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片“我在伊朗长大”

张永旭 唯義空間

<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伊朗就是雅利安人的国,比波斯这个称谓更老,有着非常漫长的文明史,波希战争之后,曾拥有横跨亚非欧包括阿拉伯半岛、埃及、和南欧的一部分、及整个中东的幅员辽阔的土地,在唐朝时期与中国是邻居。自然很多果蔬食物语言乐器被引进了过来,而我们这里的物产也通过他们走向了世界,甚至不少波斯人移民到了中国内地。两国都有过伟大的古代文明,在近代也与中国一样多次经历过了饱尝被人欺凌的岁月和努力翻身复兴的意志。</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我在伊朗长大” 属于老少皆宜的动漫片,作者通过小主人公的成长经历,在漫长复杂深刻严肃的历史述说中道出了这样一个真理:跟随潮流丢失自我,会走向浑浑噩噩的悲剧,破解困境的唯一方式是勇敢,同时也看到了伊朗为探寻自己的出路不断尝试的经历,是西方?是苏联?还是走他们自己让别人去说的路?蜕变必然会经历无数的痛苦。就像做人,没必要像谁,一个自信,尊重自己从何而来的人,才有未来的可能。</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剧本和绘画皆由作者自己完成,我非常喜欢,电影还在法国等国际电影节上荣获大奖。作者名叫玛嘉Marjane, 来自伊朗,她与另一位导演法国人文森特联合制作完成。一鸣惊人之后,玛嘉开始了更多的电影导演的生涯。</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 影片用倒叙展开,有一位女子在机场,她办理完去德黑兰的登机手续后,就在候机厅戴上了准备入乡随俗的头巾,但却掩盖不住她那经历过风雨无数的神情,她的心已经回到了家乡,来到了她还是孩童的岁月,画面顿时由彩色变成了黑白。</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在60年代,这个叫玛嘉活波可爱的小女孩,在父母和周围许多亲眷长辈中幸福的生活着,家里充满了开明自由和知识的氛围,她的祖父还曾去过苏联,接受过社会主义的影响,在推翻伊朗君王的过程中,尝试推行苏维埃的道路,但他不幸入狱,小玛嘉还去监牢看过爷爷。</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七十年代的伊朗推翻了君主又倒向了西方,那时小玛嘉看到了日本和好莱坞的动画,在她早期的心田里埋下了喜爱绘画和动漫电影的种子,有一天爷爷刑满释放,一家人高兴的聚在一起,小玛嘉不解的问:学校老师说:皇帝也不坏,说那是“天赋神权”呢。父亲赶紧抱起孩子让她小声说话并解释道:过去的皇帝是几十前英国殖民者,为了他们的私欲而制造出来的一个傀儡。后来那个皇帝还开始膨胀,自以为是雅利安人的后裔,还向伊拉克和周边国家发动了战争,伊朗一直处于战火之中。</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最终伊朗还是变成了神权国家,开始要求女性都必须戴黑纱穿黑袍,也不再允许有娱乐活动了。父母便把她送她到了国外,在一个寄宿学校里学习生活,不久小家伙觉得自己太土,于是冒充本地人,又被人耻笑,吃尽了苦头,不得已再次回到了伊朗。</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没想到家乡变得令她更加不解了,几年后随大流匆匆完婚,她真不希望就这样了此一生,一度又抑郁了起来,她梦见了真主,上帝吃惊的问她:你来这干什么?你还有事要做啊!离开人世还太早了。</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醒来后她决定要振奋起来,去了大学,学了美术,滑稽的是所画的模特都只有一对眼睛,人体都被套在黑袍子里,她还是打不起精神。奶奶告诉她,家里的人可都是有骨气的,不可忘记自己的气节!不可忘记自己是从何来!于是果断离婚,再次去了欧洲,临别时,父母都来送她,还不知道以后亲人是不是还能相见,过了海关玛嘉回望家人,却看到父亲正抱着因悲伤昏迷的母亲慢慢离去的背影。</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到了欧洲,下了飞机,她又坐进一部出租车里,汽车在雨中行驶,司机的一句问话,使玛嘉突然顿悟,画面也开始有了彩色,“糟糕的天气啊,你从哪儿来” ?“伊朗” 她用简短肯定的两字做了回答,汽车开向远处消失,黑屏中出现了一段画外音,是她与祖母的对话,玛嘉说:奶奶你怎么身上总那么香呢?奶奶说:因为总与花在一起啊,,影片结束。</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这让我想起被陈腐习俗欺凌致死的祥林嫂,如果她有足够的自信,悲剧也可能不会发生,更有可能当她站立后,还能救助许多被迷信被黑暗裹挟的女性。</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br></p><p class="ql-block">永旭 2020.6</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