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自己的就好,别在时光里,乱了心思

老赵

<p class="ql-block">到今天,才反应过来十二月开始了。这一年,又剩了一个尾巴。</p><p class="ql-block">反应过来也不会有太多的情绪,无非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慨而已,和那些已经过去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时光如流水,无论难易,谁都不会停在原地缅怀。</p>

<p class="ql-block">从没有刻意的去记住某一个日子,因为一生三万天,确实没有那么多特别的发生可以铭记。每个人心里,能被标注的,有意义的日子,应该都没有几个。</p><p class="ql-block">自己的生日不会忘记,爱人的孩子的,应该也记得,至于父母的,不太好说。</p><p class="ql-block">自己的一些纪念日也不会忘记,成人的成家的,高光的黯淡的。其他,也不好说。</p><p class="ql-block">再有,好像也没什么了。如果把一生的特别放在一年里,这样的日子都应该填不满一个月份。</p><p class="ql-block">确切的日期在记忆里尚且如此,年份可能更加模糊。一生七八十年,能被我们拿出来念念不忘的,又能有几个年头?真说起来,无非又是出生工作成家和死亡。如果把年份当做一年的十二个月来排,应该同样是填不满一年。</p><p class="ql-block">一个季节过去了,我们有所感慨。一个年份过去了,我们有所感慨。可一天或一月的过去,我们无动于衷。因为生活中的我们,拿不出多少东西来做标记,我们度过的绝大多数时光,重复而平凡。</p>

<p class="ql-block">没什么星辰大海。</p><p class="ql-block">没什么波澜起伏。</p><p class="ql-block">没什么惊心动魄。</p><p class="ql-block">没什么情深不寿。</p><p class="ql-block">有的,是记不住几个梦的三万个夜晚。是满足或不满足的九万餐饭。是数百个大体雷同的季节。是无数婉转生灭的心思。是无数呼吸。是我们来来往往不知道凡几的脚步。</p><p class="ql-block">我们在时间里,不如说我们在自己的存在里。时间无法标记我们,我们就用一天天的琐碎把自己填满。我们不用时间来纪念一生,我们只用情感的多少和浓淡来纪念。</p><p class="ql-block">有想有念有寄托有牵绊,日子就满,年就丰富。</p><p class="ql-block">没有,就苍白,就无所谓过去不过去。</p><p class="ql-block">有相关理论说,人都存在四个认知的局限,那就是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盲人不可语光,凡夫不可语道。</p><p class="ql-block">呵呵,关夏虫井蛙盲人和凡夫什么事啊!</p><p class="ql-block">都在生活中,都在日子里,怎么就非要有一种超凡入圣的心思?</p><p class="ql-block">夏虫在意冰吗?井蛙在意海吗?盲人在意光吗?凡夫在意道吗?作为人,有谁不在意生活吗?</p><p class="ql-block">过自己就好,平庸就平庸,普通就普通,别在时光里,为了那些注定不在自己生活中的,乱了心思。</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