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生活,碎片的人生……

🌏孤独旅人🌏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55, 138, 0);"> 昨天上午,在阶梯教室进行了本学期最后一次教师大会。随着这次大会的闭幕,2021年寒假生活正式开启。</b></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55, 138, 0);"> 一学期转瞬即逝,2021年也随之结束,人生的日历又被撕去一页,我们向坟墓又迈进了一步,剩余的年月显得越来越珍贵……</b></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55, 138, 0);"> 这学期,度过的每一个日子,参与或组织的每一项活动,上过的每一节课,辅导的每一个孩子,初识的每一个同事和领导,都如蒙太奇一样从脑际闪过……</b></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55, 138, 0);"> 我记忆力差,识人能力特别差,直到今天,全校教职工能对上号的也不多,大多同事依然张冠李戴。大家在我心中的份量也不断洗牌,不断沉浮。有的开学时好感,到期末时那种好感渐渐消失;有的第一眼不看好,到期末时在我内心有了好评。想必,我在不同人心里也有不同的印象,认可度也在不断沉浮。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一个人,只要心存善念,踏实工作,真诚待人,不断反思,不断改善。就会逐渐趋于一个完美的人。</b></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55, 138, 0);"> </b></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2, 126, 251);">本学期,我结识了好多领我赞赏的人。比如高校长就是其中之一。通过一学期的接触,他为人质朴,工作勤奋,博学多才,在他身上时时处处闪烁着朴实的光华。他的每一次讲座报告都很接地气,不像其他“砖家”照抄本本生搬硬套,他的理论来自于身边,提炼于日常,才华令我折服。有次闲聊,我对他说,您更应该是一个教育家!我不喜欢吹捧或拍马屁。他在学校管理方面也是能力非凡。有时戴个草帽参与劳动,有时拿个本子检查安全,有时深入课堂听课研讨,与教师们说话永远是那样随和平易。没有半点儿一把手的威严或盛气凌人。他的话语和眼神里透漏出的是善意和真诚。有时候,我都感觉奇怪:学校里少了领导的训斥、跟踪或扣分,大家反而齐心协力、意气风发、兢兢业业。这或许就是最高组织水平和领导艺术的表现。</b></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作为一名教育者,教育质量是生存的灵魂。一学期,在课堂教学中我有计划地渗透个人教学理念和艺术特色,对学生学习方法、智力开发、知识储备等进行全方位、前瞻性的培养。初步形成了班级语文学习个性。由于是新建班级,生源复杂,我所带课的班从开学时的“杂牌军”,逐渐训导,形成了富有个性“正规军”。本班教学成绩也逐渐提高。在本次有教育局出题,学校组织的调换监考,密封流水阅卷的期末检测中,孩子们表现特别突出,测试成绩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全班44人,A等33人,95分以上16人,85分以下只有4人。这成绩比老牌学校如北街、西街还有差距,但只要方法对头,精益求精,必定会日益缩小差距,甚至实现中国复兴式的超越!孩子们有了好成绩,孩子们开心,老师开心,家长也开心,大家皆大欢喜。给2021画上了句号。</p><p class="ql-block"> </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57, 181, 74);">放假后,我又受邀参加了宣传部和文联等几个单位举办的一个文化美食活动。虽然气候寒冷,但火红的氛围布置,香味四溢热气腾腾的腊八粥,让人感觉到浓浓的春意。也是啊,春节快要到了。在许多落魄的日子里,我就常常想起一句话: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在这句话,我让自己阳光快乐起来,一步一步从许多困境和失意里走出来…这里要感谢领导和评委抬爱,拙作《绝味腊八粥》在张掖市紫轩杯征文中被评为二等奖。这是一篇写腊八粥,怀念母亲的散文,虽然粗糙,但给予我较好的名次。</b></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176, 79, 187);">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金钱与名利,虚伪与喧嚣,小人与君子,妒忌与坦荡……好多纯真被挤到圈子的边缘。近期,在那个平台发了几个朴素的东西,竟然受到网友好评。也是,大家都繁忙,都压抑,都空虚,需要一些心灵鸡汤去润泽。</b></p><p class="ql-block"><br></p> <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2, 126, 251);">一年了,该对自己好点儿了。昨天下午,在老婆再三催促下,上街给自己随便买了件新衣服。我不喜欢穿穿戴戴油头粉面霓虹闪烁歌舞升平。我那件红格子羊毛衫已经穿了五六年了。昨天又买了一件蓝格子的。肚内少才华,心头无德行,你就穿件上万块的名牌衣服,头顶金,脚踩银,也是俗人一个,估计别人也不屑一顾。</b></p><p class="ql-block"><b style="color:rgb(22, 126, 251);">穿上新衣服,回了趟老家。车子行进在乡村道路上。民居依然三三两两散落在道旁,平整的土地,摇曳的树林,刺骨的寒风,甚至地里游走的土坷垃,都在展示着生命的呼吸。远处,一群羊打着趔趄迎风觅食,一个牧羊人裹紧大衣,带着皮帽子斜插在风中,两只帽儿随风飘荡。在村委会西边的机井房边,五社的老苏依墙而坐,他的羊就在不远处游走。我放慢车速细看去,老苏嘴里叼着一支卷烟,打了几次火,终于点燃了。他深深吸一口,再长长呼出团团烟雾,是一脸的满足。这,或许就是他的快乐与人生……</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