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票的故事。

森林人

<p class="ql-block">  从1971年1月参加工作开始我就住工段,工段是设在距离生产作业地点最近的工人驻地。我的故乡燕安林场随着作业地点的转换,先后建了6个工段,在燕安林场工作期间先后住过4段,5段,6段。工段里有200多工人分别住在两三个工棚里,由于人多工棚的面积小,工棚里是人挨人,被爱被,显得很拥挤,行李都是晚上打开睡觉,白天卷成一个卷放在铺头。</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  住工段就要吃食堂。工人们要把现金和粮票兑换成食堂统一印制的钱票和粮票,用这两种代薪券到食堂去购买饭菜,那时候工人们都没有把钱票和粮票放在身上的习惯,每个人在买完饭菜之后都是顺手把钱票和粮票塞在自己的行李底下,整个工段人人如此,无一例外。</p> <p class="ql-block">  钱在历朝历代对人来说都是极端重要的,因为人如果没有钱就生活不了,在我参加工作的那个年代,工人的工资都很低,当时的工资等级一共有8个级别,刚参加工作,做轻体力劳动的一级工是42元,二级工是47块6毛1,我刚参加工作每月只能挣47块6毛1,那时候全林场没有一个8级工,年龄最大,参加工作时间最长的工人级别最高的是七级工,挣81块3毛4。全林场有600多职工,能挣这么高工资的也不超过10个人,林场最大的干部,书记和场长的工资也远远低于林场工人的最高工资。</p> <p class="ql-block">  钱这么重要,挣的又这么少,钱票就是钱,每个人都有偷拿别人钱票的机会,可是我从71年1月住工段到74年112月离开有4年的时间,从来没有听说有人丢失钱票,这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民间社会风气好的真实写照。</p><p class="ql-block"> 2017年1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