br><br><br><br><br><br><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