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知青姐姐

yf的春天。 

<p class="ql-block"> 文/梁英凡</p><p class="ql-block"> 昨晚梦回故乡,还是我住过的院子,那几孔土窑洞,知青姐姐还是当年的样子,笑嘻嘻的给我梳头。一切都是原貌。让我重温了一下和知青姐姐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p><p class="ql-block"> 那是1970年,我们村迎来几个北京知青,有五个男的,三个女的,我对三个女知青印象深刻,马*英,陶*玲,叶*琴。她们住我院,收工经常到我家玩,她们用北京腔说着说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又哭了,有时候一个哭了,过一会三个都哭了,我在一旁看着不知所措,妈妈说她们是想家了。</p><p class="ql-block"> 知青刚来村里是<span style="font-size:18px;">夏天,她们穿着裙子,凉鞋,村里人都笑话露腿和脚指头,后来她们就改穿裤子和布鞋了。爸爸在外工作,家里只有妈妈和我,院子大,闲窑多,女知青就安排到我院住,看着她们落落大方的样子,我很羡慕。知青</span>姐姐对我很好,帮我洗脸梳头,教我刷牙。教我认字算数,我的启蒙老师应该是她们。晚上她们围坐我家土坑上,声称这里是女人国,想说就说,想唱就唱。她们尊称我妈叫大娘,爱吃我妈做的野菜窝窝和杂面伴汤。我妈性格温和,喜爱孩子,觉得她们十几岁离家到农村怪可怜的,就经常关照她们。她们爱唱歌,歌声不时地飞出小窑洞,“北京有个金太阳和我们是毛主席的好儿童”都是跟她们学会的,她们都会织毛衣,毛袜子,毛手套。她们用毛线给我扎小辨,五颜六色可漂亮哩。马*英姐姐还给我织了一双毛袜子,穿上脚暖融融的,真舒服。陶*玲姐姐给我织了一双花道小手套,我爱不释手。我经常学着她们的北京腔调“干嘛呢”,她们也叫我“小北京”。后来她们回城了,走的时候恋恋不舍,她们哭了,我和妈妈也哭了,她们还写过信,妈妈不识字,让村里的老师读信,信中提到想念我,后来我们家也随爸爸工作住到东城。</p><p class="ql-block"> 非常怀念和知青姐姐共处的两年时间,是她们的到来添充了我家孩子少的寂寞感,她们的存在给我们娘俩带来很多快乐。我在她们的谈话中对城市有了初步的了解,我从她们的言谈举止感觉到城里人与农村人的差别之大,与她们共处让我向往城里人的生活,在心里暗下决心,好好读书,长大要当城里人。我的愿望算是实现了。在她们身上我学到很多,让我受益终生。知青姐姐,你们现在都好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