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散记.(09)

美友37200569

神秘的水渠 <p class="ql-block">  1969年4月3日,本年度新兵在沧州营房完成队列训练任务后,经过3天的徒步行军,来到天津市南郊区灌江湖八一农场,下到在这里执行军囤戍边任务的三营八连,使他们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p><p class="ql-block"> 连队住房是低矮的干打垒简易房,孤零零的座落在远离营部三公里以外的盐碱滩上。房屋北边和西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东边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南边是寸草不生、表面有薄薄一层盐碱结晶的盐碱滩,再向南近二十公里,就是家喻户晓的渤海湾了。</p><p class="ql-block"> 住房东边30米,有一条宽5米,深4米,呈南北走向的水渠,它是八一农场与小站镇的分界线,还是八一农场东边排水主干渠。在住房南边200米还有一条宽7米多,深4米,呈东西走向的水渠,大家习惯称它为八一农场总下水渠。两条水渠在连队东南角200米垂直交汇成一条大水渠,它们既是连队东、南两面安全的天然屏障,又是将八一农场产生的盐碱水收集起来,排入大海,保障稻苗茁壮成长,促进粮食增产丰收的生命之渠。</p> <p class="ql-block">  至于水渠,生活在成都平原,以都江堰水利枢纽自流灌溉的家乡是纵横交错,密如蛛网,并不陌生。可是,那都是年复一年的到了春天,才把岷江江水从都江堰分流引入主干渠。川流不息的江水犹如天赐的甘露沿渠而下,源源不断地浇灌着肥沃的土地,使川蜀腹地成为天下粮仓,闻名遐迩。</p><p class="ql-block"> 在偏远而荒凉的盐碱滩上执行军囤戍边任务,交通闭塞,人迹罕至,生活枯燥无味,这两条水渠就成为连队唯一的风景和天然乐园,只要有一点点闲暇时间,就三五成群,结伴到水渠大堤上悠哉悠哉的溜达一会儿,大家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以排解枯燥乏味的连队生活。</p> <p class="ql-block">  时间不长,大家就发现这两条水渠怪怪的,有时候渠水无声无息、慢慢的往上涨,直至沟满渠平为止;有时候又悄无声息的往下落,直至能清晣见到渠底为止。天天都是涨不漫渠,落不见底,循环往复,令人费解。</p><p class="ql-block"> 有一天上午,蓝天白云,晴空万里。连队组织天天练收操后,大家对武器进行简单擦拭保养就将枪送回武器库,几位同乡又来到大堤上玩耍,面对水渠,七嘴八舌地唠叨起渠水涨落原由,大家各抒己见,争得面红耳赤。</p> <p class="ql-block">  老班长见几个新兵在大堤上吵吵嚷嚷,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就快步来跟前,大声问道:“你们在这里嚷嚷什么?”一见老班长来了,都争先恐后地向老班长陈述自己的见解,希望得到老班长的支持!谁知老班长听完大家的述说后微微一笑:“新兵蛋,什么都不知道。这里离渤海只有二十公里,渠水的涨落肯定是受渤海的影响嘞。”他面向东南,手指指向远方:“你们看到什么了?”</p><p class="ql-block"> 众:“那不是寸草不生的盐咸滩吗?”</p><p class="ql-block"> 老班长:“你们再看远一点,盐碱滩尽头是不是湛蓝湛蓝的。”</p><p class="ql-block"> 众:“是呀!但那里也看不到什么呀!”</p><p class="ql-block"> 老班长:“湛蓝湛蓝的地方就是渤海,你当然看不到东西呀。”</p> <p class="ql-block">  老班长仔细搜索一下又说:“你们看东北边是不是有一个小黑点在移动呀?你别看它小,它可是一艘大轮船,正向塘沽港驶去,顺风时还能隐隐约约地听到轮船的气笛声哦。”</p><p class="ql-block"> 大家感到非常的神奇,立即来了精神,手打凉棚,认真仔细地看看,又侧耳静静地听了起来。不一会儿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那边是大海,还真能听到微弱的声音。”</p><p class="ql-block"> 老班长也来了精神气,滔滔不绝地讲大海与稻田的关系。他:“不管海水涨多高,都不会倒灌进稻田。因为,在设计开垦稻田时,稻田水平面高于周围下水沟水平面二三十公分,下水沟水平面又高于下水渠最高水平面二三十分。这样,稻田、下水沟、下水渠和排水干渠形成落差,使稻田里盐碱偏高的陈水能自流排泄,确保稻苗茁壮成长。</p> <p class="ql-block">  听老班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茅塞顿开,立刻回忆起在彭山二中上学时,地理课周寿恒老师讲课的身影又浮现在眼前。他轻车熟路,如数家珍地讲授大海在地球、太阳、月球相互引力作用下形成潮汐。由于地球围绕太阳转一圈是一年,月球围绕地球转一圈是一个月,地球自转一圈是一天。因此,太阳、地球、月亮相互间的距离不断发生变化,相互的引力也不断的变化。距离越近,引力越大,涨潮的水位就越高。反之,距离越远,引力越小,水位就越低。从而导致某地潮汐涨落的时间不断发生变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循环往复,周而复始。</p><p class="ql-block"> 涨潮时犹如龙王岀宫,翻江倒海,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直至峰值。但水渠距海边较远,而且又太窄,浪花涌入水渠后受到重重阻力,直到消磨殆尽,无力延伸至驻地。因此,渠水只能随海平面升高而静静地抬升,直至达到沟满渠平为止。落潮时虽然也有浪花,但它一浪比一浪低,直至降到谷底,所以渠水又悄无声息地降到沟底。</p><p class="ql-block"> 水渠神秘面纱终于揭开了,对于生活在四川盆地,从来没有见过大海的新兵来讲,也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儿。</p> <p class="ql-block">  此时,情不自禁地想起南宋状元郎王十朋撰写的楹联,现悬挂在山海关孟姜女庙:</p><p class="ql-block"> 上联: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p><p class="ql-block"> 下联: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p><p class="ql-block"> 他的千古绝对,妙趣横生,流传千古。</p><p class="ql-block"> 最后,老班长:“有时间带你们到渤海边去看看,让你们领略一下大海的喜怒哀乐和宽广博大的胸怀,也不枉你们在渤海湾军囤戍边一回。”</p><p class="ql-block"> 2022年1月8日</p><p class="ql-block"> 于:石家庄众美凤凰城</p><p class="ql-block"> 图片来自网络 诚谢</p> <p class="ql-block">作者简介:刘元吉,网名燕山老兵,四川省彭山县人,1969年2月入伍,军旅生涯25年,曾荣立三等功三次,转业到石家庄市,现已退休。在含饴弄孙之余,喜好自驾游、照相,偶尔弄点小文,以娱自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