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柳传志之流的人越来越多,并不是因为眼红他赚了多少钱,而是因为他赚了不该赚的钱:3亿人的救命药啊……

🔯Start国际·新瑞能源Z哥

<p class="ql-block">  2021年1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一个处罚通告,这个处罚通告是针对一家药企——先声药业,事实依据是这家医药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一种治疗脑梗药物的原材料,处罚该公司1亿多元。这个消息,当时很多人关注了——可很少有人注意到,这家公司,背后操盘控制的人是柳传志。</p><p class="ql-block"> 先声药业创始人叫任晋生。</p><p class="ql-block"> 柳传志很早很敏锐地看到,医药行业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于是,盯上了先声药业。柳传志先是通过自己的弘毅资本,投资了先声药业2.1亿元,获得了该公司31%的股份。最初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通过他在美国的渠道和运作手段,将这家药企弄上市,狠狠地大赚一笔。事情进展得很顺利,在2007年,先声药业在美国上市,柳传志和任晋生都赚得盆满钵满。</p><p class="ql-block"> 柳传志和任晋生觉得这种方式来钱快,于是就想故技重施,寻找下一个目标。他们经过筛选之后,将目光盯上了北京的托比西药厂。</p><p class="ql-block"> ——这家药厂,符合他们运作垄断的一切要求。该厂生产的巴曲酶注射液,在当时是治疗脑梗的唯一急救药,当时在国内这是独一份儿。柳传志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因为脑梗患者基本上都是患有高血压的,也就是说,高血压会引起脑梗,而在当时,中国患有高血压的人,达到了3亿多人,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这个数字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所以,他们决定对托比西药厂出手。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提出要全资收购该公司的股权时,托比西却拒绝了。因为该厂知道,如果资本介入,那这款高血压的常用药,就会被炒成天价,这与民生不利。后来柳传志多次沟通,但托比西药业态度很坚决,这彻底激怒了柳传志。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我收购你不成,那我就垄断你的原材料,到时看你就不就范。于是柳传志便查找巴曲酶注射液的原料来源,当他发现,垄断这种药的原材料确实可行,因为这种原料是从巴西矛头蛇的毒液中提取的,来源单一,而且提取工艺复杂。更为重要的是,托比西药业的原料来源也只有一家,那就是瑞士的一家药企,这就给了他们很多操作的空间。于是先声药业在2019年,以高出市场价几倍的价格,拿下了巴曲酶原料的中国独家代理,这也就意味着,先声药业成为了托比西的上游供应商,这一招,几乎可以制托比西药业于死地。托比西药业想要向先声药业购买原料,可柳传志根本就不予理会,直接连报价都不出,给出的理由是五花八门,反正就是不想卖给你,但同时也放出风声,不是不能谈,想要原料,那就拿股份来换,只要同意先声药业购买托比西的股权,一起就都好说了,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但是托比西药业也不怂,坚决不同意出售股权。于是就这么僵持着,到了2020年6月份,托比西药业的巴曲酶注射液,因为没有原材料,彻底停产。</p><p class="ql-block"> 无奈之下,托比西药业只能举报先声药业的垄断行为。但柳传志怎么可能就范?绕这么大的弯子,就是为了控制托比西药业,以此来捞钱,现在什么都没有拿到,怎么可能妥协?于是先声药业就辩解道,他们也在研究巴曲酶注射液,所以不想对外销售。</p><p class="ql-block"> 但小聪明究竟不是大智慧——柳传志千算万算,没有把国家算进去。因为他插手了这几乎是关系几亿民生的事情,国家就出手了,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最终认定,先声药业就是想以原料为谈判筹码,实现对托比西股权的收购,涉嫌垄断,对先声药业开出了1亿元的罚单,并且要求先声药业恢复原材料的供应。</p><p class="ql-block"> ——现在大家可能都明白了,反对柳传志之流的人越来越多,并不是因为眼红他赚了多少钱,而是因为他赚了不该赚的钱,竟将手伸向3亿人的救命药,手段狠辣卑劣,赚钱竟然以牺牲国家和民众的利益为前提,老百姓的生活甚至是生命安全,都有可能受到他们资本的钳制。</p><p class="ql-block"> 这种行为,已经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p> <p class="ql-block">谢谢美篇,正义感十足★</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