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锅粱的夜(18)【西海固方言小说 暂定名】

僚片子

<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center;">二十四</p><p class="ql-block"> 从铝制的笼屉里端出的是蒸碗羊羔肉,这种方法也是西北人家特有的制作方法,再加上又是购来甘盐池乡盛产的羔羊,这种常年生长在盐碱地,又饮着咸碱混合水生长的羊肉丝毫不有羊的膻气,且又是羔羊,故而肉质细嫩,这种羊肉最好的制作是清炖,只要一把盐,添加点葱段,无需其他辅料,看似清亮的汤料经人的味蕾一品,幻化出绵长的甘味,这种熬制出来的汤料可谓海城食品汤色中的一绝,这要比苏大学士东坡居士《次韵子由除日见寄》有云,“陇馔有熊腊,秦烹唯羊羹”所说的陕西的羊羹之味美,且不知原始方面正统的不止多少。碗蒸是普遍人家制作方法,重在食肉,是先将肉块加许多佐料,在锅中煸炒一番,然后分盛于碗中,置于笼屉里蒸熟,当中不失任何营养成分,所以但凡有人家蒸制,周围邻里都会嗅到熟悉而诱人的香气,无不令人馋涎欲滴。</p> <p class="ql-block">  李兴林就着新蒜将捞碗里的肉咥了美,又在汤汤水水里泡了些干粮馍,一股脑地洗刷了个干干净净,看着儿子的吃相,老李两口子也觉得这顿饭特别的香了好多,待老两口放下碗筷,杨婧问了二老还吃不吃,便打折(收拾)茶几上的残云,李兴林给他大和自己沏了两杯茶,看他大正在剔牙,这才问道:“我妈说你有事跟我说呢,撒事撒?”</p><p class="ql-block"> “你前一响工程估计也挣了几个,我思摸着给你添点,你去买个小车,毕竟这来来回回的跑,也不方便。”</p><p class="ql-block"> “哦,是这事啊。”李兴林瞅着他妈“怪不知道,我妈说是个大事呢,这算个大事。”</p><p class="ql-block"> “你相端(考虑)一下看买怎么个车呢,得多少钱。”李兴林他大说的同时,从上衣里层的兜里掏出个绿色的折子,“我这哒有点闲钱,也是你们结婚除过开销费用后的余款,既然是你的事情,这钱也就该了你了。”转而看了看老婆,又说到:“我和你妈算过了,还有个四万多点,就这些。”顺手将在茶几上折子推向了儿子。</p><p class="ql-block"> 这时候杨婧还在厨房,李兴林本是很高兴有买车这样的好事,但自己还没表达自己会这趟家的意思,让老大这突如其来带来的惊喜,给搞懵了,看到李兴林有些迟疑,李兴林他妈有点疼省儿子的难为,顺手捏起茶几上的折子,往儿子手里硬塞,“拿着,这是你的,又不是你大你妈结婚收的礼金,该你的。拿上。”看到儿子没撑开的手心,李兴林他妈不知如何是好,他知道自己这儿子看钱的眼窝子硬(认人不认钱),犟的无数,她也是从别人嘴里得知,上次大队部开会发生了的事,果然应验了他对自己儿子断定,她告诉了自己的老汉,为这事这对老两口很自以为豪现而今注重钱财的社会,自己能有这样的儿子。</p><p class="ql-block"> “大,你等哈,我也有个事呢。”他朝着厨房轻声说道“杨婧 你出来一哈。”杨婧听到自己丈夫的声音,应了句就走了出来,“撒事?”</p><p class="ql-block"> “你把咱回来看大看妈的礼物拿来。”杨婧赶忙在围裙上搽了手,在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包,从里头捏出来两沓钞票,递给了李兴林。</p><p class="ql-block"> “大,妈。”李兴林咽了口茶水,“这是这次人家周主任给你儿子揽哈工程的赚头。我家里还留了一点。也是你们儿子在咱海城的第一桶金,所以呢,拿来孝敬您老两口,这还不等我表示呢,你们倒好,比我还猛。”他抬头看着妻子说道:“大和妈听说咱也挣了点,就把上次咱们结婚收的礼金,给了咱,让咱们买个车去呢。你看这是弄滴。”</p> <p class="ql-block">  不是李兴林不拿老人给的钱,而是他生怕是老人留的防生钱(人亡了以后,穆斯林信徒为自己留下一笔散发众送麦迪者们的念帖钱)。故而不好意思问老人,所以有些迟疑,李兴林他妈这才看穿儿子的心思,“哦”了一声,对着儿子说道“瓜怂撒,你也把你大你妈看扁了”,对着儿媳说“我儿还以为是防生钱呢,你小两口放心,有呢,那个钱留下着呢。”她朝着儿媳说道:“娃娃,你过来,坐妈这哒。”杨婧在婆婆的一侧站着,说了“不坐,站着行呢,我还洗碗去呢。”</p><p class="ql-block">“不急,罢了洗。”顺便将折子递给了儿媳,说,“这个钱你拿着,你小两口子孝敬老人的我们也就收了”转头对着自个老汉说,“你看这样成吗?”</p><p class="ql-block">“成呢,成呢”老子看着儿子放在茶几上的钱,那种惬意估计也只有他才能体会到,告诉别人也会招来嫉妒,所以心里的那个美,无以言表。他的美或许是他心存的一丝丝金钱粪土万户侯,在他的现实里的发生和存在的荣耀,和自己能有这样令自己荣光的后人。</p><p class="ql-block"> 李兴林听到自己的妈那样的解释,和他大满意而高兴的表情,到了这个份上,再不拿钱,就有点虚伪了,“杨婧,赶快洗碗,明个咱就上市里去,买车走。”在起身站起的时候,将茶几上的钱推给了自个大妈眼前,然后,站起身将折子从杨婧的手里拿了过来,回头问他妈“老妈唉,不会是空头支票吧,也不告诉密码。”</p><p class="ql-block"> “就是空头支票。小心你娃后悔了着。”看着儿子欢喜的样子,李兴林的老妈也美美地给儿子犯了一把嗔。</p><p class="ql-block"> “儿子,你让你媳妇洗碗起,你坐到妈这跟前,妈问你个事,看真着吗?”</p><p class="ql-block"> “撒事撒?”李兴林把折子放到杨婧的包里,“老妈,你不会是后悔了吧。”,“你要反悔了的话,跟你媳妇子要去,是你递到人家手里滴,不要跟我要哦。”</p><p class="ql-block"> “你见过你妈做过后悔的事吗?”,老两口对了一下眼,李兴林他妈会意了自家老汉的意思,又说到,“你过来,我听人说,你在大队部里把县上领导给惊动了,有这事吗?”</p><p class="ql-block"> “大队部,惊动了县上领导~~~”李兴林稍作回忆,“你说的是上次下雪那次大队部开会吧。”</p><p class="ql-block"> “我两个怎知道是哪次?”</p><p class="ql-block"> “那我告诉你了,你得答应我个事。”</p><p class="ql-block"> (未完,待续)</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