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锅粱的夜(16)【西海固方言小说 暂定名】

僚片子

<p class="ql-block" style="text-align:center;">二十二</p><p class="ql-block"> 田德旺想的是如果只顾着这世取巧得来的好生活,而不能成为未来后世善的归宿,那么就不是两世兼顾,他能这么想,大抵是长期以来所做的功课,自发形成在潜意识里的反省,但有些话是不能说出口,一来薄了表妹子脸面,嫌有指责的含义,二是也犯了当着人面训妻的忌讳,所以,田德旺的那句“合适吗”,其实是在问灵魂深处的自己。</p><p class="ql-block"> “这有撒不合适的,我们又没有抢了谁的双到户指标,只是想着往政策上靠。”说这话的显然是田德旺家里的。</p><p class="ql-block"> “哥,又不让你出面,让成章出面找他同学,又不是让你求人办事的,再说了,分了户,翻修房子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具体的政策又没有下来,只是提前做点准备,你自己看,这还不都是你妹夫刘克农没吃准的猜测,我只是给你两口子提个醒,免得到时候真有这么个机会,后悔都来不及。”</p><p class="ql-block"> 但凡长期以来与政策宣传接触时间久的,都或多或少会产生一点觉悟,刘克农这位平日里不怎么话多的书呆子,这次对扶贫政策的嗅觉,在日后具体政策的跟进中,验证确实是正确无误的。田德旺听了表妹的这番劝慰的分析,内心还是存有一些抵触,“好端端的都在一个户口里,娃们还都没成家,就分了户,心里不舒坦滴,跟分了家的一样。”田德旺这句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真实的应答,在他以为从自家户口本里迁出去任何一个人,都是在分离家所包含的组成成分。</p><p class="ql-block"> “看你说的,就是另立个户头,咋和分家联系上了,就你想的多。”田德旺的婆姨丝毫不保留嗔怨的心情,冒出这句,也是不愿意接受分家的这个敏感的概念,在两个儿子都没结婚提前被涉及。</p><p class="ql-block"> “那还不是迟早的事,你还不要说咧,我就想的多,有将来不情愿的接受别扭,倒不如提前把事情给安排了,要分户,直接就分成三个户口,咱老两口一个本本子,两个儿子各有个的户口,让成章自己去办。”田德旺紧接着又说,“能挂靠上政策最好,靠不上咱也就当快刀斩乱麻,至于政策的福利,有着十五,么着二十。”</p><p class="ql-block"> “这就对了,他姨夫也这么说的,所以我才把你两个叫上来,给你们说说。”</p><p class="ql-block"> “那户口本在柜子里锁着,么拿上来,咋让成章办呢?”</p><p class="ql-block"> “看把你急的,八字没见一撇的事,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贫困户了,你要早这么急,咱早都把孙子抱上了。”田德旺蔑了一眼自己家的。</p><p class="ql-block"> 关于田德旺家分户的事,在别人以为是田家出来什么问题,四口人三个户口本的蹊跷事,而真正到了觉悟到他人的有远见,这才是人与人对机会把控的敏锐,和洞察事态能力的证明,田家分户的事,就这样悄悄地进行。从一个较长的时间来看同一件事情的发生,即便有刘克农这样准确的预测,又没有李继孝那样被逼出来的果敢,一般人也做不到真正的契(音,qie,借机)上优惠政策机会。</p><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再说马尔立自盼舍领着女友走后,问过李兴林如何申请盖牛棚的程序后,拉了些砖码在那间非正统的店铺的一侧,就等地解冻后把以前的羊圈拆了,扩大到能养七八头牛面积的重新再盖。那时候,在没有利农公司与农户没有签订寄养母牛推广的时候,多的农户都是自己从甘肃天水买来统称青川肉牛的牛娃子,发展养殖业。李兴林的装修刚刚开工,尔立就按照李兴林提供的盖圈面积要求,推倒了原来的旧圈,向自家院内延伸进去,花了近八千元搭起了大大的一个牛圈,经乡农科站开具了验收合格单,来年领到补偿后,实际花费了两千元。尔立觉得养牛的各种前期的准备工作做好以后,就约//NN了长期跑青川的运输车,独自一个人上了天水,进牛去了。</p> <p class="ql-block">  李兴林的工地开工一个月后,如期交付了工程,还额外的把没有预算在内的门房面积,也给彻底的翻新了一遍,这一点是秘书邀功时,周振贵才得知的,秘书还是不知道为何要将这工程交给这位年轻人去干,又不好直接问上司,只说工程的精细,李兴林的认真,周振贵没有意会秘书门房是他做了李兴林的工作得来翻修的意思,应允地说了“是吗”,“这就对了”的话,这话其实是对自己阅人能力内心的肯定,而秘书却以为是对他工作的肯定,暗自高兴。</p><p class="ql-block"> 李兴林被秘书叫去在会计那里拿了支票,这也是他在海城的第一单活儿,施工中也是没有半点马虎,他想着该感谢一下周振贵的,也不知如何个谢法最合适,出了县委的大门,在银行提供了公司的账号,将工程款转到了自己的名下,又取出十来个民工的工资,这也是他第一次以自己的名义给他人发工资,虽然还有部分尾款还需三个月以后再到账,由心里止不住的狂喜,拿了现钱便给民工们打电话,让他们都到他租住的地方在她娇妻那里领工钱,杨婧看着一沓沓百元大钞,自是高兴的不知所以,这老板娘的感觉完全打败了原有的静淑,一双很大的眼睛不时的投向意气风发的李兴林,窃窃地笑着。对于李兴林来说,能与自己分享这喜悦的只有自己的家人,等民工们都拿走了工钱,他便让杨婧收拾一下,买些水果,再拿上一万块钱,赶在天黑之前,去趟团结乡镇他父亲那里。</p><p class="ql-block">(未完,待修)</p><p class="ql-block"> </p><p class="ql-block"><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