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古代的四大书院

老爷子

<p class="ql-block">书院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一块瑰宝。书院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一种重要的教育组织形式。它发轫于唐代,形成于宋代,中经元、明,直到清末才为新学堂所替代。在我国历史上整整存在了1000多年。现见于史书记载的书院数以千计,其中最有名的当数应天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这四大书院。</p> <p class="ql-block">一、应天书院 又称应天府书院、睢阳书院、南京书院、南都书院、南京国子监。位于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商丘古城南湖畔。五代后晋时期,宋州虞城通儒杨悫在归德军将军赵直扶助下聚众讲学,创办雎阳学舍。杨悫去世后,他的学生兼妹夫戚同文继续办学。戚同文病逝后,学校一度关闭。1009年宋州宋城县富豪曹诚出资三百金扶持戚同文的孙子戚舜宾,造舍150间,聚书1500多卷,广招学生,将书院发展壮大。北宋立国初期,实行开科取士,睢阳学舍学生参加科举考试,登第者达五六十人之多。天下文人士子慕名求学者络绎不绝,出现了“远近学者皆归之”的盛况,其中包括著名的范仲淹。睢阳学舍逐渐形成一个学术文化交流与教育中心。随着晏殊、范仲淹等人加入,应天书院发展成为北宋最具影响力的书院。宋真宗正式赐额为“应天府书院”,后来又升格为南京国子监。应天书院以其历史悠久、规模宏大、影响深远、人才辈出而居北宋“四大书院”之首。北宋初书院多设于山林胜地,唯应天书院设于繁华闹市。《宋史》记载:“宋朝兴学,始于商丘”,“天下庠序,视此而兴”。元人称:“宋初时天下有四大书院,应天书院为首。”</p> <p class="ql-block">二、岳麓书院 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南岳七十二峰最末峰的岳麓山脚。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此创办岳麓书院。后宋真宗召见山长周式,赐“岳麓书院”额。两宋之交,岳麓书院遭战火洗劫被毁,后湖南安抚使知潭州刘珙重建岳麓书院,延聘著名理学家张栻主教。不久朱熹来访,与张栻论学,开书院会讲先河,由此形成以“朱张之学”为正宗的学术传统。元𠄘宋制,书院办学继续发展,规制日趋完备。此后书院多次遭战乱被毁,又多次重建,清康熙年间,巡抚丁思孔重建书院,置膏火田数百亩,康熙皇帝御书“学达性天”匾额,后乾隆皇帝又赐御书“道南正脉”。岳麓书院在全国的重要地位再次获得肯定。光绪年间改为湖南高等学堂,尔后相继改为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工业专门学校,后于1926年正式定为湖南大学。抗日战争中,遭日机轰炸,岳麓书院大部被毁。抗日战争胜利后部分建筑被修复。建国后对岳麓书院进行大规模修复,并正式对外开放参观,1988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p> <p class="ql-block">三、白鹿洞书院 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庐山五老峰南麓。南唐时,洛阳人李渤任江州刺史,在此建庐山学馆。因其养了一头鹿,得名“白鹿洞”。以本道为洞主,执掌教授。南宋理学家朱熹出任知南康军时,重建书院,亲自讲学,确定了书院的办学规条和宗旨,并奏请朝廷赐额及御书,名声大振,成为宋末至清初数百年江西重要文化摇篮。朱熹制定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的教规,即《白鹿洞书院揭示》,影响后世几百年,其办学模式为后世效仿,并流传海外。元末,白鹿洞书院毁于战火,清代康熙皇帝赐白鹿洞书院匾额及古书,南康知府周灿向皇帝请建了两座两层建筑。宣统二年,改名高等林业学堂。新中国成立后,白鹿洞书院经过几次维修整理,并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p> <p class="ql-block">四、嵩阳书院 位于河南省郑州市登封市北嵩山南麓,因名嵩阳书院。北魏孝文帝时,此处有嵩阳寺,唐代改为嵩阳道观,唐高宗游嵩山时闭为行宫。五代后周改建为书院,北宋时改为太室书院,赐印本《九经》。后赐名嵩阳书院,先后在此讲学的有范仲淹、司马光、程颢、程颐、杨时、范纯仁等许多名儒。嵩阳书院成为宋代理学发源地之一。司马光《资治通鉴》第九至二十一卷就是在嵩阳书院完成的。北宋末年,嵩阳书院因战乱被毁,清康熙年间重建。2010年8月,嵩阳书院作为“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的子项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