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氏文学. 邓中华】散文:我的“疯妈”

邓氏文艺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b> 我的“疯妈”</b></div><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文/邓中华</div>

都说女儿是妈的心头肉,可我从小就和爸爸亲,从我懂事起就怕妈,而是怕到骨子里,总认为妈是个疯子。平时妈虽然非常疼我,可一犯病就把我锁在家里,爸又在外地工作,任我喊破嗓子也没人把我放出去。就因这,让我在读小学时连留了三个级,直到十六岁才上了初中。<br><br> 十六岁的姑娘是花一样的季节,我也出落得清秀大方,在当时的班级上,也算得上一枝花。青春少女哪有不爱美呢!在那个年代,虽然人都穿得很朴素,颜色也很单调,可那时也有流行的款式,喇叭裤就是其中的一种,谁穿上都会让人羡慕得要命。我心里多想能有一条路呀!都说女儿的心事妈知道,没想到在我十六岁生日的那天,妈妈真就给我买回来一条,虽然不是什么正牌货,可让我的心里别说有多美哦。看着这条深绿色的喇叭裤,也就忘记了妈妈过去对我的一切,甜甜地连叫了几声:妈妈……

回眸过过,她出门把我锁起来,是怕我乱跑。有一次她去砍柴没锁门,我就一个人跑出去,那时三岁,掉到门后的水沟里,要不是邻居把我拉起,早就不在人世了。其实我妈并不疯!就是这条裤子,让我妈真成了疯妈。<br><br> 那天放学回家,和同班姐妹又唱又跳回家,突然,从草丛里跑出一只土狗,直奔我来,一口咬住我的裤腿,三下两下就咬了一个大口子,还一直咬着不放,众姐妹一下跑得精光,一个胆大的男同学,从路边捡了一根木棍,把狗打跑了。<br><br> 我哭着回家,一到门口就把裤子一丢,不知自已只穿了一条内裤,坐在门前台阶上一阵大哭。<br><br> 妈妈从厨房跑出来,见我只穿着内裤,就指着我发疯地说:一个十六七岁的女仔,一回家就坐在这哭,不知羞耻!这是为什么?是谁…我指着地上的被子说;我被狗咬了,裤子都咬了个大洞,说完继续哭。新裤子就被狗咬了一个洞,好孩子别哭,饭做好了,坐在这像什么样,快进屋吃饭。只见妈麻利地拿出针线把这裤子网的像原先一个样。妈有习惯动作,每次缝衣的线头,都有牙齿去咬。

过了两年我十八岁初中毕业了,成绩很好。爸爸是个医师,特意以单位赶回,还给我买了一套晚清服,我高兴地穿了上后别说多高兴了,这颜色花样都是我最喜欢的,穿上后在饭桌前转了一圈又一圈,心里特兴奋。真是爸知道女儿心。<br><br> 我正高兴呢,好像厨房里有狗叫声,这就怪了?我家没养狗,怎么有狗叫声?只见妈打着冷颤,抖着双手奉着一大碗我喜欢吃的蛋汤。<br><br> 妈真的病了,我爸是医生,一见这病脸就脸发白,拿起家里的坐机拨了120,到医院后检查结果是狂犬病,爸一下就懂了,我问爸妈怎么会得这种病,什么时候被狗咬了?<br><br> 我一头雾水,但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妈在给我补裤子时用牙咬线时感染了病毒~我不敢往下想,忙去问爸爸,爸爸坐在急诊室的长椅上,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我问爸,妈是怎么了?爸颤抖着说,你妈这病好不了了,我们回家吧。<br><br> 我和爸办理完妈后事后,我从衣柜里翻出了这条夺了妈命的喇叭裤,我的泪水盈眶而出……